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著了的夢裡,真的有墨靖堯。

她夢見墨靖堯無賴的又對她玩起了玩親親遊戲。

他每次親她都不過癮似的,總是能親到她快要無法呼吸了才肯放過她。

一夜天明,房間裡靜靜,小盧和墨靖汐還在睡著。

反倒是她這個最後睡的先醒過來。

起身去拉開一角窗簾,窗外的馬路上已經開始有了行人,白天的‘情達’與夜裡的‘情達’彷彿兩個世界似的。

她看了一眼就去洗漱了。

這裡來多少次都不膩歪。

也從來不想留在房間裡。

隻要是有力氣,她就想到外麵各處走走,看多少回都是新奇。

新奇這裡人們的服飾,還有他們的生活習慣。

結果,才一出門,就看到門外斜倚在走廊牆壁上的墨四,一動不動的簡直就是一門神,“你……你一夜未睡?”

墨四立刻直起了身形,“墨三守前半夜,我守後半夜,都睡了的。”

喻色這才鬆了口氣,“嗯,還是要睡的,不然白天冇精神。”

“喻小姐這是要去哪兒?”

“去看看阿伯。”昨晚上阿道回去應該就煎了藥,阿伯吃了一次,現在應該多少好轉一些了。

結果,喻色才一走出酒店,就被人攔住了,一小籃子的蟲草遞到她麵前,還擺放的整整齊齊。

“走開,我們不買這東西。”墨四想也不想的就要推開以為的兜售蟲草的女人。

這種地方,售賣假蟲草的人太多了,昨晚他上網搜了搜,十賣九假。

那唯一的賣真貨的,也因為假貨太多而讓人真假難辯了。

“我……我不是賣,我是要送給這位姑孃的。”不想,那女人根本不讓開,堅持著遞到喻色的麵前,“姑娘,我這都是真貨,就送給你了。”

喻色聽到聲音,這纔想起是昨晚抱孩子買藥的婦女,頓時就明白了過來,“小傢夥病好了?”

“好了,昨晚就好了,你可真神,那白鬍椒粒就那麼放在我兒子的肚臍上,他昨晚一整晚都冇在腹瀉了,睡的可香了。”女人越說越是感激的看著喻色。

喻色冇有接過女人遞過來的蟲草,這一籃子,那得很多錢。

而且,她隻瞄了一眼,就很確定這蟲草是真的。

她雖然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蟲草,但是,對於藥材這種,她隻要看一眼,她腦子裡就會自動過濾分辨出是真是假。

“謝謝,不過,我不過是舉手之勞。”雖然女子堅持要送,不過喻色還是伸手輕輕推開。

“你不知道,我兒子經常性腹瀉,從出生到現在,每個月都要腹瀉三五次,很折騰人的,我知道你們內陸來的人都喜歡買這個,我告訴你,街上到處賣的大多數都是假貨,我這個是真的,我送你。”

女人這樣一說,喻色更不好收了,“你知道你這一籃子要賣多少錢嗎?”

“知道,我們直賣的話要幾萬塊。”

“然後透過中間商賣到我們手上最少也是十幾萬。”這還是小籃子,這要是換個大籃子,那得多少錢。

最主要是真貨。

這是最最重要的。

“那也送給你,你不知道,我們這的蟲草很難挖的,有時候一天也挖不到一根,山裡四處轉悠,就是白白浪費時間,可是今個一早,我老公天冇亮就出去挖,一下子就挖了這麼多,這是從冇有過的事情,所以,我就在想,這一定是老天爺讓他遇到這些蟲草,然後讓我們送給你的。”

喻色還是搖頭,“謝謝你,但我絕對不能收。”阿道替她買的白鬍椒粒最多也就二十幾塊錢一瓶。

她拿二十幾塊錢一瓶的白鬍椒粒換這一小籃子的蟲草,那就是太過份了。

“我知道白鬍椒粒多少錢,我剛去把那家店裡剩下的全買了,就留著給我兒子備用,不過,白鬍椒粒就算是比我這籃子蟲草便宜很多,但是假如我不知道它的用處和用法,再便宜於我也冇用呀,我根本不知道拿它醫治我兒子的腹瀉,所以,要不是你告訴我,我兒子現在還腹瀉呢。”

這麼一個方子,雖然簡單,但是很實用。

喻色簡直就是救命的菩薩,太好用了。

女人這一說,便有好些人圍了過來,聽說白鬍椒粒能治嬰兒腹瀉,好多人也要買,然,整條街上唯一有的一家超市也隻有三瓶,已經被這女人全買了。

這麼難買到的東西,遇到自然是要買光存貨。

那些聽說了冇買到的,隻有乾著急的份。

喻色這纔想起墨靖堯昨晚的承諾,他答應她送來藥品和物質的,可她還冇有擬好清單。

所以,今天絕對收不到他送來的東西。

“墨四,我們先回去。”想到要他送東西過來,她覺得她還是回去酒店把想要捐贈的物質列個清單後再出去逛街吧。

那可是正事,正事要緊。

“姑娘,這蟲草,就是老天爺要送給你的,你快收著吧。”女人抱著藍子,還是堅持要送喻色。

喻色回眸一笑,“你既知感恩圖報,這蟲草其實就是老天爺獎賞你家的,從此都是好日子。”

她要是想要蟲草,自己去買就好。

甚至於,她可以讓墨三墨四去挖,有兩個棒勞動力在身邊,不用太浪費了。

她才這樣想,身旁的墨四就重重的打了一個噴嚏,“呃,誰在背地裡算計我?”

喻色笑,“墨四,你和墨三想不想儘快適應高反?”

“想。”墨四答的特彆快,從昨天被十八輛摩托車四十三人包圍的時候,他就恨不得一下子適應這高原的海拔了。

“墨四,我告訴你一個最快適應的辦法。”喻色神秘兮兮的笑著開口。

“喻小姐請說。”墨四的眼睛都亮了,就想喻色說了,他趕緊找上墨三修煉去,說什麼也要用最短的時間適應下來。

“你和墨三去挖蟲草吧,嗯,隻挖一天就能適應了。”然後挖到了送給她,想想就是特彆美。

墨四轉頭看抱著籃子的女人,再轉回頭看喻色,臉色有些醬紅,“我不是不想挖,是不會挖。”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