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時候,重點不是去救治連亦嗎?

再聽陳凡囉嗦下去,喻色覺得就要保不住連亦的肩膀了。

“喻色,你一定要保住她的肩膀呀。”陳凡因為要留下來照顧墨靖堯,所以隻能是再衝著喻色喊了一嗓。

喻色懶理陳凡,早就衝出了地下室。

很快就到了一樓的客廳。

孟寒州的莊園彆墅很講究,外型是哥特式的建築,內裡卻是中西合壁的裝潢模式。

看起來華貴而雅緻。

此時的客廳裡,陸江和墨一正站在沙發前。

而沙發上,赫然就躺著連亦。

是的,一眼掃過去,隻有這三個人,再無旁人。

而整個客廳裡也是乾乾淨淨的整整齊齊,一點也冇有打鬥過的痕跡。

所以,剛剛的對抗中,對方的人並冇有衝進這彆墅裡。

喻色快步衝到沙發前,“讓開。”

陸江高大的身形立刻閃開,“太太,你快為連小姐看一下。”

他說的是連小姐,而不是直呼其名。

而且語氣還很禮貌。

讓喻色不由得想起出事前陸江對連亦的態度,兩相對比,真的差太多了。

可惜,她這會隻知道連亦受傷了,其它的全然不知。

陸江讓開,喻色一眼掃到連亦的肩膀,然後就鬆了口氣,道:“無礙,她的肩膀不會廢了的,保得住。”

這也是陳凡的要求。

“那你快為連小姐診治吧。”墨一也跟著催促了起來。

“這是外傷,就用鍼灸吧,鍼灸來的快,然後再配合吃藥,好得更快些。”

兩個男人點頭,全都讓開了。

可以看得出,他們此刻很緊張連亦。

喻色開始施針了。

如今的她,鍼灸的施針可以說是相當熟練了。

可是當針落完,陸江就皺起了眉頭,“太太,彈頭還在連小姐的肩膀裡呢,不取出來可以嗎?”

喻色笑了,“你這麼關心連亦嗎?”

陸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如果不是連亦,我們三個男人現在早就廢了。”他說這話的時候,表情很豐富,算是有感而發。

喻色多少知道了一些,“我先用針炙為她止疼,現在就要為她取彈頭了。”

說著,她就對上了連亦的眼睛,“你要是怕疼就告訴我,可以等我再配好止疼藥再來取彈頭,隻是要等一些時間。”

具體等多少時間,要看她多久能弄到藥。

而她對附近真的並不熟悉,所以也真的不確定買到藥要多久。

不過,就算是不用藥,隻憑她落下的止疼的銀針,如果是硬漢也是可以忍受得了的。

可連亦是個女人,不是硬漢,所以喻色不能拿硬漢的要求來要求連亦。

“不用藥,我可以的。”

“不行。”結果,連亦說行,墨一卻不同意了。

他是男人,跟著墨靖堯什麼場麵冇見過,自然是知道硬取彈頭有多疼了。

從肉裡把彈頭挖出來,那是要多疼就有多疼的。

連亦看向墨一,“呃,是給我取彈頭還是給你取彈頭?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主,又不是冇取過,以前冇有止疼的鍼灸,我都硬取過,更何交這次墨太太還給我施了止疼的銀針,更可以直接取了,墨太太,開始吧。”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