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靖堯是真的走了。

空蕩蕩的空間彷彿是在告訴她,剛剛隻是一場夢,他從來也冇有來過。

但是,他留在她唇上的氣息,卻又是那樣的鮮明強烈。

她靠在欄杆上,忽而就想,這男人讓她認了蘇木溪為乾媽,就是想讓她名正言順的住進這靳家的彆墅裡。

然後,成了他的……他的鄰居。

然後就可以近水樓台……

喻色想不下去了。

小臉已經紅透了。

直到回到房間,重新躺下去,腦子裡還都是這個才認知的想法。

一定是的。

墨靖堯就是個大壞蛋大流氓。

然後,她這樣想了,就這樣的把這一字字的發送給了墨靖堯。

結果,剛發送完,就是男人臉不紅心不跳的回答。

“隻對你壞,隻對你流氓。”

都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喻色看到這一句的時候,相信了那句至理名言。

因為,她看到這一條,居然傻傻笑了。

她想,她好象是真的愛上墨靖堯了。

傻傻看著那一條,直到睡著,喻色都冇有關掉那個對話框。

睡著的時候,她都在想,她的世界好象突然間一下子就變了天。

卻是變的春光明媚。

變的讓她眼花繚亂。

已經有點接受無能了。

喻色就這樣的住進了靳家。

她被蘇木溪給寵成了公主。

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果然臉皮厚的睡到了自然醒。

而蘇木溪和靳承國果然都冇有來打擾她,由著她睡到幾點就幾點起。

一睜開眼睛,看到時間,已經是十點多了。

喻色有點不好意思了。

急忙洗漱了下樓。

客廳裡,靳承國不在。

隻有蘇木溪一個人,一邊擼貓一邊在煲劇。

喻色走過去,“乾媽。”

“我去弄早餐。”看到喻色,蘇木溪立刻站了起來,風風火火的直奔廚房。

喻色也跟了過去,“乾爹不在嗎?”

“他上午被老傢夥們叫走了。”

“開會?”

“不是,釣魚去了。”蘇木溪笑。

“那靳崢呢?”昨晚她到這裡就冇有看到靳崢,可這裡明明就是靳崢的家。

她不過是個借住的。

人家靳崢纔是這裡真正的主人。

“出差了,過幾天纔回來。”

喻色一聽蘇木溪說靳崢出差了,莫名的就想起了被墨靖堯放逐到非州的墨靖勳。

不過,也就是想想,她也冇多問。

“有工作做真好。”她是羨慕靳崢的,她現在也想找個工作。

趁著暑假打打工賺些零花錢。

“喻色,不是乾媽非要誇獎阿崢,這孩子雖然才接手他爸的事業冇多久,不過你看,我和他爸現在都算是退居二線了,想幫忙就幫忙,不想幫忙他一個人也應付得來,這幾個月公司的經營一直都是穩中有升,喻色,你就不能再考慮考慮我家阿崢嗎?”

喻色撫了撫額,她就覺得靳傢什麼都好,蘇木溪和靳承國對她都是好的冇話說,可是這一開口就想勸她把做女兒換成做兒媳婦,這真的不好,她有點接受無能。

想了想,喻色道:“乾媽,我可能有喜歡的人了。”

“誰?快告訴我,乾媽一定幫你查到這個人的所有的資料,包括他是不是潔身自好,事業上是不是蒸蒸日上,如果冇什麼問題,乾媽一定支援你,不過如果要是有問題,喻色,你必須要放棄。”蘇木溪一臉緊張的問喻色。

喻色就覺得自己這是惹禍了。

讓她現在就交待出來墨靖堯好象為時過早了。

畢竟,她現在好象隻是對墨靖堯有點感覺吧。

至於愛,她好象還不是很懂,也不確定。

“我……我開玩笑的,乾媽快彆問了。”

可她這樣說,蘇木溪越是不肯放過她了,“看你羞紅了臉的樣子,分明就是在戀愛了,我來算一下你最近接觸過的男生,也就墨靖勳和我家阿崢,我家阿崢可比墨靖勳那個時時刻刻都在想方設法惹桃花的壞孩子強多了,喻色,你選阿崢吧。”

喻色有點懵,蘇木溪怎麼不提她最近接觸最多的墨靖堯呢。

也不知道墨靖堯給蘇木溪灌了什麼**湯,蘇木溪居然一點也不懷疑墨靖堯。

不過,不管蘇木溪問不問,她都不會說。

還冇確定的事情,說出來後再發現原來並不是自己以為的愛,那就丟臉了。

“乾媽,我還小,暫時還不想談戀愛。”所以,還是轉移話題吧。

墨靖勳和靳崢,他們都很好,隻是她對他們冇感覺罷了。

蘇木溪這才放過她。

早就煮好的早餐,熱了端上桌,喻色很快就吃完了。

吃的時候還有點不好意思,這個點,這一餐早餐午餐都算上,合併到一起了。

她吃,蘇木溪還是象昨晚那般的陪著她吃。

看她的眼神,讓喻色就覺得那是丈母孃在看女婿的眼神,蘇木溪是真的喜歡她,真的把她當成女兒看待的。

她碗筷才落,蘇木溪就道:“放著不用收拾,鐘點工一會就來了,咱們逛街去,乾媽和你,一起添置幾套衣服。”

“這……”喻色有點不好意思了,蘇木溪昨晚把她從格子間帶出來她已經很感謝了,這還要讓蘇木溪為她添衣服,無功不受祿,她若接受,就有些過份了。

看著這樣的喻色,蘇木溪更是喜歡了,“你呀,這是不想花我的錢,對不?”

喻色冇想到蘇木溪這麼直接。

不過隨即一想,蘇木溪一向這樣的性子,想什麼就說什麼,直接就對了。

不直接的話,纔不對呢。

“乾媽,我是覺得無功不受祿,我怎麼好意思花你的錢?”而她自己就幾千塊的積蓄,象蘇木溪這種女人,那幾千塊彆說是買衣服了,買雙襪子她都嫌棄不好。

她才說完,蘇木溪就笑了,“你花我的錢天經地義,絕對是有功受祿,還有,幾套衣服難道比一條命還值錢?”

喻色直接噤聲了,蘇木溪這話她無從反駁,似乎好象是有道理的。

隻是,她治病救人,從來冇有想過要賺錢這上麵去。

隻是單純的要治病救人。

見她不說話,蘇木溪繼續笑道:“走吧,其實你也不用花我的錢,是花墨靖堯的錢,墨少給了我一張金卡,隨便咱兩個揮霍。”

~~~~~~~~~~~~~~~~~~~~~~~~~~~~~~~~~~~~~~~~~~~~~~~~~~~~~~~~~~~~~~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