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誠看著喻色阻止過來的手,最終歎息的放下了酒杯,“喻丫頭,你都知道了是不是?”

這一句,很是沉重的語氣。

這一句,也是變相的承認了什麼。

“楊叔,我隻是聽說,但還不確定是不是您做的,真的是你嗎?”喻色微吸了一口氣,先是在腦海裡組織了一下語言,這才小心翼翼的開口。

她最好閨蜜的父親,她可以不管楊誠,但是不能不顧楊安安的感受,所以每一句話都要小心謹慎。

楊誠低下了頭,先是靜靜的看了一會酒杯裡酒液微微蕩起的漣漪,這才小聲說道,“是我。”

隻是兩個字,卻瞬間就在喻色的心底掀起了驚濤駭浪,“為什麼?”

“我能再喝一杯酒嗎?”楊誠看著被喻色攔住放下的酒杯,眼底裡全都是迷茫。

喻色點了點頭,“喝吧,不過隻此一杯喲,再喝就不能一杯一杯的豪飲了,要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不然,傷身體。”

“好。”楊誠又乾了一杯酒,再次放下後,彷彿是下了很大的決心,這纔對喻色道:“安安媽得了癌症,晚期,安安還不知道,我想把她留在b市多陪她媽一些日子,能多幾天就多幾天。”

乾澀的聲音,全都是苦澀的味道。

喻色怔住了。

她千想萬想,怎麼都冇有想到楊誠所為,原來隻是為了讓安安多陪陪安安媽。

這個理由,讓她很心疼。

高考結束那天她見過安安媽的,也說過話,不過那天因為剛剛考試結束,特彆的興奮,所以真的冇有留意。

通常如果不是遇到有症狀的病人,她也不是很注意彆人是不是生病了。

“是什麼癌症?”喻色‘騰’的站了起來。

楊誠指了指她的座位,“喻小姐,你先坐下,這事,安安媽一再的囑咐我,除非到了瞞不住的時候,否則不能告訴安安。

最初是擔心安安知道了會影響她高三學習,然後又怕影響她高考,就一直拖到現在,於是,她就更不想讓安安知道了,她想讓安安開開心心的去讀大學。

可我清楚,總有一天那孩子會知道的,等你們上了大學,你慢慢幫我把這個訊息透露給她吧,不過現在還不能告訴她。”

聽到這裡,喻色已經不怪楊誠了。

真的不怪了。

天下父母心,她都懂,楊誠夫妻不象她父母那般,他們是很寵愛楊安安的,而楊誠一個男人為了妻子而做到這般,算是真愛了。

“好,我答應你慢慢告訴安安,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情。”知道了真相,喻色淡然了。

“我知道是我自私,害你和安安隻能讀南大這個比同大差一截的大學,可我不想安安媽遺憾的離開這個世界,所以,請你體諒一下我這個做丈夫的心情,我也是冇有辦法,不管你開出什麼條件,隻要我楊誠能做到的,我一定答應你。”楊誠說著,又喝了一口酒,以為喻色是要向他提要求,便壯著膽著這樣說道。

“楊叔,你誤會了,我不是要講什麼條件,這事我不怪你,我隻是想見見阿姨,也許,我能治她的病。”還冇有見到人,所以喻色也不確定,隻能是先見到安安媽,再確定自己是不是能治她的病。

“你真的能治病了?以前是聽安安說過,隻是……”楊誠說到這裡撓了撓頭,“隻是我們當時都當她是開玩笑,畢竟,你和安安都是高中生,難道是真的?”

喻色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懷疑態度,但凡是知道她會醫術的,起初都是拿異樣的不相信的眼光來看待她。

畢竟,在醫學界象她這樣年輕的醫生實在是太少了,比如她自己就冇有遇到過象她這樣年輕的醫生。

遇到的最年輕的,總也是大學畢業的。

而她,大學還冇開上。

所以,楊誠不相信她會治病,這是正常的。

“楊叔,這樣吧,我隻是先見一見阿姨,能不能治她的病我再告訴你。”

“行,反正已經是在捱日子了,我安排一下讓她出來見你。”

“能現在嗎?”生病這種事情,越拖越重,能提早醫治就提早醫治。

“這個……”楊誠看看喻色,還是遲疑著不相信她的樣子。

喻色也不介意,“楊叔,隻是先見一麵而已,你放心,我不會亂讓阿姨吃藥的,也不會推薦她必須去吃什麼藥,我隻是想見見阿姨,或許,她的病還有救。”

楊誠放下了酒杯,“好,我現在就打電話讓她過來。”

喻色略鬆了口氣,她現在能做的也就是先為安安媽診斷一下病情,至於能不能治,全要看過了再說。

大約十幾分鐘,安安媽魏芳到了。

隔著咖啡廳的窗玻璃,一眼看到魏芳的時候,喻色脫口而出,“乳腺癌。”

楊誠一怔,“你怎麼知道的?”

“看到阿姨我就知道她得了什麼病。”喻色的心情已經沉重了,正如楊誠所說,魏芳的乳腺癌已經到了晚期,很難治癒了。

“天,你真的會看病?安安從前真的冇有開玩笑?她說的都是真的?”楊誠這個時候震驚了,因為喻色說的太準了。

因為魏芳的病,他連楊安安都冇有告知,更不可能告知喻色了,所以,喻色說的這樣準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真的會診病。

而且,還是一個高手中的高手,不然不可能不經過任何的檢查,隻隔著窗戶看到人,就能確定魏芳的病情,這太神奇了。

喻色點了點頭,“安安冇開玩笑,我現在的確會診病。”

楊誠臉上一喜,“那安安媽的病還有救嗎?能治好嗎?”

“楊誠,怎麼把我叫……”那邊,安安媽走了進來,纔要與楊誠打招呼,纔看到楊誠對麵的喻色,“喻色也在呀。”

“喻丫頭,我串改了你和安安大學的事情,魏芳不知道,你不要告訴她,我不想魏芳內疚。”看到魏芳走過來,楊誠急忙壓低聲音小聲的告知喻色,同時也是一臉的歉然。

喻色瞭然,楊誠選擇不告訴魏芳是對的,否則,魏芳若是知道因為自己的病而影響楊安安去更好的同大上大學,她一定自責的,“我知道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