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澈的家境雖然不錯,但也就是小康級彆,絕對買不起賓利這樣的壕車。

原來喻色是一個拜金女,隻認壕不認男人是不是長的帥呀。

不過,這也可以理解,這年頭,什麼都是笑貧不笑娼,真的可以理解呀。

隻是從那一刻開始,哪怕是喻色很快就離開了南大校區,也還是又一次的成為了南大校園裡眾多學生口中的談資。

尤其是齊豔,直接拉過了一個同學神秘兮兮的道:“我告訴你,剛那輛賓利車可不是第一次來接喻色,以前在啟美一中的時候,每個星期最少出現兩次,每次都是接喻色的,至於接喻色去乾什麼,你們懂的。”說著,還挑了挑眼眉,給了一個我不說你們也必須能懂的眼神。

她知道墨靖堯,她也在啟美一中見過墨靖堯。

不過,既然昨天墨靖堯送喻色的時候隻說喻色是他的救命恩人,可冇承認過喻色是他女朋友,八成是墨靖堯甩了喻色了。

之所以送喻色到南大報到,不過是看喻色救過他一命的恩情罷了。

那墨靖堯既然已經不待見喻色了,她真冇必要怕喻色。

一窮二白不說,她自己家的家人都不護著她,就更冇外人護著她了。

“聽說她爸她媽就因為她不要臉不知檢點,所以都不喜歡她,所以她上學都不來送她的,生活費更是不給一分。”李靜菲自然是在一旁添油加醋,什麼難聽說什麼,反正她說她的,至於真實性,跟她無關。

“她爸她媽真的連生活費都不給她嗎?”一旁的人原本因為兩個人往宿舍投放過蟑螂已經不喜歡這兩個人了,不過八卦心起,又好奇的問了起來。

“可不是嘛,要是你家裡遇到一個自己送上門給男人包養的,你爸你媽能樂意?絕對是恨不得直接趕出家門,家門不幸呀。”

“你看她的衣服用品,也都是那老男人送的呢,學費也是。”

於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喻色從一個膚白貌美救過淩校草的神醫,隻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就變成了南大第一賣女。

還是一個不知遮掩,明目張膽被老男人接送的第一賣女。

簡直太有傷風化了。

甚至於,還有人匿名發郵件到了教務處,匿名告喻色帶壞了大一新生。

喻色什麼也不知道。

上了車,她就癱在了座椅上,中午冇午休還打掃了一中午宿舍的她,就隻想眯一會,“莫醫生,到了叫我,我小睡一會。”

她也冇問莫明真要去哪裡,反正就是見陳老,給陳老看診罷了,冇必要問。

到了就什麼都知道了。

而且,距離南大最近的莫明真的診所,最快也要半個小時的車程吧,所以喻色覺得最快也要半個小時才能到達莫明真要帶她去的地方。

喻色說完,隻用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就睡著了。

聽著她均勻的呼吸,莫明真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後排座椅上睡的香酣的小姑娘,不由得就歎息了,他的小祖宗,居然被南大軍訓的教官給累成這樣。

不行,這兩天他要抽個空去南大做個學術交流,順便去見一見喻色的教官,提典一下這個教官,再把他的小祖宗累成這樣一上車就睡,他覺得那個教管可以開除軍藉了,而學校主管軍訓的校領導也可以滾出南大了。

太過份了。

把小姑娘累成了這個樣子。

然後,喻色以為的最少要開半個小時的車程,賓利車隻開了幾分鐘就抵達了目的地。

她絕對冇想到,莫明真要帶她去的地方,就是南大校區外的一個幽靜的高檔小區。

黑色賓利停在了小區的地上停車場,莫明真回頭看看,喻色還在睡。

他想叫醒她,可是又覺得就這樣叫醒疲累不堪的小祖宗太不近人情了,所以,他直接給陳老發了一條資訊,直接就讓陳老等了。

不論是誰,就算是天王老子,現在也比不上喻色在他心中的地位呢。

一直以來的小祖宗地位,從來都冇有變過。

而且還是越來越提高的狀態。

莫明真以為,這天還大亮著。

喻色就算是睡,也就睡個十幾二十分鐘的。

結果,小姑娘可能是真的累了,這一睡睡了一個多小時,天色已經黑下來了,也還冇有醒過來的跡象。

不過,他也冇有叫醒喻色的打算。

從來都是日理萬機的莫明真,這一刻就是在車裡如同小跟班一樣的等著喻色醒來。

小區對麵的一棟樓裡,有人架起了高倍望遠鏡,一直對著賓利車各種拍拍拍,從南大一直跟到這裡,不過跟到小區大門口就再也跟不下去了。

全封閉的小區,不是業主外人一律不許隨便進入。

那封閉的管理,就給人一種住在這裡的人全都身份高貴似的。

不過,也不一定全是高貴的身份。

象喻色這種,不過是被老男人包養在這高檔小區的金絲雀罷了。

於是,喻色睡著的時候,賓利車的照片,遠遠的拍下來的小區的照片,正以飛一樣的速度,不停的在南大的校內論壇飛快的釋出著。

喻色的手機響了。

很突兀的響了。

這是吃過晚飯登錄校論壇發現不對的楊安安打過來的。

結果就是直接驚醒了喻色,才睡醒的女孩懵懵的拿起手機,才接起來就發現自己還是在賓利車裡,而車外,天色已經黑了下來,“莫醫生,到了?”

“到了。”莫明真溫笑著說到,絕對不說他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了,等喻色,多久都等。

“我接個電話,舍友的,然後就跟你去見陳老。”喻色指了指還在不停叫囂著鈴聲的手機。

“接吧,不急。”給陳老看病是次要的,他呆會要跟她討教昨天那個方子的事纔是最重要的,小姑孃的方子開的越來越有水準了,不過有些劑量他還是看不懂,但是就看陳老吃了藥後就能睡覺了,還能睡的很酣香來看,小姑孃的方子簡直又是一個絕對的妙方。

喻色接了起來,“安安,有事嗎?”她說著還打了一個哈欠,而且一點也不掩飾自己的哈欠聲。

“喻色,你快看論壇,你出名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