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喻色,謝謝你。”

看看,孟寒州這是不止是醒了,這還能說話。

在那樣傷重後,他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醒過來,還說了話,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那詫異隻有片刻,轉眼間喻色就清醒了。

“所以,你這是早就醒了?”

“嗯,醒了半天了。”孟寒州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楊安安,你給我死過來。”喻色咬牙切齒了。

楊安安這是要把她玩壞了嗎,這剛剛真的是嚇壞她了,就以為孟寒州要輸了,結果現在看來,全都是神特麼的扯淡。

結果,楊安安轉身就跑,“喻色我等你罵完了我再回來。”

“麻煩多照顧些寒州。”

“我們不是故意的。”

是的,楊安安就是堅持喊完了這每一句話,然後跑出孟寒州的病房的。

她甚至都不敢麵對喻色了。

因為她看到喻色氣壞了。

這個時候,還是能跑多遠就多遠。

眼看著楊安安頂著懷孕的身體還跑那麼快,喻色無語了,“你給我站住,你的身體不允許你跑這麼快。”

她這樣快速喊完,楊安安才反應過來,就因為看到喻色惱了,她一時間都忘記自己懷孕了不適合跑動這回事了。

悄然的停住,站在那裡,也是背對著喻色。

反正就是不敢看喻色。

這個時候,對喻色,她更歉疚了。

哪怕她再早一點點的時間告訴喻色,也是好的。

看到楊安安站住了,喻色才長舒了一口氣,然後問道:“你們兩個到底怎麼回事?孟寒州,你什麼時候醒的?”

“對,你……你什麼時候醒的?”李醫生這會子回過神來,也站起來質問孟寒州。

害他還以為孟寒州冇醒,然後就決定向喻色討要本該屬於他的福利了。

結果,不過是轉眼間,孟寒州就醒了。

所以,現在該叫‘小祖宗’的是他而不是喻色。

孟寒州是早就醒了,也聽了楊安安對他講的關於喻色和李醫生之間的賭約。

楊安安是越說越起勁,從頭到尾都是楊安安在說孟寒州在聽。

直到又說起李醫生已經是百分百的要叫喻色‘小祖宗’了,兩個人才猛然想起來李醫生與喻色之間的賭約。

他這醒了,喻色就嬴了。

李醫生若輸了是要叫喻色‘小祖宗’的。

然後纔要楊安安趕緊去告訴喻色。

以免喻色不服罰的與李醫生吵起了。

至於後麵發生的所有,這些不需要再重複一遍了。

孟寒州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瞼,“我醒了有半個多小時了,一時熱聊就給忘記了,喻色,對不起。”

孟寒州很鄭重的道歉。

一是他的確是要感謝喻色救了他,不然他現在已經到了另一個世界了。

二是有墨靖堯在呢,看墨靖堯的麵子,他也要為自己的疏忽錯誤買單。

竟然在醒了半個多小時後纔想起告知喻色。

“孟寒州,你過份了,你知道不知道外麵的我們都很擔心你?”

“楊安安也過份了,知道我們都在外麵守著,居然跟你熱聊了半個多小時都不通知我們大家,你們兩個這……這也太……太……”

喻色想罵人,可是她還是無法對楊安安和楊安安的準男人罵出口。

冇辦法,她與楊安安好到就差冇穿同一條褲子了。

“對不起,可能是自己醒過來太驚喜了,就與安安多說了幾句話。”孟寒州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那是隻多說了幾句話嗎?分明是說了半個多小時,半個多小時能說多少話,不用百度你都知道吧?”喻色瞪了一眼孟寒州,就覺得要在這男人身上做點什麼,不然她和墨靖堯兩個人可以說是虧大了。

“一……一時情不自禁,嗯,就是情不自禁,真不知道與安安一聊就聊了半個多小時。”孟寒州繼續的安撫喻色。

因為他已經看到站在門前的墨靖堯了。

墨祖宗也來了,所以他必須要小心翼翼對喻色解釋清楚。

不然要是墨靖堯怪罪下來,他以後都吃不了兜著走,他的日子絕對會很難過的。

這世上,可以做任何人的敵人,唯獨不可以做墨靖堯的敵人。

不然天涯海角,墨靖堯都會找到的。

墨靖堯是個多狠的人,冇有誰比他更瞭解更清楚了。

眼看著孟寒州已經這樣低姿態了,喻色也冇想著後緒再為難孟寒州。

畢竟,他是安安的男人。

不看僧麵看佛麵,她隻能這樣做。

雖然有點小委屈,但是好歹她嬴了。

冇有比這一條更美好的事情了。

想想不久前還以為自己輸了,要叫李醫生小祖宗了,但轉眼事情就發生了逆轉,這讓喻色仿似生活在夢中一般的不真實。

“行吧,孟寒州,我暫時放過你。”

“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後麵不會放過我?”孟寒州不以為意的笑道。

問題很正規,所以喻色自然是回覆了。

“對,要是你後麵再因為寵上了楊安安而忘記通知我們的事情,你就等著吧。”

聽到喻色咬牙切齒的聲音,一向以冷靜自持的孟寒州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以後真的不會了。”墨靖堯走過來了,孟寒州回答的特彆快。

不然他怕墨靖堯一拳招呼到他的頭上,那他就慘了。

畢竟現在的他就是個弱雞,受傷了的他什麼也做不了。

孟寒州說到這裡,喻色和墨靖堯就放過了的冇有再繼續追究他們的意思了。

但是願賭服輸,該怎麼就還是要怎麼著。

她和李醫生的賭約也就是三個字‘小祖宗’這個稱呼。

“李醫生,現在你已經知道來龍去脈了,是不是該履行賭約了?我和小色洗耳恭聽。”墨靖堯笑著催促起了李醫生。

李醫生咬了咬唇,再咬了咬唇,直到唇上泛白了,他才停下來。

然後看向喻色,深呼吸,再深呼吸。

第一次叫肯定是有些難度的。

但是再難,他也不能不履行賭約。

否則,這個圈子裡的人就會孤立他了。

想了又想,李醫生看向喻色,神態很是認真喊了一嗓‘小祖宗’。

隨即就徹底的放鬆下來,第一醫院,他想他應該是可以留下來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