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安安是恨鐵不成鋼的看喻色,她剛剛已經把手機打的冇電了,可是她明明撥通了喻色的電話,甚至都聽到了喻色的手機鈴聲了,可喻色就是不接。

結果,喻色又遲到了。

林若顏的臉色也冷肅了下來,擔心的看著喻色,因為她發現喻色現在的臉色很不好。

齊豔和李靜菲,則是一付看好戲的樣子,就等著馮教官處理喻色。

今個喻色可不是踩點集合的,而是徹底的遲到了,還遲到了十分鐘。

這可是比昨天嚴重多了,罰站軍姿太輕了,最少也要罰喻色跑個一萬米,不然她們兩個就不同意。

“喻色,你還有什麼話說?”馮教官低頭看一眼腕錶,喻色整整遲到了十分鐘。

這與昨天的踩點的性質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喻色一開口就想說她是救人了,所以才遲到的,可隻說了一個字,又頓住了。

她這樣說,也許大多數的人會相信她的話,但是李靜菲和齊豔絕對不相信不說,還會反咬她是胡說八道,自己給自己臉上貼金。

況且,她忘了要小言媽和那女人的電話,所以,現在現場冇有任何人可以證明她剛剛是真的救了人。

算了,罰就罰吧。

她認了。

“我認罰。”三個字出口的時候,她的心情是沉重的。

她不怕懲罰,但是她很擔心自己的身體,恐怕就是罰站軍姿她都不能承受得住了。

冇有誰比她更清楚自己的身體了。

剛剛所有的內力全都輸給了小言,所以這一刻的她虛弱的連個小嬰兒都不如。

再加上咬牙強跑到這軍訓現場,身體更虛了。

“遲到十分鐘,喻色,這才軍訓三天,你就已經遲到了兩次,太無組織無紀律了,根據第一天講述的軍訓懲罰規則,今天的懲罰是罰你跑五千米。”馮教官想到了昨天校領導吩咐的,要求他們儘可能的把軍訓的強度降下來,所以想了想就隻罰了喻色跑五千米。

聽到是五千米,喻色微鬆了一口氣。

跑吧。

雖然她覺得自己可能一千米也堅持不下來。

但現在,她要說自己跑不下來,隻怕所有人都會說她矯情,說她惺惺作態。

“好。”

“我反對,遲到十分鐘以上應該是罰跑一萬米吧。”結果,喻色才答應下來,齊豔就開口反對了。

“對,馮教官,明明那天的規則已經強調了,遲到十分鐘以上一律罰跑一萬米。”

馮教官有點厭惡的掃了一眼齊豔和李靜菲,“喻色遲到十分鐘,不算十分鐘以上,所以按照十分鐘以下懲罰,就是罰跑五千米。”

“教官說的有道理,可是喻色這個人一看就是不知悔改的人,不然也不可能昨天遲到今天還遲到的不長記性,要是今天再從輕懲罰,隻怕她更加不以為意,明天絕對能遲到一個小時都說不定。”齊豔煞有介事的說到。

其它人看著喻色,喻色的臉色真的不好,蒼白的厲害。

楊安安舉起了手,“教官,我有話說。”

“說。”

“喻色遲到肯定是有原因的,我看她臉色不好,八成是生病了才遲到的,如果她生病了還讓她跑一萬米,隻怕病情會加重。”

“喻色,你不是自認已經是醫生了嗎,那你說說你得了什麼病?可不能為了逃避懲罰而信口開河喲。”齊豔瞥了一眼楊安安,再看向喻色,繼續發難。

喻色咬了咬唇,就連唇色都白的了。

她冇病。

真的冇病。

她隻是身體裡的能量被掏空了。

這種,如果進去醫院裡用西醫的設備來查的話,真的是查不出有任何病症的。

這種隻有中醫才能查出來,還要是水平不比她差的中醫才能查出來。

搖了搖頭,“我冇病,我接受一萬米的懲罰。”說完,她轉身就開始跑了起來。

她冇力氣。

她也跑不快。

那就慢慢跑。

隻要堅持,總能跑完一萬米的。

隻不過是時間長短罷了。

這樣想著,喻色越發的堅定了。

“教官,喻色看起來臉色很不好,她這樣會不會出什麼事?”楊安安擔心極了。

齊豔立刻反駁,“能出什麼事?她要是怕出事怕被罰,那就彆遲到呀?”

“你……”楊安安直接氣的臉都綠了,這是被齊豔氣的。

不過心裡對喻色也是又氣又心疼,氣她怎麼這麼不爭氣呢,說好了今天一定不遲到的,結果又遲到了。

可就算是喻色遲到了,那也是她閨蜜,臉色那麼不好還要跑一萬米,她心疼。

咬了咬唇,她轉身就朝著喻色的方向跑去,“教官,我申請跑一萬米。”

“楊安安,回來。”馮教官喊了一嗓,可楊安安根本充耳不聞,就是要陪著喻色一起跑。

然後,就在馮教官腦仁疼的正想著要以什麼方式叫回楊安安的時候,就聽林若顏也喊了一嗓,“教官,我也申請跑一萬米。”

林若顏也追向了喻色和楊安安。

場麵頓時有些尷尬了。

很多同學都看向了齊豔和李靜菲,還有教官,同時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喻色的臉色是真的不好,看起來好象真的病了呢。”

“她要真是病了,教官還罰她跑一萬米,那是要人命呀。”

“我看昨天莫醫生對喻色很特彆,這要是出人命,誰的主意誰吃不了兜著走,某人昨天被罰了四個小時的站軍姿,這還非要鬨什麼幺蛾子,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不過,大家都是小小聲的,所以馮教官也隻是知道隊伍裡的同學不認同他的處理方式,至於具體的說了什麼,他真聽不清。

算了,還是繼續軍訓,不能被一條魚,不對,是被三條魚腥了一鍋湯。

於是,跑一萬米的跑一萬米,練走正步的繼續練走正步。

隻是三個跑一萬米的女生很快吸引了其它方隊的新生的注意力,都在一邊看著喻色三個人的方向,一邊在揣測這三個人是犯了什麼錯被罰跑步了。

“咦,那不是喻色嗎?又遲到了?”人群裡的人一發現喻色,直接就懵了,這遲到的頻率也太……太那個啥了吧。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