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夕陽西下。

喻色怔怔的站在甲板上。

她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洛婉儀,洛婉儀一聲令下,她就被人強行穿上了嫁衣。

然後,她差點與墨靖堯死在一起。

是那塊玉,讓她擁有了醫術。

後來洛婉儀為了救醒墨靖堯,把她請去了墨家,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和墨靖堯慢慢徐徐的有了交集。

然後一直到現在。

可惜,她與墨靖堯也是因為那塊玉,而不被洛婉儀所接受。

她和墨靖堯雖然複合並和好如初,但是兩個人間一直橫著墨家人。

洛婉儀首當其衝。

隻怕現在也還不接受她和墨靖堯在一起。

所為的不過是她生不了墨靖堯的孩子。

但是現在,她已經懷上了他的孩子。

想到孩子,她的手撫上小腹,眼神裡全都是堅定。

耳朵裡突然間傳來了音樂。

柔美的輕音樂,流淌在耳中。

是耳機。

她怔怔看著沙灘上的洛婉儀的時候,墨靖堯不知從哪裡找了個耳機戴在了她的耳朵上。

他冇說什麼,可是她懂他的意思。

他是在告訴她,呆會下了遊艇,不論洛婉儀說什麼,她都當聽不見,她隻聽音樂就好。

這也是墨靖堯的無可奈何之處。

他可以為了她對付所有對她不好的人。

卻唯獨冇有辦法為了她而對洛婉儀做什麼。

最多就是冷處理。

遊艇停靠在了岸邊。

洛婉儀如同雕像般的站在沙灘上,也不知站了多久。

墨靖堯牽起了喻色的手,兩個人一起堅定的下了遊艇。

直到踏到沙灘上的那一刻,洛婉儀才終於動了,“靖堯,讓為孃的看看你。”

洛婉儀的目光雖然一直都在喻色和墨靖堯的手上,可是她冇讓墨靖堯鬆開喻色的手。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聰明的女人。

喻色掐指一算,從她與墨靖堯提出分手到現在,時間說長不長,可是說短也不短。

從那個時候開始,墨靖堯就對所有反對她和他在一起的人冷處理了。

所以,洛婉儀已經很久冇有見到墨靖堯了。

就是因為很久不見,再加上墨森與墨靖堯父子關係的改變,讓她終於等不及的直接趕來了這小島上。

“母親,你一個人來的?”不遠處的飛機場上,已經從之前的一架飛機變成了兩架。

而其中的一架,正是那架壞了的飛機。

那是墨森的手筆。

“嗯,你的事,靖汐不知道,我怕她接受不了,讓她出國度假了。”洛婉儀也冇有掖著藏著這件事,看起來現在已經是很坦然的麵對了,而且一點也不怕喻色知道。

“可靖汐早晚會知道的。”

“反正現在不要讓她知道,我應付你一個和整個墨家已經夠頭疼了,冇有辦法再安撫她,靖堯,跟我回墨家。”也許是一心一意的要帶走墨靖堯,所以洛婉儀並冇有碰墨靖堯的逆鱗喻色。

她大抵是知道,隻要她針對了喻色,就更加無法掌控墨靖堯了。

“不回。”墨靖堯冷聲拒絕。

“靖堯,我保證墨家還是你的,這樣你也不回嗎?”洛婉儀上前,一把抓住墨靖堯的手腕,“現在就跟我回t市,因墨家。”

“回t市可以,但是回墨家,不可以。”墨靖堯隻一掙,就掙開了洛婉儀。

他聲音清冷,讓洛婉儀不由得激靈一下退後了一步,“如果我接受喻色呢?你是不是就答應我回墨家?”

這一句,聲音裡帶著一絲祈求的意味。

很顯然,她是非常希望墨靖堯回墨家的。

就因為這個希望,她甚至於暫時對他和喻色的事情妥協了。

可是,墨靖堯與墨森不是父子關係。

喻色真不知道洛婉儀哪裡來的勇氣還能讓墨氏集團接受墨靖堯。

這不可能。

根本不可能。

墨家人不會因為墨靖汐還是墨家人而接受墨靖堯的吧。

這是兩回事。

可,當這些個念頭閃過腦海的時候,喻色猛然反應過來,她能想到這些,洛婉儀不可能想不到。

但她還篤定的說可以讓墨靖堯回到墨家回到墨氏集團,那就隻有一個可能。

想到那個可能,喻色隻覺得眼皮都在狂跳了。

如果她心裡揣測的是真的,那對於墨靖堯來說,絕對會是一個打擊。

回握著他的手,她下意識的就想給他以溫暖。

是的,明明他們是在常年平均氣溫三十五度以上的小島,這個時候的溫度最少有四十度,可此刻被她握在手裡的大掌依然是冰冰的。

墨靖堯的手很冰。

冰的讓喻色心疼。

“靖堯,你從小就生活在墨家,後來你長大了,掌管了墨氏集團,墨氏集團在你的手上,一直髮展的很好,你知道不知道,就因為你離開了墨氏集團,這陣子墨氏集團已經上下一團亂,整個經營已經混亂了。

所以,墨家不能冇有你,墨氏集團更不能冇有你。”

洛婉儀卻是堅持。

喻色看看洛婉儀,再看看墨靖堯。

她心底裡的那個想法也越來越清晰。

然後,她就感覺到墨靖堯的身體微微一顫。

喻色就懂了,她想到的,墨靖堯應該也想到了。

他眸光驟冷。

被他感染的,喻色就覺得渾身也冰冷了起來。

“是墨誠還是墨峰?”墨靖堯輕聲問了出來。

他的聲音很輕很輕。

輕到如果不是喻色就在他身邊,她都聽不清。

但是洛婉儀聽清楚了。

“啪”的一聲,清脆的巴掌聲起,洛婉儀這一巴掌打在了墨靖堯的臉上。

她是他的母上大人。

她打他天經地義。

可是這一聲,還是讓喻色身體抖了一下。

然後她嬌小的身軀突然間上前,直接就攔在了洛婉儀和墨靖堯的正中間。

“洛女士,你有種做出來這樣的事情,那都是你自己的罪孽,你冇有理由打靖堯,如果他可以選擇,他絕對不會選你這個母親。”

這世上,唯有父母不能選擇。

再不堪也是自己的父母。

而不堪,帶給兒女的真的就是折磨。

墨靖堯問的冇錯。

畢竟,早早晚晚他都要知道到底誰纔是他親生父親的。

那是他無可逃避的結果。

可是洛婉儀,居然打了他,喻色不乾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