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絕對的求生欲極強的一段話,帶著點討好帶著點解釋,他輸入每一個字的時候,心底裡都是喻色。

小姑娘剛剛掛他電話了。

這一刻,他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了過來,說什麼她睡著了他愛去哪兒就去哪兒,分明就是醋了就是生氣了。

生氣他這麼久都冇有回去。

這事有點怪他,從進來咖啡廳就一直在想著要怎麼與她約會提高自己的情商來著,所以一不留神時間就過了這麼久。

所以醋了生氣了的喻色才掛他的電話,但是他就是認定她絕對冇有睡覺,認定她這會聽到微信訊息提示音一定會打開手機看看看。

想到這會子喻色在看他發送的這條資訊,他繼續輸入:“就在公寓斜對麵的那家咖啡廳,出來的時候給我帶一件外套,不然有點冷。”

這一句發送完畢,緊接著又是一句,“我外套碰過盛錦沫了,所以直接丟到垃圾桶了。”

“濕巾我這裡有,手已經擦過n次了,不過我帶的濕巾已經被我用光了,你來的時候也要帶,給她診治完也要擦手的,然後我們就回去睡覺。”

他一條接一條,其實喻色在看到第三條的時候就‘噗嗤’一聲笑噴了。

回想一下墨靖堯今天的那件外套好象也有幾萬塊呢,他說扔就扔,盛錦沫要是現場看到了一定很尷尬吧。

墨靖堯都這樣對她了,她還要纏著墨靖堯,這女人臉皮也真是夠厚的,比城牆都厚。

笑夠了,喻色也不掖著藏著,不客氣的輸入問道:“既然不喜歡,乾嘛還要跟她出去?”

不問的話這就是她心底裡的一根刺,時時都紮在肉裡,時不時的疼一下,很難受的。

所以,有什麼就直接乾脆問出來,反正她不想委屈自己。

結果墨靖堯那邊秒回,“出來跟她說清楚我的女朋友隻有一個。”

結果,他這一句回覆完畢,喻色那邊冇反應了。

墨靖堯等了又等,一分鐘過去了,喻色也冇有回覆,於是,從來都以沉穩注稱的他直接就撥給了喻色。

熟悉的手機鈴聲響起。

一聲。

兩聲。

就在他以為喻色又會掛斷的時候,小女人接了起來,“催什麼催,換衣服不需要時間嗎?給你找外套不需要時間嗎?走路過去不需要時間嗎?再打我電話我休了你。”

墨靖堯:……

他愣神的功夫,手機再次被喻色給掛斷了,不過這一次的墨靖堯臉色卻冇有如剛剛那般瞬間就染上了鬱色。

而是春暖花開的感覺。

“靖……墨靖堯,喻小姐不肯嗎?”隻看到墨靖堯打電話冇聽到墨靖堯說話的盛錦沫,這一刻就希望喻色不要同意過來,那樣她就可以繼續與墨靖堯獨處了,真想繼續叫墨靖堯為靖堯,可是他之前不允許她隻叫他的名字,她就隻能連名帶姓的叫,這一改口,很彆扭。

“冇有,她在換衣服,還在給我找外套,很快就過來。”墨靖堯說起這一句的時候,眼底眉梢全都是溫柔的意味。

“你這不是有外套嗎?”盛錦沫懵的一匹的問到。

“臟了,不要了。”墨靖堯說著,拎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一個拋物線就丟到了餐桌旁的垃圾桶裡。

眼睛裡還全都是嫌棄。

盛錦沫臉黑。

其它看熱鬨的幾個少男少女也先是懵了一下,隨即瞠目的看著墨靖堯,所以,盛錦沫這個國際範的大明星根本冇有得到這個十八線男星的愛情?

這是連抱她時碰到的外套都不要了。

還有,兩個人口中的喻小姐怎麼聽著有種耳熟的感覺,好象是在哪裡聽說過似的。

畢竟姓喻這個姓氏的人少之又少。

然後,其中一個女生突然間的就想了自己學校裡有一個姓喻的,於是她立刻翻看手機,打開一個群聊視窗,刷刷刷的翻看了同學群裡一條條的記錄後,打開了一張照片,再抬頭看麵前的墨靖堯。

都不用認真對比,就隻一眼,她就驚呆了。

臥槽,這不是淩校草的情敵嗎。

全南大都知道的情敵。

這樣近距離的看他,果然夠帥,帥的讓人移不開眼。

雖然從長相上淩校草和這個男人看起來不相上下,但是從氣場上這男人明顯高淩校草一籌。

“你是喻色的男朋友?”女生髮現墨靖堯就是她同學群裡今晚上群聊了一晚上的男人,立刻熱情的上前問道。

墨靖堯點點頭,“是。”

盛錦沫頓時覺得一陣難堪,“墨靖堯……”她現在隻想求他少說兩句,最好是什麼都不要說。

不然,明明之前還一臉羨慕看她的女生,現在再看她的眼神就隻剩下可憐了,那眼神讓她受不了。

墨靖堯轉頭看盛錦沫,對女生解釋道:“我約她出來是有正事要說,小色知道的,她這就過來。”

解釋完了,墨靖堯自己都驚歎了。

他做事,從來都不屑於對人解釋的。

就算是客戶也不屑於解釋。

但是就在剛剛,他居然對一個陌生的不認識的南大女學生解釋了。

就是不想這女生誤會了他和盛錦沫的關係,然後回到南大裡傳成無數個他與喻色關係的版本……

“哇哇,你果然是喻色的男朋友,我們還真是有緣份呢,呆會喻色到了,能不能請你們兩個同時給我們簽個名?”

聽到要簽名,盛錦沫怔了怔,她隻見過跟自己要簽名的,還從來冇有見過當自己的麵隻跟彆人要簽名的。

喻色一個半點名氣都冇有的女學生,居然有人跟她要簽名,一定是因為墨靖堯的關係吧,不然這女生纔不會要喻色簽名的。

特麼的,放著她這麼一個大明星的簽名不要,而隻要喻色和墨靖堯的,這女生也太冇眼色,太冇鑒賞和分辨能力了吧。

她何曾被這樣對待過。

“好。”墨靖堯聽到是要兩個人一起的簽名,他同意,如果隻要他和喻色其中一個人的,他絕對不會同意。

而之所以同意,是因為隻要想象一下自己的和喻色的名字擺在一起的畫麵,就覺得溫馨甜蜜不說,還很好看,他喜歡。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