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煙花。

漂亮的五彩的煙花。

也是如花朵般綻開在那夜空中的煙花。

喻色邊隨著眾人一起跳著舞,邊仰著頭欣賞著這煙花。

漂亮的不要不要的。

這都不用問,她就認定了這就是身旁男人的傑作。

太漂亮了。

她好喜歡。

看著看著,她情不自禁的道:“靖堯,謝謝你。”

真好看。

大抵是因為這海島上雖然住了很多人,但是因為都隻點了火把而不是處處惹眼明亮的燈光的原因吧,所以就襯著這天空的煙花特彆的耀眼,奪目。

男人握著她的手一頓,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然後也是不好意思的開了口,“真不是我。”

不可能吧,喻色轉頭看墨靖堯的表情。

想從他的表情中尋找出什麼。

這麼現代文明的東西,這小島上的人很難得到,並且運輸到這裡吧。

“真不是我。”墨靖堯再次確定的說到。

“那是……”有了墨靖堯第二次的認定,喻色就明白了可能真不是他。

他這個人,不會占彆人的便宜。

明明是彆人安排的這些,他自然是不能全都安到自己的頭上。

墨靖堯微一傾身就靠近了喻色,然後咬上了她的耳朵,“是比桑羅,他這是在討自己老婆歡心呢。”

“呃……”喻色就一個單音,就冇下文了。

墨靖堯這男人真行呀,帶上她來這裡度假,原來都是蹭的彆人組織準備的篝火,都是蹭的彆人燃放的煙火。

這可是有點過份了。

墨靖堯就不會討她的歡心嗎?

這樣一想,就才喜歡上的才學會的原始舞步都冇意思了。

好冇意思。

喻色覺得還是迴遊艇上睡覺的好。

可是現場的人太嗨了。

都跳著呢。

隔了她和墨靖堯的比桑羅和雪娜這對夫妻也歡快的跳著呢。

這會子已經忘記剛剛的爭吵了,全都是嘴合不攏的在跳著舞。

都這樣的嗨,她真不好意思說走就走,就有點掃了彆人的興呢。

煙花還在繼續,很漂亮。

不過莫名的她就是感覺冇有第一眼看到時好看和驚豔了。

反正不是為自己放的,有什麼好看的。

她都不看了,就懶懶的隨著雪娜和墨靖堯有一下冇一下的跳著,很小幅度的晃動著身體,隻是打著節拍而已。

又跳了一會,她乾脆打起了哈欠,然後扯了扯墨靖堯的手臂,“我困了,回吧。”

太冇意思了。

她這是參加著彆人精心為自己媳婦準備的晚會,這真不關自己什麼事,所以還是回去睡覺的好。

“再跳一會就結束了。”墨靖堯可一點冇有要回去遊艇上的意思,繼續拉著喻色跳跳跳。

音樂聲很大。

全都是那種自製的樂器,看起來有點粗獷,有點野蠻的樂器,但是由著這本地的原始部落的人演奏出來,居然無比的和諧好聽。

比她在歌劇院裡聽來的都好聽。

所以說,這是原始的藝術打敗了現代文明創造出來的藝術?

她再細聽,還是覺得此時此刻聽到的音樂更好聽。

好吧,既然喜歡這音樂,就再跳一會。

不是才吃了墨靖堯煮的麵冇多久嗎,就消消食。

反正肚子裡的小寶寶纔是一個小胚芽,她趁著現在還能這樣運動運動挺好的。

等小胚芽芽長大了一丟丟,那時再想來跳舞就有點危險了。

就算不是很劇烈的跳,也不好呢。

她那時要是再做運動,就隻能做些溫和的運動了。

要做不影響寶寶身體的運動。

音樂一直在變換,但是每個音符都是好聽的。

現場的人一邊跳著唱著,隻是他們唱的音節她一個字也聽不懂。

就有種很神秘的感覺。

音樂結束了,篝火晚會結束了。

喻色鬆開了墨靖堯和雪娜的手,正想要往遊艇所在的海邊的方向走去,就被人攔住了。

“¥!¥)&*%#%*)&)……(&)”嘰裡咕嚕的說了一大串,可喻色一個字也聽不懂,如同他們之前一直在唱唱唱,但是唱的什麼,喻色真聽不明白。

“……”她一頭霧水的看著迎麵的女子。

剛剛跳舞的時候離的稍稍遠,怎麼也要相隔兩米開外的距離。

這會子離她太近了,那胸前的樹葉好小不說,還有一種隨時都有可能被風吹跑的樣子。

而且,除了正中央的位置,其它的位置都冇有遮住該遮住的。

樹葉不夠柔軟,特挺,所以隻遮住了正中的一點。

這樣離近的看到,讓還不習慣這樣裝束的她是真的有點不好意思。

她還是看雪娜吧,“她說什麼?”

雪娜立刻就充當起了翻譯的角色,“她說你真漂亮。”

“哇哇哇,我喜歡,謝謝你。”喻色笑嘻嘻的說到,她也是個愛美的女孩,自然是喜歡被人誇漂亮了。

要是有誰敢說她不漂亮,她一定跟人家拚命。

然,雪娜的下一句讓喻色直接要吐血了。

雪娜緊接著又說道:“不過人家又說你這衣著讓你一點都不漂亮了,問你要不要買他們這裡的樹葉?”

“不買。”

“不買。”

異口同聲的聲音一是她,二是墨靖堯。

她就算是想買想這樣裝飾自己也不敢呀,就以墨靖堯的性子,她要是真用樹葉遮住身體,他還不得砍了她。

至於墨靖堯,更是一百一千個不願意了。

他對她的獨占欲,喻色很清楚,不可能同意的。

當然也會有例外的情況。

但是那例外的情況隻能是在兩個人的私密小空間裡。

他會讓她比給他看。

但也隻是讓他一個人看。

其餘任何人都不可以的。

就連女人也不可以的。

這一條,她都不用問就知道。

“那能一起拍張照嗎?”雪娜繼續翻譯著麵前女人嘰裡咕嚕的話語,這女人的身後這一會的功夫已經圍了好多個這裡的本地女人。

全都是一模一樣的裝扮,還全都以此為美為榮的神態。

雖然吧,這也的確算是一種另類美了,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現代的社會的審美不允許,道德規範也不允許。

“這是又覺得我漂亮了?”所以要跟她拍照?喻色這樣想就這樣問的,結果……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