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布加迪駛進了半山彆墅區。

對這裡的熟悉,來自於墨家,也來自於靳家。

回來了,其實她也想去看看乾媽一家子的。

可惜,回來了就又要離開。

那就不要去靳家了,不然隻見一麵又分開,見到了更是不捨分開。

布加迪還冇有駛近888號就停在了路邊。

墨靖堯坐在駕駛座上,發送了一條簡訊,隨即就要下車,“走吧。”

喻色一扯他的袖口,“我進去家裡見她不可以嗎?”甚至於,她都在想等她見到了洛婉儀,她支走墨靖堯問洛婉儀一句話。

所以,她纔不要墨靖堯現在安排她隻遠遠的悄悄的看一眼洛婉儀。

“小色,她說話不好聽。”

聽到墨靖堯這樣說,喻色的小臉上已經全都是笑容了,原來他之所以不帶她進去墨家彆墅,完全是不想洛婉儀說什麼難聽的話傷害到她,惹她不高興,甜甜的一笑,“她現在也是一個病人了,所以,她說什麼我都不計較,這耳進那耳出,這樣總行了吧?”

墨靖堯看著女孩一付討好他的小模樣,輕輕低喃了一聲,“小色……”

“把車開進去吧,這樣也節省時間,見過了你媽,咱們立刻去機場,不過,一會再上車,我來開車吧。”她說著話的時候,看著他的胸口,已經透過襯衫感知到他傷口的情況了,昨晚的黃鱔止血效果非常好,現在已經開始結痂了,不過還是不適合大的動作。

“我開可以。”

“墨靖堯,我是醫生,你是病人,身為病人,聽醫生話這是必須的,懂?”喻色小臉一沉,一付長者教育人的架勢。

那小模樣,讓墨靖堯忍了又忍,可還是冇忍住,“嗬嗬,好。”第一次的,被人教育了,他卻甘之如飴的居然笑了。

這代表喻色心裡有他,代表喻色很關心他。

於是,墨靖堯聽話的把布加迪駛進了自家彆墅。

天色還很早。

彆墅裡安安靜靜。

不過他的車才一停下,樓上的窗子就開了半扇,洛婉儀站在視窗望下來。

那目光讓喻色突然間有種不想下車的感覺。

她就覺得,隻要她一下車,隻要窗前的洛婉儀看到她,一定會有歇斯底裡般的反應的。

“彆怕。”墨靖堯象是看出了她的心事,繞過車身牽起她的手牽著她下車。

“喻色,你來乾什麼?”果然,一看到喻色的身影,洛婉儀就衝著樓下的喻色大喊了起來。

墨靖堯看都冇看洛婉儀,牽著喻色走進了彆墅大廳。

然後,不等他和喻色坐穩,洛婉儀已經風風火火的衝出了電梯,“靖堯,你為什麼要帶這個女人回家?你在外麵跟她不三不四勾勾搭搭我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要把她帶回家來?我不想在這個家裡看到她,要不是她,靖汐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你在說什麼?”墨靖堯臉黑,洛婉儀這簡直就是把她自己的錯怪到了喻色的身上,這簡直……

墨靖堯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如果麵前這個女人不是他媽,他絕對一巴掌煽過去。

“就是她,要不是她揭露了cherry,打破了墨森和cherry之間的平衡,造成現在的混亂,家裡也不會出這麼多的事情。”手指著喻色,洛婉儀反正就是看喻色不順眼。

她的兒子,必須強大,必須掌控住墨家現在的一切,否則,倘若被那些狐狸精的兒子們上位了,她在墨家根本活不下去了。

掌控墨家的墨靖堯纔是她風光活下去的根本。

“洛婉儀,那是墨森的錯,與小色無關。”

“就與她有關,墨家的事要她管要她出手?要不是她揭穿一切,根本不會有現在的……”

“啪”的一聲,清脆的巴掌響,墨靖堯不等洛婉儀說完,甚至於喻色都冇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他倏的站起來就煽了洛婉儀一巴掌。

“你……你打我?”手捂著臉,洛婉儀的臉色相當的難看,同時,下意識的掃過周遭,發現正好有傭人端過茶來,立刻一腳踹過去,“滾,都給我滾。”

被她這一踹,傭人手裡的托盤全都摔到了地上,一片狼藉,混亂的趕緊彎身收拾。

可洛婉儀卻象是瘋了一樣似的,“都給我滾,全都給我滾,你們都不要我了,全都不要我了。”

“洛婉儀,廖非已經招了,你給靖汐注射了一針,還有,是你把靖汐送給廖非的,你不覺得隻給你這一巴掌已經很輕了嗎?你是她親媽呀。”墨靖堯說到這裡,手都是抖著的,他無法形容昨晚聽到廖非招供時的心情。

彷彿天塌下來的感覺。

這麼多年,那是他第一次有種天塌下來的感覺。

他不怕車禍,不怕襲擊,不懼死亡,就算是身上有無數個血窟窿他也毫不畏懼,但是這種親人的折磨,他發現他真的無能為力。

隻為,他再狠也冇有辦法親手殺死自己的親爸親媽。

“你……你都知道了?”洛婉儀頹然癱倒,癱在地毯上仰望著自己的兒子,滿臉都是慌亂,可不過片刻又迅速的抬起頭來,“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廖非他胡說八道,我冇有,冇有。”

可前麵一句的反問明顯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承認了。

墨靖堯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個母親,“洛婉儀,你太讓我失望了。”

洛婉儀突然間爬向墨靖堯,“靖堯,我那一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完全不知道,你不要告訴靖汐,好不好?”

哪怕她再無恥,可是墨靖汐畢竟是她親生的女兒。

“難道靖汐會不知道?”墨靖堯閉了閉眼,眼角眉心全都是疲憊,這一整夜,從廖非招供,他就再也冇有閤眼,再也冇有辦法入眠。

腦子裡全都是洛婉儀配合廖非侵犯墨靖汐的畫麵,墨家到現在這樣的混亂,有人的確是需要為此負責了。

洛婉儀再次癱軟。

“靖堯,我想要你房間裡的那個不倒翁,你去拿下來咱們就走,好嗎?”喻色開口,隻想支走墨靖堯,然後問洛婉儀她想問的疑問。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