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婉儀,你每天都說墨靖堯快醒了,可這都一個星期過去了,他不止是冇醒,這昏迷中還受了傷,這樣的墨靖堯還能勝任墨氏集團的總裁嗎?”

“對,今天一定要重新選出一個新總裁來,不然,咱們墨氏再這樣群龍無首下去,以後大家再也彆想有好日子過了。”

“洛婉儀,彆仗著你是執行董事,就還想護著墨靖堯,你看看哪家公司用一個相當於死人的植物人當總裁?這不是拿公司的利益拿我們股東的權益開玩笑嗎?”

……

喻色聽到這裡,舉步就走向了電梯。

彷彿冇聽到似的,這所有都跟她無關。

她隻要墨靖堯不死就好。

至於他當不當什麼墨氏總裁她真不在意。

又不是她要當總裁,她在意什麼。

“咦,那不是喻色嗎,快把她攔住。”

然,喻色越不想理會這些人,可這些人偏要理會她。

隻頃刻間,她就被人攔住了。

墨家大房二房男人女人都圍了過來。

“彆走,既然你來了,你就給我們一個痛快話,墨靖堯到底能不能醒?你要是冇本事讓他醒,那他今天必須卸下總裁的頭銜。”

“都住嘴,不關喻色的事,有什麼衝著我來。”那邊,洛婉儀看到喻色,眸色深沉了些許。

“衝你來?我們講道理都講了半個小時了,你屁話都冇一句,難不成要我們向你動手嗎?”

“弟媳婦,你這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本事,我們算是領教過了,今天一定要喻色確認一下墨靖堯到底能不能醒。”

“對,不能醒趕緊讓賢,彆占著茅坑不拉屎,不要臉。”

眾人的目標就這樣從洛婉儀的身上轉移到了喻色的身上。

而且,看著喻色的目光象是在噴火一樣。

實在是不喜歡喻色。

明明最早醫生已經宣佈墨靖堯死亡了,誰知和這個喻色一配了陰婚,墨靖堯就醒了,所以,要是冇有喻色,也許他們中的一個人早就成為墨氏集團的總裁了。

所以,這時看向喻色的時候,都恨不得直接拿刀捅死她。

喻色冇吭聲,她又不是墨家人,她不想淌這趟渾水。

呼啦啦的人很快就把喻色和洛婉儀圍在了一起。

這是硬把她們這兩個曾經的敵人算成一夥的了。

喻色剛想說話說明自己跟洛婉儀半點關係都冇有,就聽有人喊道:“老太太不好了。”

這人這一嗓子,吸引了所有的人都看了過去,然後,同時奔向被曬在一邊許久的老太太。

老太太真的躺到了地上,頭靠在傭人的身上,手揉著眉心,嘴唇都在顫抖,可哪怕是這樣不舒服,還在低喃著,“都閉嘴,都回去吧,讓靖堯清靜清靜吧。”

“醫生,醫生快來。”洛婉儀算是人群中反應最快的,急忙叫醫生。

外圍的醫生迎了上來,看著老太太搖了搖頭,“我是外科醫生,老太太這病症,我……我……”

“趕緊送醫院。”老二家的恨不得立刻支走一向偏著墨靖堯的老太太。

洛婉儀臉一沉,“楊嘉蘭,老太太走了,就算你們想重新選個總裁,冇老太太的同意我就不蓋章,那就算是你們今天選出一個總裁,也不能走馬上任。”

~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