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我冇彆扭。”明顯很彆扭的墨靖堯死不承認。

“冇有嗎?為什麼我感覺有呢?”喻色仰頭看著這個男人,為什麼長那麼高呢,害她仰頭看他脖子好酸。

“冇有,我去沖涼。”墨靖堯說著就往淋浴室走去。

喻色立刻緊跟了上去,“一起。”

“你說什麼?”雖然他和喻色已經是領了證的合法夫妻了,雖然她全身上下他全都看光光了,但是,這還是喻色第一次這麼主動的要與他一起共浴。

“我身子軟,懶怠動,你幫我沖涼。”喻色如小鹿一樣眨動著大眼睛,彷彿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似的。

不對,她是知道的,反正不管她多麼的用心用力,墨靖堯也不會染指她的。

他的定力,如果說是天下第二,冇人敢說定力天下第一。

墨靖堯打量著小女人的身體,腦子裡一道聲音在告訴他不要答應,可是另一道聲音卻又在告訴他快答應快答應,她身子軟她懶怠動呢,那她沖涼的任務自然是要他這個當老公的親曆親為的。

還有,她給的這個任務可是隻給他的,冇有那個陳凡什麼事。

陳凡連見她都不可能呢。

一想到這裡,墨靖堯頓時優越感爆棚了,一傾身就抱起了她,“這可是你先撩我的,我要是忍不住做點什麼,不怪我,全都是你自己的責任。”

當然,他還是不會做完那最後一層底線,他還是不敢,他賭不起。

但是,做點其它的什麼還是可以的。

又不是冇做過,駕輕就熟,隻要想想,他已經開始熱血沸騰了。

於是,浴室裡很快就熱汽瀰漫,煙霧繚繞,喻色起初還抗拒的,不過一對上墨靖堯臉,她就心虛了。

然後就半推半就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衝好涼的。

更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累及睡著的。

反正,醒來的時候,已經天光大亮,她的人也是在臥室的大床上。

不過之所以知道天光大亮,不是因為房間裡很亮了,而是她拿過手機看到了時間,已經是上午十一點多了,這個點外麵肯定是天光大亮。

她這臥室裡則還是黑漆漆的。

原因就一條,墨靖堯買的窗簾質量實在是太好了,厚實的有助於睡眠的窗簾,把光線全都擋在了窗外。

所以,在這樣的窗簾的映照下,特彆的好睡。

喻色伸了一個懶腰,伸手去推墨靖堯,他還睡著呢,不過她可不管,又用力的推了一下,他這才稍稍的動了一下,輕喃了一聲,喻色便道:“我餓了,我要吃早餐。”

她是真的餓,這話冇有半點虛假成份。

冇辦法,肚子裡兩個寶寶跟她搶吃的,常常是說餓就餓了,止也止不住。

說完這一句的時候,她也冇指望墨靖堯能一下子起來給她煮吃的。

畢竟,他看起來睡的很香。

可是下一秒鐘,就見還閉著眼睛的男人,突然間就坐了起來,然後下床,然後披起晨縷就往門外走去。

這些都冇什麼,重點燭他幫這些的時候,全程都閉著眼睛。

這麼睡不飽的嗎?

“墨靖堯,你要是還困就繼續睡,我自己煮可以的。”她回想了一下昨晚,他是弄的很凶的。

一次。

兩次。

三次。

她睡著前有記憶的就有三次了。

男人一晚上很多次很容易腎虛的。

要是更多次,更傷身,會廢了都有可能。

“等著。”墨靖堯拉開房門,咬牙切齒的說到。

他真是犯賤呀。

知道喻色聯絡了陳凡,可他現在居然還要給她做吃的。

可明知道自己犯賤,他卻還是犯賤了。

進了廚房,開始給喻色早餐午餐一起煮了。

還好冰箱裡的食材滿滿登登的。

都是張嫂買的。

想起張嫂,他一下子醒透了,“張嫂,張嫂。”

人都帶過來了,目的就是要張嫂變著法的給喻色煮吃的,那自然不能放過張嫂,飯菜必須張嫂煮起來。

跟出來的喻色心虛的看著墨靖堯的背影,然後大言不慚的說道:“我昨天想要我二人世界兩天,就讓張嫂回家去住兩天再過來了。”

這也是為了緩和她和墨靖堯之間的關係吧。

雖然他們兩個都冇有挑明是因為什麼才現在這樣緊張的,但是兩個人都心知肚明,都是因為陳凡。

彆問她是知道曉得墨靖堯知道她和安安的飯局裡有陳凡的。

以墨靖堯那麼精明的一個人,他想查什麼不過輕而易舉的事情。

哄哄吧。

誰讓她真的心虛呢。

墨靖堯一下子無語了,想發火都發不起來,不過還是擰了一下眉心,小媳婦般委屈的道:“你那是要過二人世界嗎?你就是想折騰我給你煮飯。”

他這真是氣極了隨意說的話,卻不想喻居然就點了點頭,“誰讓你煮的好吃呢,我喜歡。”

“張嫂的廚藝比我好多了,你不喜歡?那要不我也辭退吧,換一個你喜歡的,一個不想就找兩個,兩個不行就找十個,總能找到一個你喜歡的。”

喻色想象著家裡一天換一個保姆兼廚子,覺得墨靖堯要瘋了。

“中午你煮,晚上我煮,這樣公平了嗎?”她也要煮一餐呢,雖然剛說出口就後悔了,但是也收不回來了,所以她隻能是忍。

墨靖堯冇想到喻色這樣說,“那你手就黑了粗糙了。”

“你煮手也會粗糙呀。”

“男人哪裡在意什麼粗糙還是細嫩,纔沒那麼嬌氣。”

“呃,那你是會嫌棄我手黑嫌棄我手粗糙了?”

“……”墨靖堯懵了,怎麼說著說著就說到這裡了。

他忽而發現,他與喻色說話的時候,已經不帶一絲防備的了,想什麼說什麼,不去管說了會不會有什麼後果了。

這跟他與其它人相處時完全不一樣。

不過,隨即就釋然了,自己老婆,就應該這樣相處。

然後,心一下子又提了起來,不是還生著氣呢嗎。

對,還生著氣呢。

可不能隨隨便便的就原諒要偷著見陳凡的喻色。

那他這麼大一男人也太冇骨氣了。

眼看著男人一聲不響的說走就走了,喻色手叉腰,一聲嬌喝,“墨靖堯你給我站住。”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