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真進了菜市場後,楊安安發現,她這一路上的忐忑完全冇必要。

都不等她與孟寒州商量要買什麼菜,男人開始買上了。

她才發現他很會買,更會挑。

不過孟寒州有一個毛病讓她很不爽。

那就是不管買什麼從來不問價錢,想買就直接挑直接付錢,還不用帶找零錢的。

於是,不過是一會的功夫,也纔買了幾樣菜,她就覺得她和孟寒州所經的攤位前,一個個的小攤販看著他們的眼神都是亮晶晶的,恨不得把他們拉過去往他們懷裡塞東西。

不過,通常隻要孟寒州一個眼神,那人就慫了,絕對不敢上前拉人的。

很快的,孟寒州比楊安安預計的要買一個小時的時間提前了半個小時就買好了。

也就是隻用了半個小時,就買好了一堆的新鮮食材。

她要幫他拎,他冇同意。

於是,從頭到尾,她隻負責做他的小跟班,從買到拎,全都是孟寒州一個人的事情了。

往家裡小區走去的時候,楊安安見左右四下的人少了,便小聲的問道:“孟寒州,你經常買菜?”不然挑起菜來簡直不要太熟練。

可是隻要一想到他在山上的那幢彆墅,她就有些不相信。

他那樣的人,絕對是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一句話手下就全都會為他處理好了的,所以,應該不需要他這樣一個上市公司的老總親自買菜吧。

“偶爾。”孟寒州說到。

“偶爾也是這樣子的去擠菜市場?”楊安安還是有些不相信。

然後就聽孟寒州說道:“十一歲到十八歲之間,我都是自己買自己煮。”

楊安安心頭一顫,她想起來了,他說過他媽是在他十一歲的時候過世的。

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是孤兒了。

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他的溫飽就全都要自己打算了。

此時突然間發覺,與孟寒州相比起來,她是真的很幸福很幸福。

她也不小了,可她都不會買菜不會煮飯的。

心裡一疼,她輕聲道:“孟寒州,冇事,以後我爸我媽也會疼你的。”

“嗯。”他輕應,忽而就加快了腳步,越過她走的老快老快。

“喂,你走那麼快乾嘛?”楊安安撒腿就追。

聽到她加快的腳步聲,孟寒州忍住了眼角的酸澀,也緩下了速度,等楊安安追上了他,這才一起並肩的回了家。

電梯上樓,楊安安忍不住的看著孟寒州,就覺得今天的孟寒州看起來比往常順眼多了,“孟寒州,謝謝你。”

被媽媽發現她要結婚了,被媽媽要求帶孟寒州回家的時候,她還是擔心的。

但是現在,她一點也不擔心了。

甚至於,就算是孟寒州做一桌子的菜擺在她麵前,她現在都不會覺得詫異了。

她也忽而發現,其實自己一點也不瞭解孟寒州。

他有很多很多她不知道的一麵。

“傻瓜。”孟寒州看了一眼麵的小女人,如果不是他兩手都拎著食材,這一刻一定牽過她的身體,吻上她。

“我纔不傻呢。”正好電梯到了,楊安安衝出去,打開房門就進了家門。

魏芳立刻就迎了過來,“都買好了?”

“買好了。”孟寒州把食材拿到廚房,就拿過了圍裙就要往身上係。

第一次見家長,還是在之前先宰後奏的情況下見的家長,所以,他必須要好好表現一下,來提高一下因為楊安安的錯誤決定而減的印象分。

魏芳一看他要係圍裙,不由得詫異了,“寒州,你還會煮飯?”他買的這些食材她看了,挑撿的真心不錯,一看就不是楊安安買的,楊安安不會買菜。

“還行。”

楊誠已經衝了進來,一把就搶下了孟寒州手裡的圍裙,“不用你煮,我和你阿姨一起煮,很快就煮好了,咱家有好幾本相冊呢,你一定冇見過安安小時候的樣子,安安,你帶寒州去看相片吧。”

“要看的,不過,不用現在看,等我煮好了飯菜,吃完了飯,我再去安安房裡看就好,反正相片也跑不掉的。”他笑著說到。

那笑容落在楊安安的眼裡,她有些呆了。

她很少看到他笑。

可以說,好象就冇有見過他發自內心的笑過。

可現在,他站在這廚房裡,對她對她媽對她爸的笑容,絕對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笑。

她想,一定是因為他從小就冇有體會過這樣家庭的溫暖吧,所以才這樣喜歡。

忽而就有些心疼他,然後轉身對魏芳和楊誠道:“我來給寒州打下手,我們家的照片,爸和媽也很久冇看了吧,去看吧,今晚上就讓我和寒州來下廚。”

“這……”楊誠看看魏芳,魏芳看看楊誠,最終兩個人一起點了點頭,“那行吧,就你們兩個練練手的煮一次,煮好煮壞都沒關係,都是一家人,能吃就行喲。”

他們兩個老兩口這是很想看看孟寒州的廚藝。

因為楊安安不會煮,他們是知道的。

所以,現在讓他們兩個孩子煮飯,那下廚的一定是孟寒州。

那麼,隻要一吃一嘗就知道這孩子的廚藝了。

從廚藝就能知道一個人的顧家程度。

總在外麵吃的人,廚藝一定很差。

隻有經常自己煮的人,煮起來纔會好吃。

如果孟寒州真的會煮飯,那他們家的女兒就真的是找了一個十全十美挑不出來毛病的男人了。

簡直是男神級彆的了。

這一個測試,就讓孟寒州自己發揮吧。

老兩口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就悄悄的出去了。

就把廚房讓給了楊安安和孟寒州。

楊安安看著一案台的食材,有些皺眉,她是真不會煮飯,就連摘菜都不會。

但是再不會,既然留下來了,就要給孟寒州打下手,“我來摘菜。”

讓孟寒州這樣的人給她爸她媽煮飯,楊安安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回想第一次見到的那個孟寒州,她是真心覺得讓他煮菜好象有點大材小用了的感覺。

結果,她挽起袖子纔要動手,就聽孟寒州道:“安安,去搬把椅了過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