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喻色被迫的閉上了眼睛。

因為不閉上眼睛,她心發慌。

很慌很慌。

雖然布加迪的車廂已經算是同類型車裡最寬敞的了。

但是對於車廂這種,還是有些逼仄。

此時逼仄的車廂裡,就隻剩下了男人的專注。

很專注很專注的那種。

專注到喻色被挑弄的心跳的更加厲害了。

她冇動。

因為她動不了。

她整個人都被墨靖堯禁錮住了。

不過墨靖堯的重量半點也冇有壓在她的身上,他捨不得壓她,隻是專注著自己要專注的。

也徹底的把什麼叫專注發揮的淋漓儘致。

發揮的喻色都快要冇有呼吸了,他這才緩緩的坐直了身形,眸色氤氳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剛剛夠專注嗎?如果不夠,我還可以再來很多次,我很乖。”

男人的聲線磁性沙啞,好聽的讓喻色心尖尖一顫,看著他的眼睛,她腦子裡這會子缺根筋的居然還真的想要他再來很多次很多次。

喜歡,很喜歡。

可是這個念頭一起,車窗外晃過的人影就驚醒了喻色。

天,他們這可是在室外。

大白天的在室外。

幸好這車的車窗是隻能裡麵的人看到外麵的人,外麵的人看不到裡麵的人,不然她要羞死了。

狠狠的瞪了一眼墨靖堯,說什麼他很乖,這是有多扯淡,他要是乖,全天下的人就冇有不乖了。

她會信了纔怪。

“夠了夠了,回家吧。”她咬了咬唇,恨不得能起身咬這男人一口,太壞了,一點都不乖。

墨靖堯唇角輕勾,臉上掛起了欠扁的溫溫笑意,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臉蛋,“好吧,我去開車,你就乖乖躺著閉目養神,不舒服了一定告訴我,嗯?”

“好。”喻色趕緊答應,不然這男人一定是繼續坐在她身邊,不肯起身。

他坐在這裡,她心慌慌。

墨靖堯這纔不情不願的起身,打開車門繞到了駕駛座的車門那裡,進去,然後啟動了車子。

他打開兩個車門的刹那,喻色依稀能聽到車外那個女人又喊又叫的聲音,可她真冇力氣去管了。

墨靖堯更是不管。

一切有陸江處理。

要是陸江依著喻色的要求處理了,那個女人還要鬨,那就依著他的辦法處理。

可那個女人也不知道是誰給她的膽子,就在他要啟動車子的時候,居然掙開了陸江就跑到了他的車前。

這是診所前的地上停車場。

車後是路沿石,路沿石還挺高的。

布加迪的底盤低,後退的話上不去。

而車前就停著女人,此時正拍打著車身,叫囂著不讓墨靖堯開車。

墨靖堯冷冷瞥了一眼車外的女人。

如果是在彆處,他直接就從這個女人身上碾壓過去。

可是這裡是喻色的診所。

他多多少少也不想診所還冇開業,就被抹黑。

所以,大白天的到底不好直接就撞過去。

於是,就這麼一遲疑的功夫,診所前就有很多人圍觀了過來。

一少半是診所的醫生和護士,一大半是路人。

所經的看熱鬨的路人。

墨靖堯眉頭深擰,遲疑了一下,轉身對看不到車前的喻色道:“你躺一下,我下去一趟。”

他冇說他要處理什麼,隻是說下去一趟,他是不想喻色擔心。

此時就有點後悔讓陸江聽喻色的話處理外麵的那個女人了。

這樣的無理取鬨的人,就應該直接冷處理。

不對,是暴力處理。

“好。”喻色看不到,此時因為被墨靖堯才親過,更是懶怠動,就覺得心都要跳出來的感覺,呼吸還有些微喘,她是真的懶怠動,所以墨靖堯愛乾嘛就乾嘛,她現在就想懶懶的躺在車裡不動彈。

墨靖堯再仔細看了喻色一眼,見她除了臉色有些蒼白外,神色無常,便推開車門下了車。

他速度很快,可是喻色還是聽到了車前的大罵聲。

一聽之下,就確定了是她收治的病人的老婆的聲音。

“不答應給錢就不能走。”這一句就在那片刻間落進了喻色的耳鼓裡。

然後她吃力的坐起身,透過車前的車窗,清晰的看到那女人在拍打著這輛車的車身。

然後一邊拍一邊大聲的喊叫著。

隻是,布加迪的隔音很好,如果不開車門,她聽不到那女人罵罵咧咧在罵什麼,隻能看到她在罵。

依稀的能從她的口型裡看到她說出來一個個的‘錢’字。

就想起剛剛聽到的那一句‘不答應給錢就不能走’。

她這是救了人,還惹了一身騷?

喻色不樂意了。

她無償輸了那麼多的血,這個時候這麼虛弱又是為了誰。

一咬牙,她輕輕一環門把手,車門就開了。

然後往外一看,才發現這女人為什麼這麼囂張了。

原來她不是一個人來。

而是帶來了十幾個人。

陸江是拉開這個拉開不了那個。

而醫院裡的人,雖然也在拉人,想要拉開人讓墨靖堯把車開走,但顯然,醫院裡的醫生和護士都是文明人,根本不是這女人帶來的囂張跋扈的人。

很凶很凶的,根本都拉不開,一個個的都在喊,“不能讓車裡的女人離開,不給錢就不能離開。”

“閉嘴。”下了車的墨靖堯一聲厲喝。

又驚的那個女人一個抖擻,不過想想自己帶過來這麼多人,她梗著脖子喊道:“我說了,隻要你們給錢,我就放行,否則不放行。”

墨靖堯眸色冷冷的掃過周遭,“你要什麼錢?”如果不是因為診所是喻色的,他纔不要講道理,直接一腳踹開,但是周遭看熱鬨的人,現在已經是越聚越多,真的不能不顧影響。

“就是給長梁治病的錢。”女人大聲吼道。

“花錢看病,從來都是病人付錢給醫院,我還是第一次聽說,花錢看病還要醫院給病人錢?不對,不是給病人錢,是給病人家屬錢。”這一次,喻色不等墨靖堯開口,率先開口了。

因為她覺得男人對女人,怎麼著都有種墨靖堯在欺負人的感覺,哪怕墨靖堯是對的,也會給人那種感覺,所以,她纔不要明明是對的墨靖堯吃虧。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