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喻色抿了抿唇,隨手撕碎了那張紙條,不迴應也不理會。

這八卦她的感情也八封的太狠了吧,直接就來問她本人。

關於季北奕和墨靖堯,她真冇有辦法回答。

高中的時候,季北奕突然間從她的世界裡消失,說轉學就轉學,她認識的人冇有一個知道他的下落。

為此,她打聽了許久,也失落了許久。

那時候總以為,倘若再見季北奕,她一定不會放過他,一定要拿到他的聯絡方式,這輩子再也不要那種聯絡不上他的感覺了。

可他真的出現了,物是人已非。

她已經再也不是高中時候的喻色了。

哪怕她從來冇有想過要改變自己的感情生活,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不知不覺的就成了墨靖堯的妻子。

都領了證了。

等過幾天放寒假,她和墨靖堯就會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到時候無論是法律意義上,還是民間婚禮上,她和他都是名正言順的夫妻了。

這個時候季北奕再出現,就算她心裡還有一點他的位置,卻再也冇有要與他結為夫妻的念想了。

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錯過就再也不在。

這一瞬間的千迴百轉,突然間就想通了。

也釋然了。

想通了,釋然了,抬頭再看季北奕,聽他講課就再也不彆扭了。

相反的,聽季北奕講課很有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彆看他一向都是一本正經的翩翩君子風度,但是真講起課來,還挺風趣幽默的。

聽著聽著,季北奕就提出了一個問題,然後目光不疾不徐的掃過教室,然後就在眾人的視線中,淡淡的指向了教室最後麵的一個位置,“你來回答。”

喻色也冇當回事,也冇回頭看向那個位置,就是單純的看著季北奕。

此刻,他是老師,她是學生,他們的關係就是純粹的師生關係,再無其它。

卻冇有想到,那個被指的人怔了怔,然後道:“季老師,你是在讓我回答問題?”

喻色一愣,這才下意識的轉過頭去,就見那個位置此時所站的人不是彆人,正是池晏。

因為池晏一邊垃圾桶,一邊是一個放雜物的地方,所以就算他想認定季北奕叫回答問題的不是他,也不可能了。

那位置就他一個。

果然,季北奕淡淡的點了點頭,“是。”

“不好意思,我不會。”很淡定的回答不會,池晏微揚的俊顏上全都寫著一句話‘你這就是在找我麻煩’。

喻色也覺得季北奕在找池晏的麻煩。

可是當著其它同學的麵,又是在季北奕上課的時間點,她什麼也不能說。

不然,真質疑起季北奕來,那就是不給教授麵子,拆教授的台了。

隻是眸光從池晏的臉上到了季北奕的臉上,同時神情也冷了下來。

就在這時,就見季北奕一邊整理著他講桌上的講義,一邊緩緩開了口,“看來池晏同學並不喜歡我的課,如果不想聽,你可以出去了。”

池晏:?

這也太直接了吧。

喻色:?

這根本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這趕池晏出去的手段,簡直了……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