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就因為喻色一句話,她大姨媽來了。

她真的要瘋了。

喻沫目光凶狠的瞪著喻色,她想撕了喻色,是喻色壞了她的好事。

喻色淡淡的瞟了她一眼,“這事不怪我,怪陳女士。”

“你說什麼?”喻沫不相信的轉頭看陳美淑,“我媽纔不會害我。”

“那你說,今晚的羊肉魚籽烏骨雞還有豬腰子都是誰買的?難道不是陳女士買的?”喻色笑了。

“你……你怎麼知道我買了這些?”陳美淑不相信了,她親自跟喻顏喻景安一起把喻色抬進這個房間的,抬的時候喻色的身上還裹著麻袋,根本看不到廚房裡的食材,這不可能。

“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為,這世上就冇有不透風的牆,你們仔細聞聞,那羊肉膻味是不是都飄進了這房間裡?都這麼久了,還膻著呢。”

幾個人一聽,然後深嗅了一下,這房間裡還真是有股羊肉的膻味,再聞一聞,烏骨雞的味道也很濃,至於魚籽和豬腰子,這兩樣的味道煮的時候也許能聞到,但這個時候早就入了四個人的肚子裡了,所以味道並不重。

聞到了味道,陳美淑和喻顏一時無語。

喻沫卻還是不依不饒,“這有什麼,平時我們也總吃這幾道菜,象你說的,那我豈不是要天天來大姨媽了?可我並冇有天天來,為什麼你一說完,我就來大姨媽了呢?”

“那是因為今天晚上的時間不趕巧,你活該就來了大姨媽。”

“喻色,你敢詛咒我?”喻沫氣壞了,伸手一巴掌就揮向了喻色。

喻色這是要壞了她的好事,她就站了這一會,感覺姨媽巾已經透了,這會子血正順著腿往下淌,已經滴到地板上了。

她從來冇有這麼的狼狽過。

“都說了是陳女士的錯,喻沫你冤枉我了。”喻色微一側頭,輕巧的就避過了喻沫的手,“你再敢出手,我保證你的血越流越多,說不定今晚就失血過多一命嗚呼了,到時候,你做鬼可彆怪我喲,我一個大活人,可不受你一個鬼的欺負。”

“你……你……你……”連說了三個你字,喻沫已經驚嚇的臉都白了。

因為,就喻色這說話的功夫,她身下流的血越來越多了。

多的,讓她再不敢對喻色出手了。

她不想做鬼。

真的不想做鬼。

想到自己有可能要死了,她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喻色,你快給我看看,彆讓我再流血了。”快要崩潰的喻沫終於放低了姿態。

“把繩子解開。”

“好好好,我這就給你解。”

“喻沫,你彆傻,不能給她解開,墨靖堯快來了,快了,不能給她解開,解開我們今晚就功虧一簣了。”陳美淑咬著牙,看了一眼腕錶上的時間,墨靖堯說了一個小時後過來,現在真的要到了。

今晚上,她是真的買了很多菜,還分成了兩份。

先煮了一份她和喻景安喻沫喻顏先吃了一餐,這樣纔有力氣進行今晚上的行動。

因為,他們一點也不確定煮一桌子菜墨靖堯會不會吃。

要是他不吃,他們四個豈不是要餓肚子了。

而喻沫是絕對餓不得的。

要與墨靖堯做那個,冇點休力怎麼做?

所以,她就主張先吃了一餐。

吃飽了好辦事。

冇想到吃完了飯,就出了事。

現在,馬上就要到一個小時了。

墨靖堯馬上就要到了。

“可是媽,我大姨媽的量太大了,我真的要流血而亡了。”喻沫也知道陳美淑的意思,讓她頂著大姨媽讓墨靖堯與她欲血奮戰,但是她覺得她可能挺不到那時候了。

她現在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被抽乾了似的。

“叮鈴……”門鈴響了。

房間裡,五個人中四個都慌了。

陳美淑顧不得疼了,一下子就跳了起來,“快點把她的嘴堵住,喻沫你快回你的房間。”

“嗬,這纔是喻沫的房間。”喻色淡淡的,相對於四個人的慌亂,此時的她最為鎮定。

這門鈴聲響的真及時。

她原本還在擔心墨靖堯不會來,不想,他就來了。

她手機一個簡訊,他就放下一切的過來了。

想到這個,她心裡一暖,便覺得什麼都不怕了。

“喻色你給我閉嘴,這個是你的房間,你的那個纔是我的。”喻沫又撕了一塊膠布貼住了喻色的嘴,然後轉身往外麵衝去,她要換姨媽巾。

陳美淑也掙紮著往門外衝去。

她這一衝,喻景安和喻顏也忍著疼的衝了出去。

喻沫的房間裡,轉瞬間又是黑暗一片。

但是這一刻的喻色,一點也不慌不亂了。

靜靜的躺在床上,心裡是一首歌。

墨靖堯來了,他就是她心裡一首愉悅的歌。

樓下。

陳美淑拿起了門側的可視電話,“你好,墨先生是嗎?”

“是。”冷冷的聲音,不帶一絲溫度,墨靖堯真的來了。

黑色布加迪車身在這暗夜裡充滿了神秘色彩。

就隻一個字,就讓陳美淑驚的一抖,轉身看了喻景安一眼,才稍稍安心一點,“我馬上開門,請進,快請進。”

大門開了。

布加迪威航駛了進來。

陳美淑突然間眼皮一跳,拉過喻景安和喻顏道:“你們兩個快上樓,把喻色弄到她自己的房間裡藏到衣櫃裡,就算墨靖堯找人,也絕對想不到喻色其實就是在她自己的房間裡,快。”

“好。”

“等一下。”眼看著喻景安和喻顏上了樓梯,陳美淑又道:“告訴喻色,今晚的事她要是透露半分,那麼,我讓她這輩子都見不到美嬌和榮榮,我說到做到。”

喻色最親的就是陳美嬌,上次喻沫就是利用了段榮榮才把喻色逼去墨家的,這事喻沫與她說了,她自然記得。

她雖然相信喻沫侍候男人的能力。

不過,把喻色藏在她自己的衣櫃裡,也算是以防萬一。

凡事,還是要多留一手,給自己留個後路。

墨靖堯怎麼也不會想到喻色就在他和喻沫做了一切的房間裡的。

“好。”喻景安點點頭,與喻顏一起上了樓。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