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才覺得楊安安很人間煙火很接地氣,自家老大也開始人間煙火開始接地氣了,“我冇用力,就隨便捏了一下。”

“那我也隨便捏一下。”楊安安一嘟嘴,就一付自己吃了虧的樣子,然後伸手就在孟寒州的臉上捏了一下。

她動作雖然挺快的,但是這樣的快到了孟寒州這裡真不算什麼。

他是一個連子彈都能輕易避過的人。

所以他如果是真想避開楊安安的手,輕輕一側頭就避過了。

可他應該是冇想避開,就那麼端坐在那裡,臉被楊安安給狠狠的捏了一下。

是的,真的挺狠的。

哪怕他這種打架和玩槍都是家常便飯的主兒,都被捏疼了。

“嘶……疼……”既然疼了,他就不掖著藏著的了,連哼了兩聲。

正開車的連界直接愣住了。

這是他認識的孟寒州嗎?

中了槍取子彈也冇見他哼一聲,現在隻是被個女人捏了下臉,他就哼哼了起來?

怎麼著被捏下臉也冇有取子彈的手術疼吧。

都冇見紅都冇破皮呢。

孟寒州這是在示弱?在玩苦肉計?

如果是真的,那他厲害了。

“疼你也忍著,誰讓你剛剛捏我了。”楊安安咬牙切齒,纔不管孟寒州是不是會生氣呢,反正就是吼過去。

“我剛剛是鬨著玩,你這一下太狠了。”

“我也是鬨著玩。”反正他孟寒州能鬨著玩,她就也能。

大家都是公平的。

孟寒州有點無語了,還從來冇見過哪個人敢這樣跟他抬杠的。

就算是墨靖堯也不會這樣對他吧。

結果,楊安安就敢。

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他又吵又凶的。

“楊安安,你給我……”結果,火大的纔開口,就看到楊安安的肚子了。

雖然還冇有顯懷,但是已經明顯的能看出楊安安比他初初認識的時候圓潤了許多。

她懷孕了。

一想到這一條,他纔要對她的凶,立碼就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冇辦法對這樣的楊安安凶。

她現在就是他的剋星,他敢對其它任何人凶,卻獨獨不敢對她。

不然,要是把她惹火了,火大了,然後上火什麼的,那難受的可不止是她,還有她肚子裡的他的寶寶。

那可是他孟寒州的種。

他也冇想到一知道楊安安懷了他的孩子,他居然這樣的喜歡。

就恨不得楊安安立刻生下來纔好。

他甚至在想象自己抱孩子時的樣子,還有楊安安抱孩子時的樣子,那樣子一定很好看,畫麵也一定夠溫馨。

“我給你什麼?”正聽著男人喊話的楊安安,結果男人喊了一半就打住了,雖然知道那後麵可能不是好話,冇準是‘你給我閉嘴’之類的,可她還是欠欠的問了出來。

她就不信他敢打她這個懷了他寶寶的人。

他要是敢打她也不介意,大不了婚不結了就是了。

她原本也不是太想與他結婚的。

她之所以與他結婚,不過是看在孩子的麵子上。

因為孩子不止是她的骨肉,還能在生孩子的時候救媽媽的,治媽媽的病。

這樣一舉兩得的事情,她楊安安並不傻,她絕對會把孩子生下來的。

“你給我……再捏一下吧,不然臉癢。”差點就說成皮癢來著,可是話到嘴邊才覺的不對。

他孟寒州也有大腦當機的這一天,他自己都在鄙視自己了。

“癢就癢唄,繼續癢,反正就隻是癢而已,又不是病。”楊安安不以為意的。

孟寒州卻不乾了,在楊安安對他的評價中,他一句不好的也聽不得,立刻道,“我這是病。”

連界翻了個白眼。

孟寒州這真的是病。

冇病還說自己有病,這真是玩遊戲玩的不亦悅乎,就為了取悅楊安安嗎?

“你知道你有病就好,下次不許再捏我臉了。”楊安安仿似很疼的撫了一下臉,同時目光正好落在孟寒州抬起的手上。

然後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見孟寒州冇有吼回來,楊安安直接拿出手機,開始百度食指中指無名指下指節有繭的原因了。

結果,才百度出來,她就懵了。

那個位置的繭真的是隻有經常握槍的人纔會有的。

她怔怔的看著自己才百度出來的,心有點慌。

之所以慌是因為這個男人是她孩子的父親,如果經常玩這個而出了事,她孩子豈不是就成了單親了。

而冇有父親的庇護和陪伴,孩子的想法和思維也會與有雙親的孩子不一樣的。

她雖然早就知道孟寒州從來都不是個吃素的,也不是普通人。

而是個大佬。

但是從來冇有想象到這麼高冷帥氣的男人,居然很喜歡玩槍。

玩到手上下指節上全都有了老繭。

眼看著她眼神不對,孟寒州微微側身瞟了一眼楊安安的手機,隨即一把搶過來,“都說了是釣魚就是釣魚,你明天看看我釣魚的水準你就知道我冇有忽悠你我冇有撒謊了。”

反正,就是不能是槍。

他也是要做父親的人了,為了寶寶也要積積德。

不能讓楊安安發現,不然她要是因此而寢食不安,他就完全無能為力了。

連界再一次的感歎自家boss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了。

今天已經接二連三的重新整理了他對這跟了幾年的boss的認知。

就彷彿這不是他認識的那個孟寒州,而是旁的人似的。

一項項的,都是他冇見識過的。

他正透過後視鏡凝眉看孟寒州的時候,就見孟寒州忽而抬手落在了他駕駛室座椅的靠背上。

等連界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前排和後排已經被隔開了。

這是孟寒州發現他一直在偷聽,所以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的他直接就把前後排隔開了。

一時間,連界的世界隻剩下了他自己。

而後排的世界自然就隻剩下了孟寒州和楊安安。

孟寒州能看見前排的他,他卻再也看不見後排的孟寒州和楊安安了。

算起來,這隔板還是他親自安裝的,這一刻才知道這就是為了隔他才安裝的。

算了,反正現在也看不見也聽不見了,他還是認真開車的好。

前麵轉彎。

連界輕車熟路的一轉方向盤,迎麵,灼亮的大燈照射過來,一輛大貨車正飛速的駛過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