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是真餓了,一整天隻吃了早餐,午餐看起來現在是必須要與晚餐合併了,所以,餓是正常的。

不餓纔不正常。

“好,先吃飯,然後再吃……”墨靖堯說著,眸色淡幽幽的掠過了喻色的唇。

喻色一把推開墨靖堯,轉身就跑。

餐桌上,早就已經擺好了四菜一湯,很豐盛。

喻色拿起筷子的時候,就見男人悄然間的坐到了她的身旁。

感受到他的靠近,再看一眼桌子上的菜色,突然間就有一種與他搭夥過日子的感覺。

彷彿,這就是他們的家了。

卻是在吃了一口菜時,又想起了她之前看到的那一句話,頓時她整個人又不好了。

她很想問墨靖堯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可隻要一對上他的顏,她就問不出口。

生不如死。

倘若是丟了玉的他會生不如死,他是不會告訴她的。

“吃肉。”墨靖堯夾了一塊紅燒肉喂到喻色的唇邊。

喻色慢慢吃著,香香的,“好吃。”

“好吃就多吃點。”墨靖堯又為她夾了一塊肉。

然後,又去盛了兩碗湯,一碗給她,一碗給他自己。

餐盯裡的氣氛,就是讓喻色想起了二人世界這個詞語。

可是,哪怕此時此刻的場景是絕對的甜,她心情也好不起來。

因為,腦子裡全都是揮之不去的那四個字,生不如死。

直到吃完晚餐,喻色都還在走神。

墨靖堯開始收拾碗筷了。

喻色的手受傷了,所以,洗碗的活又到了他的身上。

“墨靖堯,我乾爹專門買了一個超大的洗碗機,就連鍋都能放裡麵清洗呢,咱家也買個洗碗機吧。”想到自己陪著蘇木溪洗碗時的愜意,喻色都覺得這世上最會生活,最會享受的就是蘇木溪和靳承國了。

“好,買。”就憑喻色開口說‘咱家’,墨靖堯就決定買了,必須買,還要買最好最先進的。

墨靖堯在收拾廚房,喻色繼續坐在沙發上發呆。

腦子裡還都是‘生不如死’四個字。

她擔心墨靖堯了。

很擔心。

但是,擔心也冇用,她完全想不出來是怎麼回事。

正想的出神,身體一下子騰空,人就被抱了起來。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墨靖堯已經抱著她進了浴室。

“墨靖堯,我行,你出去。”

“手傷了,我來。”可,墨靖堯絕對不出去。

拿過早就準備好的一個手套戴到了喻色的手上,手腕的位置還纏了又纏。

很懂醫術的喻色要被墨靖堯這波操作嚇到了,明明就是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口子,可他現在就是小題大作了。

噴頭的水澆落下來的時候,喻色閉上了眼睛。

她知道什麼都逃不過。

索性不逃了。

任由墨靖堯的沖洗。

而她的腦子裡放空的隻有那四個字。

生不如死。

直到被男人裹著浴巾抱進臥室,她纔想起來她今晚還有事情要做,“墨靖堯,今晚不工作,現在就睡覺,好嗎?”

“好。”聽到‘睡覺’兩個字,墨靖堯的眸色深了深,然後大刺刺的就躺到了喻色的身邊。

喻色卻徑直起身,越過墨靖堯就到了他那邊的床下,這才坐到了床邊上,“你閉上眼睛,我給你按摩一下,很快就能入睡。”

“好。”墨靖堯乖的就象是個孩子,拉著喻色的手落在了他的額頭上。

他閉上了眼睛,一張俊顏安安靜靜的落在喻色的眸中,恬靜而美好。

一如記憶裡初次見到的那個男人。

隻是現在的男人,再也不是那個淹淹一息,隨時都能死去的墨靖堯了。

喻色指尖落在墨靖堯的太陽穴上,輕輕的按壓著。

那是儘可能的輕。

就彷彿有羽毛滑過墨靖堯的心尖。

感受著那柔柔的指,墨靖堯以為喻色這樣的按摩他一定睡不著,因為曾經有過心理醫生也為他這樣按摩過,但是冇用,那心理醫生越按摩,他越清醒。

他就等喻色按摩累了,他直接繼續之前未完成的活動……

還想要繼續。

否則,腦子裡就全都是女孩吹彈可破的肌膚,就想一直觸在指尖上,不分開。

可,這隻是墨靖堯自己的想法。

結果卻是,喻色按著按著,墨靖堯睡著了。

睡著的男人,看起來特彆的無害。

也讓喻色長舒了一口氣,隨即熄了燈,窩在墨靖堯的懷裡。

喻色也睡了。

隻想陪他睡,讓他好好的睡覺。

否則,隻要一想起在他電腦裡看到的‘生不如死’四個字,她就會不由自的擔心。

不知道那代表什麼,所以,現在的喻色就想陪著墨靖堯好好的睡覺。

讓他能有一個充足的睡眠。

夜,靜謐如水。

睡了的夜,過的特彆的快。

彷彿眨眼間,天就亮了。

醒來,精氣滿滿。

隻是床上哪裡還有墨靖堯。

他早就醒了。

因為,她嗅到了早餐的香氣。

就穿著睡衣衝出去,果然男人正在廚房裡做著早餐。

“墨靖堯,晚晚睡的好嗎?”喻色跑過去,感受了一下這男人的身體。

從昨晚開始,她就暗暗發誓要調理好他的睡眠。

說什麼生不如死,能滾有多遠就多遠,她不信邪。

“嗯,睡眠質量很久冇有這麼好了。”墨靖堯是實話實說,同時抬眸看了一眼喻色,“不過,很難會有這麼好的睡眠的。”

他那一眼,絕對的意味深長。

喻色小臉一紅,“以後我每天晚上給你按摩,保證你每天都能有充足的睡眠,隻是,你能捨下工作嗎?”

“隻是按摩好象還不夠。”墨靖堯唇角微勾的看向喻色。

喻色一拳頭就揮了過去,“就是想讓我陪睡是不是?”

然,問完了,她想咬掉自己的舌頭,她就這麼問過去,實在是太不矜持了,為什麼就不能淑女一些。

“不陪也行,我就是睡不好而已,反正早就習慣了。”

“墨靖堯,你這是在威脅我。”

“冇有。”墨靖堯堅決不承認,堅持自己的高冷範。

喻色忍不住了,直接惦起腳拎起了墨靖堯的耳朵,“明明就是在威脅我。”

“好,不威脅你,你隨意。”

結果,墨靖堯這樣給出結果,喻色反倒是有點懵了。

他威脅不威脅她,她都打算陪睡的。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