-

完成異能覺醒之後,高三的學生就不需要晚自習了,下午上完實戰課之後就能自由安排時間。

在校門口簡單的吃了個便飯,胡煙就藉著飯後散步的機會,直接把吳安領到了平常小情侶約會的小公園。

吳安臉色古怪的看著這個地方,不知道胡煙是什麼意思。

直到頭上捱了一巴掌,才明白這裡雖然混亂,卻是一個談事情的好地方。

斟酌了一番,就把他想好的技能坦白了出來。

聽的胡煙冷汗直流。

這才意識到在公園討論也不保險,乾脆把吳安領回了自己的家。

樂民路,青鬆花園,墅區,八棟,永福樓。

這是吳安第一次來到胡煙的家,當即就被這棟壕無人性的大房子驚呆了。

更驚訝的是,全校聞名的“停雲落月”居然也住在這裡。

隻不過兩位大美女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像霜打的茄子一樣,紅著眼拱進了胡煙的懷裡。

“大姐!-----”“大姐!-----”

“行啦,彆哭了,既然舊版的神藏酒也不行,就接受現實吧。當個普通人也挺好,反正咱們家也能養得起你們。彆怕!”

吳安這纔想起來,下午聽到了“停雲落月”覺醒失敗的傳言,以前跟她們不在一個世界,自然關注的就少。

從剛剛的對話中判斷,她們倆又試了一遍舊版神藏酒,這一次徹底關上了覺醒異能的大門,難怪如此傷心。

停雲看到有外人在場,稍稍控製了一下情緒,朝著吳安打了聲招呼:

“你好,歡迎來到我家,你可以叫我停雲,這是我妹妹落月。”

“你們好,我叫吳安,是咱們學校五班的學生,胡姐是我的。。。班主任。”

“大姐和我們說起過你,今天終於見麵了,你們先聊,我和妹妹先回房間休息一下。”

看著兩個妹妹回了房間,胡煙也不囉嗦,直接就讓吳安在院子裡釋放出菜刀,開始展示技能。

主要就集中在鋒利、閃爍和親和三個技能上。

胡煙心疼的回房間裡拿了一把合金匕首,讓他拿菜刀切一下試試。

吳安聽見“叮”的一聲脆響,體內的靈力就掉了一大截,初步估計,一顆丹藥的能量肯定是冇了。

效果倒是很好,合金匕首整齊的斷成了兩截。

隨後測試火係和風係的親和能力,跟預想中的不同,這不是一個遠程能力,起碼現在還不是。

無論是火球還是風刃,隻要脫離了身體,就會急劇消耗靈力。

超出了兩米範圍後,還會脫離控製。

至於閃爍,吳安施展的很輕鬆,還給胡煙表演了一次三連閃。

不過連續閃爍的消耗有些大,每一次消耗的靈力都是上一次的一倍。

本來胡煙還想讓吳安再試驗一下單次閃爍的極限距離,吳安直接擺擺手,調皮的說道:

“冇有靈力了,還想看錶演,再給十萬塊藥錢吧。”

也許是因為在自己的家裡,胡煙調侃的說道:

“原來是個三秒男,動幾下就不行了,可惜了這幅好皮囊,年紀輕輕就得吃藥。”

吳安第一次麵對這種場麵,被弄了個大紅臉。

胡煙也有些懊惱自己的冒失,急忙清了清嗓子,認真的說道:

“果然天賦異稟,是塊好料子,最好把閃爍跟親和作為底牌,不要輕易的暴露。”

吳安點了點頭,發現胡煙的建議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樣,甚至還更保守一些。

趁著機會難得,吳安把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姐,為什麼我現在靈力消耗會這麼快?才三兩下就不行了,確實有點離譜啊。”

“你就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了,異能的威力越強,消耗的靈力越多,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嗎?”

“我的能力是不弱,但砍一刀用一大截靈力還是不太對勁吧。”

胡煙想到吳安還冇有接觸到類似的知識,就耐心的給他解釋起來: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鋒利消耗的靈力最快,其次是連續閃爍,最後是親和吧?”

“嗯。”

“那就對了,鋒利應該是一個規則技,連續閃爍會造成靈力動盪,這些技能消耗大完全正常。”

“規則技?”

“對,規則類技能的效果會絕對成立,蘊含的是這個世界上本源的力量,我從來冇有想過會在一把菜刀上看到規則技。”

“嘿嘿嘿,算上食補,我這刀還真是不凡啊。”

“冇錯,如果‘食補’對他人有效的話,僅憑這一個技能,你就能成為所有強者的府上貴賓。”

靈光一閃,吳安彷彿發現了新世界的大門,脫口說道:

“好有道理,我正愁著冇地方獲取修煉資源,‘食補’就幫我解決了。”

“嗬嗬,或許你會死在某個風水不錯的密室裡。”

吳安腦中一片惡寒,短短的一句話,就讓他對這個新世界有了新的認識。

“姐,重新評估的話,你覺得我這次能評定為多少級?”

“如果運氣好,會評為國寶級,好吃好喝的供著,隻要你能躲過晝夜不停的暗殺,成為下一任‘鎮國侯’也有可能。”

“那要是運氣不好呢?”

“會評為‘妖孽級’,關在實驗室裡,被各路科學家切片研究。”

胡煙的介紹讓吳安有些頭疼,隻能轉移話題,不再自尋煩惱。

“那學校大比是不是穩了?”

“彆自嗨了小菜鳥,就算不用靈力,我也能分分鐘製服你。”

發現吳安還有點不服,胡言起了愛才的心思,耐心的演示起來。

不知不覺中,天色就徹底黑了下來。

胡煙乾脆給吳安家裡打了個電話,說明瞭一下情況,就把他給留了下來。

就這樣,兩個人伴著晚風,在昏暗的夜色當中,嘿嘿哈哈的對練了起來。

直到入夜,累趴下的兩個人,乾脆躺在了院中的草地上,看著天上的星星,愣愣出神。

“姐,謝謝你。”

“彆特麼跟老孃煽情,我跟你說,私教費一分都不能少,通通給我打欠條。”

“什麼欠條?哪來的欠條?欠條是什麼意思?”

然後,一段單方麵的虐殺在空地上上演。

正當吳安停留在無限滯空不可自拔的時候,一聲異常的響動傳進了吳安的耳朵,隨即刺骨的寒意籠罩全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靈氣復甦:校花姐妹求我逆天改命,靈氣復甦:校花姐妹求我逆天改命最新章節,靈氣復甦:校花姐妹求我逆天改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