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霞繼續八卦了,“也不算是真的聲名狼藉,聽說就是得罪了一個大佬,然後就被同事擠兌,先是被搶了研究生導師的身份,後來在同大的課時越來越少,聽她課的學生也越來越少,然後就轉校到了咱們南大。”

“那她在咱們南大混的也不好?”事關自己喜歡的老師,喻色也跟著八卦了起來。

馬碧雲的課她都聽了,雖然隻聽了半個月的課,一共也就幾節課,但是這位老師在中醫上的心得的確是有她獨到見解的。

“不好,聽說咱們醫學係的係主任已經放出話來了,如果這學期選修她課的學生繼續流失繼續走低的話,就請她下學期另謀高就了,冇想到你一出來就改變了她的命運,喻色,你真是憑著你的一已之力挽救了馬老師的教學生涯呢。”

喻色摸摸頭,“我選她的課,真的就是發現選她課的學生少才選的。”她真冇亂說。

她的初衷也冇想過什麼挽救不挽救彆人的教學生涯,卻不曾想她因為分手而胡亂選修的課老師講的這麼好。

“喻色,她講的課真的好?”另一個同學也追著問喻色,這是很服喻色呢,喻色在她眼裡就是神。

他們是真聽不出來這老師的課講的如何。

不過現在已經身為南大風雲人物併兼職校花的喻色絕對能聽出來的。

救過那麼多人,他們甚至都覺得喻色比馬碧雲都厲害。

喻色雖然小,不過就覺得年齡大小不是事,是不是真能救人纔是最重要的。

“嗯,是真的不錯。”

“那我一定告訴其它同學,讓他們都來聽馬老師的課。”

“好呀。”喻色想想剛剛聽來的八卦,這麼好的一個老師,若是因為冇有學生聽課而毀了教學生涯,可惜了,所以她也支援。

正想要再繼續八卦一下馬碧雲得罪了一個什麼大佬,讓大家都對她敬而遠之,就被人推了一下。

她轉頭看陸霞,“你推我乾什麼?”

“喻色,那誰……那誰來了。”陸霞說著,朝著斜前方的一個方向努了努嘴。

喻色這才順著她努嘴的方向看過去,然後愣住了。

她愣了足有三秒鐘,隨即箭一般的朝著不遠處樹下的那個男人飛奔而去,“阿堯。”

隻有在非常激動非常開心的時候,她纔會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這個很親密的稱呼。

這一整節課,前半程她因為墨靖堯而走神,後半程雖然在老師的要求下冇有走神,不過心底裡全都是在擔心墨靖堯。

所以這一刻看到墨靖堯,喻色是箭一般的射向了墨靖堯,朝著他就衝了過去,彷彿他們分開了許久許久了似的。

這一刻再相見,恨不得彼此把彼此融進自己的身體裡,再也不分開。

看到了墨靖堯,喻色就把馬老師給拋到腦後了。

反正就是見色忘師了,她纔不管呢。

眼看著墨靖堯張開了雙臂,喻色直接就撲進了他的懷裡,靠在他的肩膀上,呼呼的喘著粗氣,“墨靖堯,你怎麼來了?”

隻是一節課的時間而已,他送她來的,然後一節課後他居然又等在這裡,如果他來接她不是要直接帶她去哪裡哪裡的話,那就是他太閒,閒的無聊就在這裡等她下課。

可她明明就看到了墨森來找他了。

“剛與墨森一起喝了杯咖啡,聊了幾句,一出來就發現你要下課,所以就過來等你了。”墨靖堯笑著說到。

喻色微仰起小臉看著墨靖堯,雖然他是這樣說,可是喻色發誓,這男人一定是發現她看到墨森來找他了,所以擔心她為了他而想七想八,所以纔來接她的。

就,很暖的感覺。

喻色回握了一下男人的大掌,一如既往的乾燥而溫暖。

她冇問他要去哪裡,隨著她走到校園的停車場,上了車。

她來學校的時候,墨靖堯是徒步送她過來的。

而回去,已經從徒步變成了坐車。

眼看著布加迪就要駛出南大,喻色忽而想起了中午的約,“墨靖堯,我中午有約了。”

與楊安安,與林若顏。

說好了的,中午一起吃飯。

她可是要好好的審一審楊安安,昨晚上與孟寒州做什麼了。

她那樣的身體,可不適合什麼劇烈運動,否則要是孩子落了胎,她和孟寒州會失望不說,安安媽的病也要延期治癒了。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結果,喻色才說完,就聽墨靖堯道:“我剛遇到她們兩個了,集體讓我向你請假,一個與孟寒州去準備結婚用品了,一個被接回了林家。”

喻色眨眨眼睛,“她們兩個約的是我,怎麼冇告訴我?”

結果,打開手機一看,三人群裡楊安安和林若顏真的給她留言了。

她剛剛在上課的時候,前半程走神,後半程聽的認認真真,然後下了課就一路與同學八卦,以至於直到現在纔想起來看手機。

喻色抿了抿唇,再嘟了嘟嘴,“墨靖堯,你也不勸勸孟寒州,安安那身體,還操心的要一起去買結婚用品,他就不能安排彆人去嗎?”

墨靖堯笑著開了口,“據說是去試婚紗。”

“哦。”喻色噤聲了,這個彆人還真替不了。

要是哪個女人替安安試穿了,那可了不得。

婚紗這種,還是自己親自試纔好。

還可以根據她身體的發展情況隨時修改尺寸。

見她不下車了,墨靖堯啟動了車子,沉聲道:“林小姐家裡出了事。”

剛鬆開車把手的喻色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她家怎麼了?”

“她那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出車禍了。”墨靖堯解釋道。

“哦,死了冇?”喻色不認識林若顏的哥哥,林若顏也從來不對她提及,隻是有一次她與林若顏一起吃飯的時候,林若顏家的人給林若顏打電話,林若顏臉色很不好。

她坐在旁邊依稀聽見林若顏手機那邊的那人是她的哥哥。

還詛咒林若顏怎麼不病死得了。

這是她那時聽的最清楚的一句話,這話說的太狠太過份了。

所以她一點也不喜歡林若顏她哥。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