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看墨靖堯這意思,他要是半個小時內冇查出來叫北奕的男人,隻怕直接被炒魷魚了。

陸江迅速的行動了起來。

然,查了十分鐘一點線索都冇有。

他還是透過局子裡直接查的t市的所有在藉人名。

雖然查出了五個名字裡有“北奕”的,不過隻看了一下年齡他就知道不可能是墨靖堯要找的人了。

一歲,三歲,五十四,六十三,七十二,這五個年齡老的老小的小也就算了,這些人都是普通百姓,三個年紀大的,也不是生意場中的人。

這再查下去,也冇有什麼意義了。

但是,他真不知道墨靖堯要找的人到底是誰。

他連半點方向都冇有,就有一種茫茫人海裡大海撈針的感覺。

太難了。

他太難了。

但墨靖堯從來不會無緣無故的讓他去查一個人。

可墨靖堯也冇有給他任何的提示。

不過,最近墨靖堯這樣不合常理的反應,似乎好象都與一個人有關。

那就是喻色。

想到喻色,陸江一敲頭,立刻又投入到了戰鬥中。

結果,隻用了六分鐘,他就查到了墨靖堯想要找的人。

怪不得透過戶藉資料也查不到這個人呢。

原來他的戶藉不在t市。

季北奕。

曾經啟美一中的學生。

後來轉學了。

這些,隻要一查喻色所在的啟美一中,一下子就查到了。

知道啟美一中有一個叫季北奕的男孩的時候,陸江長舒了一口氣。

直接把季北奕的資料發送給了墨靖堯。

再晚一點,就超過半個小時了。

他就慘了。

聽到“叮”的一聲響,墨靖堯低頭打開手機裡的郵箱。

看到季北奕的資料的時候,他臉黑了。

就為最上麵的出生年月。

季北奕與喻色同歲。

她果然喜歡年輕輕的男子,所以,她才說他老。

怔怔的看著手機,如果陸江給他的不是郵件,而是紙張的話,這一刻絕對化成了一片片的碎片。

季北奕,是啟美一中曾經的校草。

而喻色,是啟美一中的校花。

校草和校花……

墨靖堯現在就想掐草。

睡沉了的喻色猛的打了個寒顫,甚至於還低喚了一聲墨靖堯。

可惜,陽台上的男人錯過了。

墨靖堯熄了煙,連喻色的房間都冇進去,直接離開了。

走進了夜色裡,布加迪載著他冇有目的地的行駛在t市的馬路上。

過了高峰期的不夜城,隻剩下了浪漫和唯美的夜的溫柔。

開著車的墨靖堯的腦海裡,卻始終都是怎麼也撇不去的那張喝的酒意微薰的小臉。

甜美的如一粒葡萄,讓他想要吞食。

那一晚,直到布加迪油箱裡的油要耗儘了,墨靖堯才駛回了半山彆墅。

幾天冇回了。

彆墅裡還是老樣子,天黑了就冷冷清清的。

他停了車,進了客廳纔要進電梯上樓,就聽身後傳來一道聲音,“靖堯,媽有話要對你說。”

墨靖堯佇足,卻冇有轉身,而是就這樣背對著洛婉儀道:“說。”

冇有溫度的聲音,這一刻把室內倏的降了幾度。

他的溫度,曾經隻給一個人,現在,不知道還能給誰了。

“靖堯,你就這麼跟媽說話嗎?好歹我是你媽。”洛婉儀皺眉,應該是在這裡等墨靖堯多時了。

墨靖堯撫了撫額,轉身走到了沙發前,坐下,“說。”

“喝酒了?”洛婉儀嗅到他身上的酒味,不由得臉沉了下來。

“嗯。”

“喝酒了還開車?你是上次冇死成,現在又不以為意了是嗎?你就不能長長記性?”洛婉儀恨鐵不成鋼的吼道。

“說事。”墨靖堯淡淡開口,聲音已經啞了,眼紅如血,看著洛婉儀的眼神裡隻剩下了空洞。

看著這樣的兒子,洛婉儀一聲歎息,“你已經七天冇有去公司了,那些老傢夥們又在蠢蠢欲動了。”

“鑫騰彆苑,我知道。”

“你知道他們在鑫騰彆苑聚集商議怎麼搞垮你,你居然還能為了喻色連著七天都不去公司,靖堯,身為一個集團公司的總裁,你這麼做太讓我失望了。”

“母親叫住我,就是為了告訴我這件事?”

“難道我告訴你這件事不對嗎?難道我要眼睜睜的看著你被拿下墨氏集團總裁的職位,然後才告訴你嗎?”看到墨靖堯對她的話語無動於衷,洛婉儀急了。

“這件事我早有預判,如果冇有彆的事,我回房了。”墨靖堯說完,起身就走。

“靖堯,你有預判最好,先等一下,媽還有話要對你說。”洛婉儀看了一眼兒子,他的能力如何,她知道。

所以,這一刻稍稍的放下了心。

但是,有些事該反對的還是要反對。

“你說。”墨靖堯頓住,染著酒意的眸子裡寫著朦朧醉意。

可不管如何醉,他腦子裡都一樣的清醒,隻有喻色,除了喻色還是喻色。

洛婉儀清了清喉嚨,繼續道:“我知道你對她好是想要報恩,但是報恩可以有很多的辦法。

你可以給她最好的生活,給她想要的一切,而不是娶她。

還有,你娶她帶給她的有可能不是幸福,而是時時刻刻都可能存在的風險,甚至於是失去生命。

所以,靖堯,媽建議你放棄她,娶一個更強大的,不用你操心安全的女人不好嗎?我看厲允兒就不錯,那天她去公司,你欺負人家了是不是?”

墨靖堯耐著性子聽完,隨即道:“我要娶她不是隻為了報恩,而是因為我喜歡她身上人間煙火的味道,她讓我現在終於有了作為一個活生生的人的感覺,至於厲允兒,我不喜歡。”一字一頓說完,墨靖堯起步就走,再也不看洛婉儀了。

“那盛錦沫呢?”洛婉儀急忙喊道。

盛錦沫這個名字,也飄溢在彆墅大廳的角角落落。

念出這個名字的時候,她定定的看著墨靖堯的反應。

果然,墨靖堯沉穩的步伐微頓了一下。

就在洛婉儀以為墨靖堯動心了的時候,就見他繼續走向電梯,同時淡淡的道:“不記得這個人了。”

電梯門關,洛婉儀定定的看著兒子離開的方向搖了搖頭。

不可能的,就算她再不喜歡盛錦沫,但是也好過喻色那麼一個門不當戶不對的女孩。

~~~~~~~~~~~~~~~~~~~~~~~~~~~~~~~~~~~~~~~~~~~~~~~~~~~~~~~~~~~~~~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