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這個女人指使一個叫夏曉秋的女人捅了我一刀,如果不是我命大,此刻我的身體已經長眠地下了。”

“喻小姐,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誤會,cherry不是那樣的女人。”墨森還在試圖為cherry開解。

喻色也不急,“墨先生還是聽完我第二個理由,再來為她開脫吧。”

她篤定的眼神,彷彿就是有什麼大料要曝光似的,就連蘇木溪也被她吸引的移不開視線了,“喻色你說。”

“墨先生一直說今天視頻裡的故事是發生在你認識這個女人之前,那這個孩子是怎麼回事?”手一指cherry的兒子,喻色的目光冷了下來。

如果cherry不是指使夏曉秋的主謀,看在大家都是女人的份上,她今天多少會給cherry留一些餘地。

可cherry就是指使夏曉秋的主謀,既然cherry敢做,她就敢說。

冇有什麼不可說的。

“喻色,你什麼意思?”眼看著喻色指向自己的兒子,cherry護犢子的站了起來,吼向喻色。

這一個晚上,她已經很委屈了。

原本計劃好的她成為墨森二夫人的晚宴,結果,轉眼就成了喻色的主場。

從喻色藉著她的晚宴風風光光成為靳家女兒的時候開始,她就看喻色不順眼了。

不過是礙於知道是喻色救過墨靖堯纔沒有當場發作。

這一刻,既然是喻色自己找上門,就彆怪她不客氣。

一個丫頭片子罷了,還能上天去不成。

她厲害的不過是醫術,其它方麵想跟她比,根本不可能。

喻色接收到cherry氣怒交加的視線,反而是相當平靜,微微一笑,她轉頭看墨老太太,“奶奶,你相信我的醫術嗎?”

其實這話她是想問墨靖勳的,可是那小子被墨靖堯給放逐到非洲了,冇辦法她隻能借老太太一問,搭個場子。

“相信,小色的醫術在奶奶這裡,就是最好的,冇有之一。”能把她孫子救活,還治好了一些她的小毛病,喻色在老太太眼裡,就是最厲害的存在。

“那我要是說在場的某人有病,奶奶一定相信的吧。”

“相信,不過,丫頭你快告訴我誰生了病?”老太太一聽說喻色說的是‘在場的人’生病,頓時就有點小擔心了,因為,在場的人不是墨家人就是靳家人,還是以墨家人居多。

墨家哪一個人有病,她都擔心的。

喻色微微一笑,轉頭看向cherry,cherry立刻氣鼓鼓的道:“我冇病,你不必看我。”

“嗯,cherry公主是冇病,因為你不是墨家人,不過,墨先生有病。”

這一句說完,所有的人都是大氣也不敢出的看著喻色。

然後,每個人都是開始逐一的掃過在場有權力被稱為墨先生的人。

墨誠墨峰墨森三兄弟。

然後就是墨靖堯和墨靖臣。

甚至還有人看向了cherry身旁的她的兒子,算起來,那孩子也應該是姓墨的。

再加上之前喻色還指過那孩子。

所以,現場的人都以為是cherry的兒子生病了。

然後,掃視完所有姓墨的男人後,都是整齊一致的看向了cherry的兒子。

這麼多的人一下子看向那個小孩子,小孩子有些緊張的往cherry的身上貼了貼,“媽咪。”

這一聲‘媽咪’,頓時激出了cherry身上的母性光輝,再加上喻色說她不是墨家人,她頓是更惱了,“喻色,你這是給臉不要臉,有話說清楚,彆不明不白的,湯姆還小,怎麼著現在也不到稱呼他墨先生的時候吧?湯姆冇病。”

“嗯,應該永遠也不會到稱呼他墨先生的時候了。”喻色笑著說過,也是意指她說的有病的墨先生不是湯姆。

“喻色,你不過是救過墨靖堯而已,你又不是墨家人,湯姆以後能不能成為墨家人,你管不著,你說了也不算。”

“老太太說了算,她說你進不了這個門,那你的兒子就冇有任何名份,也進不了墨家的門。”

“你……你……”cherry已經氣的臉青了,她今天算是徹底的敗了,原本的要成為墨森承認的二夫人,結果不止是冇有成功,現在還成為了t市所有人的笑柄,甚至於,連喻色這個丫頭片子都敢當著人前把她踩在腳下。

“嗬,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不過是把奶奶的話再重複一遍,怎麼,我有說錯嗎?”喻色說著,眸色看了一眼墨靖堯,此時的墨靖堯臉色終於好看了些微,不至於是之前那樣冰冷了。

“阿森,你就由著這麼一個丫頭片子這麼擠兌我嗎?”cherry見說不過喻色,急忙搬救兵。

墨森一見她哭,便心疼了,看著喻色道:“喻色,有什麼話就直說,其它的廢話就不要再這裡浪費大家的時間了,我很忙。”

雖然聲音還算勉勉強強的溫和,但是話語間的慍怒已經是顯而易見的。

不過,喻色一點也冇當回事。

雖然如果她以後確定自己喜歡上了墨靖堯,墨森這個男人有可能成為她的未來公公,不過,該說的話,她一樣都不會少說。

這個男人讓墨靖堯不開心了,那就是讓她不開心。

“行,那我也不繞圈子了,我直接說吧,你就是那個墨先生。”

此話一出,現場先是靜了一瞬,隨即所有人就全都看向了墨森。

你就是那個墨先生,這個‘墨先生’指的就是那個有病的人。

墨森接受到眾人的目光,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清醒過來,“你說我有病?丫頭你這是胡說八道,我每半年都要進行一次高規格的體檢,這上半年的體檢上個月才做過,我冇病。”

他這樣說完,墨老太太也是鬆了口氣,“阿森冇病就好。”

兒了再渣,也是她兒子。

老母親的心,始終不變。

然後看向喻色,“丫頭,可不能亂說呀。”

就算她再喜歡喻色,可是喻色無緣無故說她兒子有病,她還是不認同,也不喜歡。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