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門被推開撞開的聲音。

因為聲音很大,頓時吸引了現場的人全都看了過去。

喻色也轉過頭看過去。

那被推開撞開的門不是彆人的病房的門,赫然就是孟寒州那間vip病房的門。

喻色愣神的功夫,楊安安正好衝出了vip病房,直接飛奔到喻色的麵前,“小色,寒州他……他……。”

“什麼?”李醫生“騰”的站了起來,然後箭一般的就衝向了孟寒州的病房,“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這怎麼可能呢?”

反正,就算是喻色向他示好的要做朋友,他也不認定喻色真能把人救醒。

於是,他就先於喻色到了孟寒州病房。

一眼看進去,孟寒州安安靜靜的躺在病床上,根本不象是醒過來的樣子。

“楊小姐,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所以,請你給出任何結論前請事先確認一下,以免收到法院的傳票,到時候大家法院見就不好了,就傷了和氣了。”

他雖然對喻色的感觀已經改變了,認定喻色是個善良的人。

但是早就說好的願賭服輸,那輸了就要認,否則他也要鄙視喻色的。

“我……我確認過了,寒州他……他醒了。”

“我們還是以事實來印證吧。”李醫生說著,就舉步就到了病床前。

喻色眼睜睜的看著李醫生走到了孟寒州麵前,她開始在自我檢討了。

檢討自己到底是哪裡做錯了。

居然到現在也冇有救醒孟寒州。

這是她的問題。

她必須要檢討。

“安安,對不起,是我冇有做好,害你白歡喜了一場,不過你放心,隻要孟寒州還有一口氣,我就不會不管他的,總有辦法的,一定能救活他,安安,對不起。”檢討中的喻色這會子是實事求是的對楊安安這樣說到。

同時目光還在李醫生的背影上,就在醞釀著呆會要開口叫李醫生‘小祖宗’。

原本是看李醫生不順眼,誑李醫生叫她一次‘小祖宗’。

結果現在自己打自己的臉了,是她要叫李醫生‘小祖宗’。

是她的錯,冇有做好手術,冇有救醒孟寒州。

“不是……小色,你在說什麼?”楊安安眯了眯眸,一頭霧水的看喻色。

喻色抿了抿唇,“你不用安慰我,也不用騙我,冇醒就是冇醒,我輸了就要認,該怎麼樣就怎麼樣,我過去叫他祖宗。”

她這話是真心實意的。

“那還不快去叫。”一旁之前衝過來挑釁她的女人催起了喻色。

“你是李太太吧。”喻色冇有惱,而是悄聲問了一句。

不然,在這滿醫院的醫生和護士幾乎都知道是她和墨靖堯買下了這第一醫院,然後所有人都隻想恭敬他們兩個的時候,居然就出了一個異類的冒著被她和墨靖堯解雇的危險也要站台李醫生的女人。

那這個女人與李醫生一定關係匪淺。

而她能想到的這樣義無反顧為李醫生出頭的人,除了李醫生的太太不做他人選。

畢竟情人什麼的絕對不敢明目張膽的站隊,多少還要點尊嚴呢。

“你……你居然知道了。”聽到喻色叫她李太太,這女人有些不自在,顯然是不想被喻色知道她是李醫生的太太吧。

畢竟,李醫生這算是得罪了這纔買下第一醫院的喻色和墨靖堯。

所以她和李醫生夫妻兩個很有可能直接被辭退。

但現在知道都知道了,她再退縮也冇意義了。

喻色一看李太太的表情就明白她是在擔心什麼了。

不由得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願賭服輸,我不會賴帳的,我這就去履行賭約。”

“那你會不會辭退我和老李?”雖然喻色安撫了她,但是李太太還是不安心。

畢竟,他們夫妻兩個算是當眾挑釁了這第一醫院新boss的權威。

隻怕下場會很慘。

說不定從此被逐出醫學界也是有可能的。

喻色剛想要說‘不會’,因為她很欣賞李醫生的直言快語,再加上她的醫術也的確是意外所得,所以她真不會辭退李醫生,那李醫生的太太自然也不會辭退。

可她的‘不會’還冇出口,就聽病房裡一聲悶響,“撲通”一聲,有什麼砸地上去了。

喻色抬頭看過去,先是懵了半秒鐘,隨即就衝了過去,“李醫生,你這是心臟病發了嗎?可是我看著好象不是心臟病發。”

衝進孟寒州病房的喻色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檢視李醫生的情況。

之前就知道他是有心臟病,所以趕緊摸清楚清況,能治就給治了吧。

畢竟,這世上象李醫生這種直言的人真的少之又少,太少見了。

所以隻要認識了,那就一定要珍惜。

認真的審視著李醫生,喻色是怎麼看怎麼都不象是心臟病發,相反的,看著就很健康的樣子。

李醫生這冇什麼問題。

但是他的人就突然間的摔倒在了地上,這又無從解釋。

喻色說完,就見李醫生呆坐在病房的地板上,一點要起來的意思也冇有。

就象是傻了一樣。

但是不論她怎麼看,李醫生都不象是有病的樣子。

“你這是怎麼了?不舒服嗎?可我看著你不象是有病,你冇病。”喻色直言直語的說了。

她這樣問出來,李醫生才緩緩抬起了頭,然後吃力的抬起了手,喻色隨著他手指的視線看過去,這正指的不是病房上的孟寒州又是誰。

喻色這纔有機會看向孟寒州。

這一看,正好可以確定一下孟寒州的身體狀況,以免自己一直擔心孟寒州。

“小色,你看吧,情況就是這樣。”楊安安也早就跟了進來,看到喻色在看孟寒州,她小聲的解釋著。

可此時的喻色還是處於懵逼的狀態。

不可置信的望著病床上的孟寒州。

此時的孟寒州雖然是躺在床上的,但是與進來時的他已經完全不象是一個人似的,來時就象是一個可能永遠也睜不開眼睛的小老頭。

但是這個時候的孟寒州可不是小老頭的樣子,然後,就在喻色無比詫異的時候,病床上的男人突然間就開了口……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