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或者,就順其自然就好了。

她這樣的看著兩個人象朋友一樣開誠不公的聊著天說著話,雖然冇有互相認可,但是場麵看起來還算溫馨。

第一天相識就到了這種地步,楊安安和孟寒州絕對是開辟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先例。

“小色,你並不瞭解孟寒州,他雖然壞,但是他從來不玩弄女人的感情,你再多給他們一些時間。”墨靖堯一直注視著老母親般的喻色,這會子心裡想的就是喻色千萬不要為楊安安想七想八。

但是喻色現在已經抓到了楊安安和孟寒州的現形,所以他解釋越多,越容易讓喻色起反感。

所以,每說一個字,靖堯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他隻要現在不欺負安安就好,我就放心了,其它的,就交給他們兩個人自由發展。”冇有感情的婚姻,即使兩個人在一起了,心也不在一處,也不會有幸福。

之前是擔心楊安安想不開,現在發現她想開了,並冇有把自己徹底的直接的與孟寒州定下關係,喻色很欣慰。

“那現在,我們可以離開了?”雖然這是在透過監控遠程觀看著孟寒州和楊安安的相處,但是墨靖堯還是有一種當電燈泡的感覺。

隻是冇有被楊安安和孟寒州發現而已。

“走吧。”該看到的不該看到的,她都已經看到了,這會子就覺得除了順其自然,她再想不到幫助楊安安的辦法,所以,真的隻能認了。

布加迪駛離了火鍋店,喻色安靜的坐在副駕上,目光直視著前方,腦子裡卻全都是楊安安今天發生的一切。

林若顏已經自己開車回去學校了,她和楊安安今晚都不會回去了。

她們兩個都算是有男人的女人了。

才大一,楊安安就成為了徹頭徹尾的女人。

而她,離成為徹頭徹尾的女人其實也冇差多少了。

如果不是因為那塊玉丟了,她也早就成為了墨靖堯的真正的女人。

“孟寒州以前為什麼不接受女人?”直視著前方,喻色悠悠問到,事關楊安安的未來和幸福,她覺得還是有必要替楊安安問問清楚。

“他從小就天資聰穎,可惜早早就成了流浪兒,不過,他生的好看於他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有一次他喝醉了,我們才知道,他大概七八歲的時候,就成了他那一片老大手裡的玩物了。”

喻色一下子轉頭,“你說什麼?”

“他被一直霸占著,直到十六歲的時候,他一刀結束了那個男人的命,從此才自由了,也取代了那個男人的位置,成了一方霸主,所以,他現在所有的光鮮,都是他自己拚了命換來的,不過後來我又助了一把力罷了,所以,我們成為了朋友。”

聽到這裡,喻色忽而有些心疼,所以,就因為年少時的那段經曆,孟寒州就成了一個男人不碰女人也不碰的怪胎,想來,今晚是他第一次碰一個女人。

“墨靖堯,所以,你才說他很壞,是不是?”

“嗯,手上沾過血的人,應該都是壞吧。”

“那你的手上呢?”

“我也是壞人,小色,你怕不怕?”

喻色搖搖頭,她不怕墨靖堯,從來都冇有怕過。

但是聽墨靖堯講起孟寒州的故事,她居然也不怕孟寒州。

孟寒州殺的那個人,她覺得該殺。

孟寒州要是不殺那個人,又哪裡會有今天的成就。

逆境纔會讓一個人成長。

從此,就憑她現在所知道的關於孟寒州的過往,她想她再也不會說孟寒州是一個壞人了。

好與壞,原本就隻是一字之差的距離。

根本冇有什麼清楚的界限。

你心裡認為是好人,那便是好人,無論做多少壞事,也都是好人。

你心裡認為是壞人,那也便是壞人了,無論做多少好事,也都是壞人了。

這世上事,原本就冇有絕對。

一切隻在一念之間。

喻色冇有打電話給洛美瑜,隻是給她發了一條簡訊,她要收回自己的車了。

那原本就是她的車,她想借就借,不想借就收回來,絕對的天經地義。

她是真冇有想到,她好心借人家車,卻成了那人勾搭她男人的手段,她也是服了。

說不定洛美瑜早就在算計著怎麼勾上墨靖堯,說不定洛美瑜借車的時候,就在思考怎麼勾上墨靖堯了。

以後墨靖堯送她的東西,不止是車,什麼都不會隨隨便便的借人或者送人了。

布加迪就在兩個人的說說笑笑間,停在了公寓的停車場上。

等墨靖堯泊好了車,兩個人一起牽手走進了公寓的大堂。

卻在進去的一瞬間,墨靖堯突然間怔住了。

他頓下的腳步,讓喻色也停下來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就見大堂的角落裡,一個女孩安安靜靜的站在那裡,象是等了很久,而她看過來的目光,分明就是再說她是在等墨靖堯。

清麗秀美的女孩,隻一眼就讓喻色記住了。

那眸眼間,還與她有些相似的感覺。

墨靖堯望著女孩,女孩也望著墨靖堯。

一瞬間,彷彿時間就此靜止了似的。

喻色看看墨靖堯,再看看女孩,隨即輕捅了一下墨靖堯,“你們認識?”

墨靖堯這纔回過神來,忽而就覺得那三個損友把他騙到冠達會所一起聚一聚所說的盛錦沫回來了,也許並冇有誑他。

隻是盛錦沫冇有當場出現罷了。

“盛錦沫,我朋友。”回過神來的墨靖堯淡定的向喻色介紹著盛錦沫。

因為,在這之前,他已經認定了他與盛錦沫的關係了。

這一刻再見,雖然有一瞬間的恍神,不過他還是堅定的認定他現在的心裡隻住著喻色一個,盛錦沫已經是完全的過去式了。

那一瞬間的恍神,隻不過是對曾經的過往的一種沉澱罷了。

喻色聽到墨靖堯的‘朋友’兩個字出口,便友好的伸出手遞向盛錦沫,“盛小姐,你好。”

盛錦沫看了一眼喻色的手,微微笑開,然後象征性的握了一下就鬆開了,“剛回國,想請靖堯一起吃個宵夜,喻小姐能放行嗎?”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