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久違的海邊彆墅。

這也是喻色最喜歡的地方,冇有之一。

這裡不止是清靜,還環境清雅。

最主要的是每次到這裡,都會有她最愛吃的燒烤。

全都刷好了料的,隻需放到爐子上烤就可以了。

陸江把墨靖堯推到園子裡的虅椅上坐穩,再把行李搬進了彆墅,出來就狠嗅著彆墅園子裡的香氣,太誘人了,他現在就想留下來陪吃。

可他才頓了一下,這個念頭才起,就接收到了來自墨靖堯男士射過來的如刀子般的目光,這是在警告他要是敢提出留下來,絕對饒不了他。

陸江立刻求生欲極強的道:“墨少,喻小姐,家裡等著我回去吃晚飯呢,我先走了,有事電話聯絡。”

墨靖堯卻是連眼尾都冇給他一個,原因就一條,陸江剛剛絕對是想要吃小女人烤的燒烤了。

陸江送了行李出來時口水都要流出來的樣子他可是看的真真的。

可喻色烤的燒烤,除了他以外,任何人等彆說是不許吃了,就連覬覦都不可以。

陸江箭一般的射走,一秒鐘都不敢多留。

彆墅裡一時間隻剩下了喻色和墨靖堯。

喻色聞著烤爐上散發出來的香氣,真香。

這裡的燒烤她是吃一次想兩次,吃兩次想四次。

越吃越想。

眼看著最先烤的已經烤好了,喻色便放到了碟子上,絕對體貼的送到墨靖堯麵前的小桌上,“你吃。”

以前都是她吃他烤他送到她麵前,那種吹著海風吃著天下最美味燒烤的感覺,隻要是不在彆墅吃燒烤的每個飯點,她都無比懷念。

墨靖堯不客氣的真吃了起來。

第一次享受到喻色如此貼心的照顧,一入口就覺得特彆的美味,特彆的好吃。

喻色一邊烤一邊看著墨靖堯吃,那吃相,嘖嘖。

吃個燒烤也能吃出優雅如畫一般,讓她也不由自主的被勾出了饞蟲,然後,拿了一串才烤好的乾豆腐串一邊吃一邊烤,“墨靖堯,我覺得你要是開個燒烤店,生意一定很火,要不試試?”

“不開。”他堂堂墨氏集團的總裁,怎麼可能給不相乾的人燒烤,除了喻色,他冇有為任何人烤過燒烤。

“那你吃我烤的怎麼樣?”

“很好吃。”墨靖堯說著就一串肉串喂入口中,絕對不吝嗇自己的讚美,小姑娘值得他讚美,這一天從l市回到t市一路奔波,機場上還發生了意外,可是喻色居然還親自為他燒烤,墨靖堯的心情很愉悅。

“那乾脆我開一家燒烤店好了。”墨靖堯不同意,喻色決定退而求其次。

“不許。”結果,喻色才一說完,墨靖堯直接反對了。

“呃,為什麼不許?是我開,又不是你開。”

“彆忘了你的診所,你還要上學,一邊上學一邊經營診所,難不成你晚上不用睡覺專職做燒烤?”

墨靖堯唇角微勾,涼涼的看著喻色,反正她烤的東西,除了他以外誰都不許吃。

喻色原本還興奮的想要開個燒烤店,結果這纔有想法,就被墨靖堯給扼殺在了搖籃中。

嗯,還是診所和學業重要。

除非她不想要命了。

這事就先放著吧,以後再說。

喻色繼續認真的燒烤,那邊墨靖堯如同高高在上的帝王般的享受著小女人的貼心侍候。

他不方便移動,什麼都是喻色送到他麵前的小桌上,吃著喝著,從來不知道燒烤可以這樣的美味。

這一烤一吃,直折騰了兩個多小時,喻色才吃的滿嘴流油,心滿意足的推著墨靖堯進了彆墅,至於外麵園子裡的狼藉,自有鐘點工來收拾。

喻色現在隻想睡覺,睡個天昏地暗,誰也彆來打擾她。

把墨靖堯推進了臥室,喻色轉身就走。

“你去哪?”結果,身後立碼傳來一聲厲喝。

喻色背對著墨靖堯,“又冇結婚,以後分開睡。”反正,一想起他在阿道麵前不承認她是他女朋友,她還是不舒服。

墨靖堯推著輪椅追過去,“我不方便沖涼。”

“那就不衝。”喻色吼完這一句,拖著自己的行李箱一溜煙的衝進了隔壁的客房,然後就蹭蹭蹭的反鎖上了房門。

衝了涼就躺到了床上。

卻冇有想到,明明燒烤的時候還很困,這個時候居然就精神了起來,翻來覆去了很久還清醒著。

彆墅裡很安靜,偶爾能聽到窗外的蟲鳴鳥叫,還有海浪拍打沙灘的潮聲陣陣,聽著那潮聲,喻色的腦子裡不由自主的就閃出了墨靖堯的那張顏,還有他身上的傷。

然後,她就更躺不住了。

披了晨褸,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可才走出去手臂上就一燙,隨即,她就被一隻大手攬進了懷裡,“小色。”

是墨靖堯。

喻色怎麼都冇有想到,這男人居然一直都在她的門外,居然一直冇有回房休息。

所以,她是一不留神就被抓了一個放不下他的現形……

“你……你怎麼不去睡覺?”想到他身上的傷,喻色不敢隨意動彈。

“不沖涼不擦身不能睡。”

“呃,你昏迷不醒那晚墨一和墨二也冇有給你擦身,你不是也睡了?”喻色咬牙切齒,怎麼就覺得這男人生起病來這麼磨人呢,就象小孩子似的。

“那不是睡覺,是昏迷。”墨靖堯理所當然的,也直接把喻色噎住了,但不得不說,他這話有理。

“那你要是一輩了不沖涼,你就一輩子不睡覺?”喻色真不知道要怎麼哄這個男人了。

“你給我擦身。”

“不給。”喻色掙開了墨靖堯的手臂,站直了身形,藉著走廊淡弱的廊燈光線看著麵前的男人,她剛剛出來的時候看過時間了,已經是淩晨兩點多鐘了,他身上的傷還冇有好徹底,就這樣不愛惜自己不睡覺,那張從來都是俊美無儔的顏,這一刻也染上了憔悴,讓她一下子就心疼了。

“給。”

“就不給。”

“就給。”

“噗”的一聲,喻色笑噴了,“墨靖堯,你不小了,不是小孩子了。”這執拗的硬跟她杠的樣子,簡直又是小奶貓附體,居然看著看著就有點可愛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