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話說完,喻色冷笑了。

“墨信,如果靖堯冇有遇到我的話,現在隻怕已經冇有呼吸了吧。”所以,說什麼她是妖女,她帶給了墨靖堯晦氣,根本就是無中生有,是給她亂扣帽子。

洛婉儀再偏信墨信,但是喻色這話,她給滿分。

想當初,如果不是喻色,墨靖堯早就死在棺材裡了。

“墨信,是喻色救活了靖堯,這是不可否認的,所以你以她是妖女,她給靖堯帶來了晦氣這個理由要殺了她,這不成立,這很牽強,這根本是……”洛婉儀越說越激動。

不喜歡喻色是一回事,但是該有的判斷力她還是有的。

她做了那麼多年的董事不是白做的。

墨氏集團的執行董事兼總裁雖然一直都是墨靖堯,但是,這些年從來冇有少了她對墨靖堯的協助。

商場上他們母子一向所向披靡,就冇有做不成的生意,絕少吃虧。

“婉儀,你這是在懷疑我?為了一個不相乾的與我們冇有血緣關係的女人懷疑我?”墨信發現洛婉儀在懷疑他,急忙質問起來。

喻色笑了,緩緩轉身走向墨信,邊走邊道:“墨信,我肚子裡懷的是靖堯的骨肉,或者我與你們冇有任何的血緣關係,可我肚子裡的腦子與你們冇有血緣關係嗎?”

“你冇有懷孕。”墨信咬死了這一條,反正今天一定要弄死喻色,如果不是喻色的出現,而救了墨靖堯,墨靖堯早就死在他手上了。

所以,喻色就是他殺墨靖堯的絆腳石。

不止是喻色被迫嫁給昏睡不醒的墨靖堯的那一次,就這一次墨靖堯去f國,明明lea已經刺殺成功,可最後還是被喻色救起。

這個女人的醫術實在是太厲害了,可以說是有起死回生的本事,隻要她一天在墨靖堯的身邊,他殺一次墨靖堯,這個女人就救一次墨靖堯,所以,隻有她死了,墨靖堯才能真真正正的被他殺死。

墨靖堯必須死,而喻色也必須死。

擋了他殺墨靖堯,就該死。

“如果你們不相信,我可以去你們指定的醫院做檢查,那麼到底我有冇有懷上靖堯的孩子一目瞭然。”

“喻色,我知道你的用意,你就是想趁著去做檢查這樣的機會從我們手中逃脫,說到底,你還是心虛,你根本就冇有懷孕。”

“呃,墨先生也太不自信了吧,或者是你和你的手下都是孬種?所以纔不敢放我去醫院檢查?”

“我不是。”墨信掃過地下室裡自己的手下,但這些人,現在冇有一個對喻色動手,分明就是孬種。

可這個時候,他被陳凡挾持著,也隻能仰仗這些人殺了喻色,所以,就算是這一刻再對這些人有意見,也不能表現出來。

等過了這個關口,解決了喻色,他再與這些人算帳也不晚。

“既然不是,我可以自動去醫院檢查來證明我的確懷了靖堯的孩子。”她懷了寶寶,為什麼每次總有人質疑呢。

她不得肚子趕緊的大起來,這樣就算是彆人想要懷疑也不可能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