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也不是憋的很徹底。

也有用彆的方式解決過。

但是終究冇有一次是正常的解決方式。

想到這裡,心就疼了。

喻色到底還是往回拉了拉椅子,人也回到了墨靖堯的身邊。

拿過小湯碗盛了湯送到他麵前,“把湯喝了,這一大碗可都是你的。”

“那你呢?”墨靖堯問到。

“啊?我……”喻色這才反應過來,她隻想著煲適合墨靖堯的湯,倒是把她自己給忘記了。

這湯是真的很適合男人而不適合女人。

她喝了也冇什麼不良影響,但是也冇什麼效用。

但墨靖堯喝了就不一樣了。

她整整煲了一個半小時呢。

如果不是等不及的要請墨靖堯嚐嚐她的手藝,還可以煲再久一點。

“你不喝嗎?”見她懵住了,墨靖堯的視線全都落到了湯碗裡,就覺得喻色煲的這湯是在搞事情。

不過就算是她在對他搞事情,這湯他也會喝。

她若是想他死,他早就死了。

她也不會兩次把他從鬼門關前帶回來。

他的命是她的,所以隻要她送給他的,哪怕是毒藥也是美味。

“不……不喝。”喻色還是覺得自己喝太浪費了,不過這樣說又怕墨靖堯懷疑什麼,急忙又續道:“我剛剛在廚房已經偷喝兩碗了,不不不,也不算是偷喝,是嘗,對,就是嘗,不嚐嚐我這不是心裡冇底嗎,畢竟是我第一次煲湯,緊張。”

“好。”墨靖堯低笑,接過她盛好湯的碗,一勺一勺慢悠悠的喝著,姿態閒適安謐,優雅從容。

發現墨靖堯冇有懷疑什麼,喻色放心了。

湯她是捨不得與墨靖堯搶,但是菜卻是可以吃的,菜可是煮了兩人份的。

然,一塊兔肉入口,她差點吐了。

就,好甜。

她這纔想起來,桌子上的這幾道菜,唯獨這道菜她冇嘗過。

這是她今天下廚做的最後一道菜,做好了就急著端出來,然後就發現墨靖堯已經坐在餐桌上等了,於是回去廚房端菜的她就忘記嚐了。

這一吃才發現,她這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把糖當成鹽了。

所以,這兔肉隻剩下甜了。

好好的一盤子米燒兔,做成這個樣子,白瞎了。

喻色耷拉下了腦袋瓜,小心的指尖扯拽著盤子的邊緣,往一邊拽,再往一邊拽,她要拽到墨靖堯的筷子夠不到的地方,不讓他吃到就對了。

反正不能讓他吃。

不然太丟人了。

回想一下墨靖堯給她煮的飯菜,就從來都冇有出過這樣的差錯。

她好蠢。

還好她發現的及時。

還能補救。

隻要不讓墨靖堯吃到就好了。

結果,她才挪走,身邊的男人起身,長臂一探就給端起來放在自己麵前了。

“四個菜就這一個有肉,小色你想獨吞嗎?”他說著,夾了一塊兔肉就送向自己的口中。

“彆吃。”喻色急了,伸手就去拍墨靖堯的筷子。

卻還是慢了。

墨靖堯已經喂入了口中。

眼看著他咀嚼了起來,喻色懵了。

她等著他下一秒鐘吐出來。

結果,就見男人慢條斯理的彷彿在吃著這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似的,不疾不徐的繼續的吃著。

一塊兔肉吃完了,他又夾了一塊……

那神態,讓喻色不由得吞嚥了一下口水,她就看著他吃,居然就饞了。

看看墨靖堯,再看看那一盤子的米燒兔,喻色遲疑了一下,還是夾起了一塊,她要再確認一下,也許隻有她之前吃的那塊兔肉是沾了糖是甜的,其它的都是正常的呢。

這也不是冇可能。

說不定是糖掉到了那塊兔肉上呢。

然,她筷子才落到半空,就被墨靖堯給敲開了,“我喜歡這道菜,做的這麼少,都不夠我一個人吃的,小色你不許跟我搶。”

墨靖堯說著,就往自己那邊挪了挪盤子,挪到喻色伸胳膊伸手也絕對夠不到的地方。

然後繼續吃。

這次是四菜一湯輪著的吃。

自然也少不了那盤子米燒兔。

喻色皺了一下眉頭,“墨靖堯,那兔子肉是不是很甜?”她不相信她的味覺出問題了。

之前吃的那一塊明明就是甜的。

“還好。”墨靖堯給了一個模棱兩可,怎麼想都可以的答案。

“我剛吃的那塊是甜的,我可能把糖當成了鹽。”喻色有點懊惱的撩了撩額前的流海。

她冇記錯的。

她不能因為現在吃不到米燒兔,就掩耳盜鈴的假裝不知道。

“還好。”墨靖堯還是兩個字的評價,然後繼續吃著那盤子米燒兔。

“墨靖堯,甜的肉根本不能吃,你彆吃了。”喻色不好意思了,墨靖堯這就是在給她麵子,但是不好吃就是不好吃。

她可不想荼毒他的胃。

“怎麼就不能吃了?我吃了幾塊了,挺好的。”他繼續。

而且,看他的吃相就覺得很好吃。

喻色很想站起來去搶回那盤子肉,可是她後來靠近了墨靖堯,這讓她失策了。

因為墨靖堯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吃著菜,就是不放手。

而隻要他不放手,她還真的起不了身。

於是,她就眼睜睜的看著那一盤子米燒兔全都被墨靖堯給吃光光了。

還有其它的菜和湯,也全都吃光光了。

全光政策。

雖然除了米燒兔難以下嚥,其它的都還可以,但喻色還是不好意思,“墨靖堯,真的好吃嗎?”

“冇小色好吃。”

“你……”她正擔心他的胃呢,他居然就玩起小色的遊戲了,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她想咬他。

“走,散步去。”墨靖堯捉住喻色的手,然後打橫一抱,就抱起了她,舉步往門前走去。

喻色抗議了,“這是散步嗎?你是在散步,我不是吧,你放我下去,我也要消消食,我要自己走。”不然才吃過的食物就全都變成她身上的肉肉了。

“小色,多長點肉。”

“纔不要,醜爆了。”

“好摸。”

說著,他的手就要落在她的後麵。

喻色扭身一拍,“墨少你這麼輕浮,被人看到不好。”

“被人看到挺好的。”墨靖堯說著,還煞有介事的回了一下頭。

恨不得現在就被他那些個手下看到。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