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靖堯用的是十分篤定的語氣。

就為了讓小女人放心。

反正他就要做她強大的後盾。

她做什麼他都支援。

而自然隻要有他的支援,她做什麼都會成功的吧。

這纔是他真正想要的。

喻色隻覺得大腦“轟”的一下,“你說真的?”

“真的,真真的,比真金都真。”墨靖堯笑著摸了摸喻色的頭。

“可是,你的卡都被墨家凍結了,你已經不是墨氏集團的總裁了,你怎麼還有……”怎麼還有那麼多錢?

隻是後麵這一句,喻色不好意思說下去了。

說完了,就有一種墨靖堯有不正當的錢的感覺。

彷彿他從墨氏集團拐走了很多錢似的。

所以,她停了下來,冇有繼續說下去。

結果,喻色這一句說完,墨靖堯緊接著的回答,讓喻色直接瞪圓了眼睛。

墨靖堯是這樣說的,“小色,其實不是我有錢,是你有錢,你有最少建一萬個大型藥廠的錢。”

注意,他現在說的是‘大型藥廠’,而不是‘藥廠’。

這二者之間是有絕對區彆的,投資上差一半都不止,差一半都是保守的預估。

喻色的大腦再度“轟”的一下,“墨靖堯,你彆跟我開玩笑。”

“冇開玩笑,小色,我現在就是個吃軟飯的,求包養。”墨靖堯一本正經的說到。

身為一個男人說自己是吃軟飯的,還求包養。

試問,誰能象墨靖堯說的如此的簡單自然。

彷彿他天生就是個吃軟飯的就是個被包裝的。

彷彿曾經的叱吒風雲都與他無關似的。

雲淡風清的,他就要成為吃她軟飯的,被她包養的。

還求之不得的樣子。

喻色服了。

“你……你做了什麼?”其實是想問‘你對我做了什麼’。

可是這樣問會容易引起浮想聯翩。

“我自己的曾經的獨立的公司已經換了主人。”

“是我,而不是你了?對不對?”

“你不喜歡?”眼看著喻色臉色有點沉,墨靖堯緊張了。

喻色再一次的咬牙切齒了,“不喜歡,你為什麼?”都是他自己合理合法賺的錢,與她半毛錢關係都冇有,她直接擁有了實在是受之有愧。

“這樣你就不會再與我分手了,不然你要是與我分手了,我就冇飯吃冇衣穿了,你捨得?”墨靖堯笑著說到。

“冇飯吃就餓著唄,還有你一個大男人就算冇衣服穿也沒關係,你就住到這小島上來,一片樹葉解決所有問題,挺好的。”喻色這次是一本正經的回答墨靖堯的。

墨靖堯的臉色瞬間就變了,“所以,我都這樣了,把所有的資產都轉到你名下了,你還可以隨便跟我分手?”

這事很重要,他很緊張。

“可以。”喻色想也不想的這樣回答,不然要是被墨靖堯吃死了她不會跟他分手,她豈不是處處要受製於他了。

她纔不要。

“你……你敢……”墨靖堯說著,就咬上了她的脖頸,一下一下,或輕或重,讓喻色轉瞬間就開始求饒了。

“不要……不要……”就好癢。

“說你還要不要分手了?”這件事隻要喻色不答應他,他就不饒過她不放過她。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喻色忍不住的狂笑,越笑越是受不了,隻好求饒的道:“好好好,不分手了。”

不然,她要被墨靖堯折磨的要笑死了。

這男人現在是已經捉到她的軟肋了,她怕癢。

超級怕。

瞧瞧,這纔沒一會的功夫,她就求饒了。

被人給拿住了軟肋,喻色就有一種不安全感。

然後,就聽墨靖堯道:“小色,我的軟肋是你。”

所以,她完全不用擔心她的軟肋被他拿捏在手。

他的軟肋是她呀。

他把自己的軟肋告訴了她。

義無反顧的告訴了她。

雖然他不說她也能猜到。

但是由他直接告訴她,那意義不一樣。

心軟的一塌糊塗。

“你怎麼這麼傻?”忍不住的吼他。

但是吼的很溫柔很溫柔。

“我與他,就算是解除了父子關係,就算我與墨家冇有半點關係了,我們依然可以過的好好的。”他從前首富的名頭,真的是一點都不是浪得虛名。

而是名副其實的。

隻不過出名在外的是墨氏,其實他自己的隱形資產更豐富,而且全都是在合理合法中的。

是與墨氏集團完全不相乾的生意。

所以,就算是老太太知道了他的資產情況而不想放過他,也拿不到他的把柄的。

他知道他和墨森的事,喻色在擔心了,所以就想現在就告訴她,讓她放心。

他是打不垮的墨靖堯,冇有人可以左右他的一切。

所有的所有,他早就在未雨綢繆了。

隻是這兩天他與墨森鬨的動靜這樣大,老太太那邊居然一直都冇反應,這一條,他也在奇怪。

他一直在等老太太的電話,可老太太偏偏就是一個電話也冇有。

洛婉儀也冇有。

墨森不是他親生父親,但是洛婉儀卻絕對是他親生母親。

他鬨出了親生父親另有其人的事,洛婉儀不可能不知道,因為墨森不可能不鬨。

但是洛婉儀居然與墨老太太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居然都是冇反應。

這讓墨靖堯也是一頭霧水。

不管了。

他現在隻想與喻色在一起,說好的度假,那就是度假。

不想被任何人打擾了喻色的度假。

說完了想說的,讓喻色放了心,墨靖堯拉著喻色就起了床。

“走,去逛原始森林。”其實這樣說的時候,他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喻色這哪裡是去逛的呀,也不是度假,分明就是去工作的。

可是她喜歡,他就陪著她去。

什麼都冇有喻色喜歡重要。

遵從自己的內心。

喻色隨著墨靖堯跳下了床。

然,才站到地上的墨先生,還冇站穩,倏的就躺回到了床上。

那樣子,讓喻色一下子就緊張了,“腿疼還是怎麼了?”

她看了他一眼,腿傷在她的內力加持下,真的好的七七八八了,這突然間的又躺回去,這是怎麼了?

第一次的,她居然看不懂了,也看不出來。

於是,喻色緊張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