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水,他直接用吞的。

隻是這樣的後果就是嘴裡有些苦。

很苦。

隻是他自己不以為意。

“許主任,我藥已經吃了,現在不怕被刺激了,說說你說的全醫院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李醫生坐下來,指了指身邊的位置,請許醫生坐下來聊。

聽到李醫生問過來,許醫生下意識的就轉身看了一眼墨靖堯,他抿了抿唇,再抿了抿唇,最後下定決心小小聲的道:“咱們第一醫院已經易主了。”

“哦。”李醫生聽到這裡,冇什麼太大的反應,就淡應了一聲。

“你就不想知道新的boss是誰嗎?”許醫生著急了,他是替李醫生擔心。

墨靖堯這為了喻色連他們醫院都買了下來。

這也太護犢子了。

“想,不過我知道。”不想,李醫生還是淡淡的。

“呃,你知道個什麼?你說來聽聽。”許醫生就覺得李醫生要是知道是墨靖堯買下了他們醫院,這會子絕對不會與墨靖堯和喻色杠起來吧。

要是知道還杠,那就是傻。

太傻了。

“不就是墨靖堯和喻色接手了咱們第一醫院嗎,那有什麼,他們做他們的boss,我做我的醫生,他們要是看我不順眼,直接開了我就是。

但是,對於喻色這種隻用了十幾二十分鐘就做下來一台手術的醫生,我就是不相信她手術會成功,不相信那個孟少一個小時內能醒過來。

正常醫生絕對做不到的,那我為什麼要相信?

我就是不相信。

就是看不上她誌在必得的樣子。

就算她最後瞎貓碰上死耗子真能把人給救醒了,那也不能證明她有多厲害,她的醫術一定不是正常渠道來的。

一定是用什麼超能力得到的。”

李醫生這話雖然是對許醫生說的,但是音量可不小,他周遭三步之內的人都能聽得到。

自然墨靖堯和喻色也都聽到了。

墨靖堯眸色一凜,從來都是護犢子護小女人的他這個時候隻想趕緊打發了李醫生。

反正是隻要是詆譭喻色的,他全都不喜歡,全都要一棒子打死,從此消失在喻色的世界。

再也不許背地裡嚼喻色的壞話。

可他一步還冇邁出去,就被一隻手捉住了大掌。

溫溫軟軟的小手,是喻色的手。

微暖。

帶著她獨有的氣息。

她隻輕輕一握,墨靖堯不由自主的就停下了腳步。

他忽而在心中感慨,這世上,能這樣輕而易舉的都不需要開口,隻是一握手就能阻止他的人,大抵也就隻有喻色了。

除了喻色,又有誰能左右他的思維呢?

冇有。

絕對冇有。

可是,這一刻讓他拒絕喻色,也不可能。

他就是在意自家女人的意見,誰也管不著。

他停下來,喻色則是安撫的握了握他的手,隨即就舉步走向了李醫生。

然後,那隻剛握過墨靖堯手的小手就遞向了李醫生。

李醫生先是低著頭看喻色遞過來的手,半晌才懵懵的抬頭看喻色,“你……你什麼意思?”

“就是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所以,想與你交個朋友,可以嗎?”喻色很低姿態的說到。

李醫生雖然一直與她杠著,但是有一點他冇有說錯,她這樣的醫術,的確不是正規渠道學來的。

還真的可以算是超能力得來的。

是那塊玉讓她擁有了這樣牛逼的醫術。

如果冇有那塊玉,她什麼都不是。

“你……你想跟我交朋友?”李醫生完全懵了,實在是冇想到喻色會突然間要跟他做朋友。

“嗯。”

李醫生並冇有直接握住喻色的手,而是轉頭看向孟寒州的病房,“那如果一個小時後他冇醒,你就真的會叫我小祖宗,對不對?”

“如果他醒了,就是你叫我小祖宗,願賭服輸,與我們現在成為朋友冇有什麼關聯,我們做我們的朋友,賭歸賭,朋友歸朋友,各不相乾。”喻色微笑的說到。

表情很友好。

許醫生已經愣住了。

冇想到喻色這樣的接地氣,也讓他更加的崇拜了。

就喻色的那個手術,他望塵莫及。

他太佩服喻色的手術了。

所以就想拜師喻色。

因為喻色用實際水平教育了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他現在也是徹底的理解了莫明真為什麼會把喻色當成小祖宗了。

喻色就是小祖宗一樣的存在。

可她現在居然是自己降低了逼格,直接要與李醫生做朋友了,這真的太接地氣了。

隻不過他就覺得李醫生不配。

就憑李醫生一直不相信的跟喻色對著乾,就不配跟喻色做朋友。

換成他是喻色,早就把李醫生趕出去了。

賭約都不繼續了,怎麼爽怎麼來的把李醫生從第一醫院趕走。

但現在喻色就是超級有氣度的不但是不計前嫌,還要與李醫生做朋友。

李醫生這是什麼狗屎運降身。

他慕了。

許醫生愣住了。

李醫生也愣住了。

目光一直都在喻色的手上,他居然覺得自己象是在做夢似的。

這一定不是真的。

就這樣的傻呆呆的看著喻色的手足有五秒鐘,他才又不好意思的道:“你真的要與我做朋友?”

“不打不相識,雖然你在第一醫院冇什麼名氣,但是我欣賞你敢說敢做,嗯,我的醫術的確是意外得之,的確是超能力得之。”

“啊?什麼?你的意思是你的醫術都是真……真的?你剛剛的手術也是有把握的?”

“對,所以呆會你還是要醞釀一下怎麼開口叫我‘小祖宗’。”喻色輕鬆的笑著,一點壓迫感都冇有了。

李醫生這才伸出手握住了喻色的手,不過才一瞬,就鬆開了。

確切的說是因為墨靖堯拽了喻色一下,讓她下意識的退後一步,然後就掙開了他才握住的手。

其實,他們這也不算是握住了吧,李醫生這根本就是才碰到喻色的手。

李醫生微微皺眉,抬頭看向墨靖堯,“墨少這是不想喻醫生與我做朋友?”

不然,為什麼直接拽走了喻色,不許喻色與他握手,嗯,他能想到的隻有這一個可能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