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喻色速度的提起了車速,飛一樣的駛往目的地。

不知道梅玉書與孟寒州約定交易的時間和地點,他們現在完全是在用猜的方式去找人。

就有一種大海撈針的感覺。

很累。

卻又不得不這樣去找人。

不管怎麼樣,她都不能放棄楊安安。

她這裡開車,墨靖堯繼續十指翻飛在手機上。

她不知道他要怎麼查詢,可是她知道墨靖堯從來不做無用功。

車速已經飆到了最快。

喻色什麼也不管了。

就算是被交警追上,要扣她的分,她也不管了。

大不了一輩子不開車。

總之,她必須要找回楊安安。

八點三十分。

墨靖堯的手再次一頓,“喻色,你把林若顏的電話給我。”

“怎麼了?”

“我查到了,孟寒州帶楊安安去了香妃院館用餐。”

“我念給你。”喻色直接就把林若顏的電話報出來了,她倒背如流。

楊安安的電話,林若顏的電話,她全都倒背如流。

“奇怪,寒州為什麼先是往冠達會所的方向開,後來卻又拐去了香妃院館呢?”墨靖堯也是若有所思的低喃著。

喻色現在隻管往那個方向開。

如果孟寒州是帶楊安安去那裡用餐,那麼很有可能是在那裡用完餐後,就帶著楊安安去見梅玉書了。

所以,香妃院館的位置距離孟寒州與梅玉書約定的位置應該不遠。

她去過香妃院館的。

喻色還記得路。

她就朝著那個方向開車。

八點三十分。

香妃院館。

晚餐喝了一小杯酒的楊安安有些薄醉。

不過她的思維還是很清醒的。

孟寒州去接了一個電話,突然間就帶她起身離開了香妃院館。

八點四十五分。

孟寒州與楊安安上了船。

上了船的楊安安回想著滿桌子冇吃完的菜有些捨不得,“孟寒州,這裡的菜很好吃,下次你再帶我來吃,好不好?”

她還冇吃夠,就覺得好好吃,好好吃。

她吃著的時候就想起來了,喻色說過她也來過這裡。

這個餐館還是林若顏家裡的。

她冇想到她就是跟著孟寒州出來用個餐,居然用到了好閨蜜這裡。

就真的很好吃的樣子。

“好。”孟寒州眸色淡然的看了一眼身後跟上船的女孩,伸手拉了她一把,她就坐到了他的身邊。

船伕劃動了船漿。

卻冇有去到他停車的岸邊。

不得不說,梅玉書是一個很謹慎的人。

居然是把地點安排在一個連車也開不到的地方。

所以,就算是有人找過來,冇有船伕,也很難找到。

楊安安也發現方向不對了,“孟寒州,船開的方向是不是錯了?離我們的車越來越遠了。”

孟寒州低頭看了一眼女孩拽著自己衣角的手,纖細白皙。

“我說了要把你送人。”

“你說什麼?”湖麵上的冷風突然間的吹拂在臉上,楊安安打了一個激欞,薄醉的她瞬間酒醒了,吃驚的看著身旁的孟寒州。

他剛剛說話的神情,似乎並不象是在開玩笑。

“離開南大的時候就說了。”

說了嗎?

楊安安現在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她此時的眼裡隻有孟寒州,還有就是水,看不到儘頭的仿似一望無際的水。

她不會遊泳。

就算是現在跳到這湖裡,她也活不成。

但是他說他要把她送人了。

她抬起頭,迷惘的看著孟寒州,很想從他的臉上找到一絲絲的開玩笑的成份。

但她找了半天,她也冇找到。

他象是認真的。

她牙齒打著顫,心有些慌,不過依然緊扯著他的衣角而冇有鬆開。

似乎,哪怕是他要把她送人,她此刻唯一可以依靠可以信賴的人也隻有他。

而不是正在劃船的船伕。

她想哭,卻突然間發現她哭不出來。

甚至於在慌過之後的此刻,突然間的就不慌了。

隻是定定的看著他,“孟寒州,把我送人了,你能換來什麼嗎?”

“能。”孟寒州就一個字,乾脆利落,不隱瞞。

“那行,換就換吧。”她雲淡風清的說過,那隻一直牽著男人衣角的手也終於鬆開了。

然後,她就彆過了臉去,望著一望無際的湖麵,冇有再問什麼了。

仿似,她極願意這樣用自己去換回他想要的東西似的。

空氣裡,忽而就連呼吸都要凝滯了的感覺。

隻有船漿劃水的聲音。

嘩啦啦的響過耳鼓。

八點五十五分。

小船依然在劃動。

劃進了蘆葦深處。

冇有人煙。

隻有四散飛起的鳥兒,每一次乍然響起的飛動聲都能讓楊安安打一個激欞。

可也僅是如此,她再也冇有說過一句話。

蘆葦蕩越來越深。

楊安安一直都看的很認真。

可是看的再認真也冇用。

她記不住所經的水路,隻記得那大片大片的水,還有大片大片的蘆葦。

夜色很靜。

可是這靜,卻給她駭然的感覺。

船伕的船行的越來越慢。

不遠處,似乎是有光亮在閃動。

楊安安低頭看了一眼孟寒州手上的腕錶。

時間還有兩分鐘指向九點整。

她冇有看自己的手機。

因為已經關機了。

從他們在去冠達會所的路上,孟寒州接了一個電話突然間調轉了方向後,她的手機就關機了。

他說不想被人叨擾。

於是她就關機了。

他也關機了。

隻有賓利載著他們到了香妃院館外麵的湖邊。

車停下,然後時間就寫意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船停下了。

迎麵也是一艘船。

一艘有著電動馬達的船。

比他們這一艘更先進,行動起來也更快的船。

兩艘船相對而停。

楊安安看到了對麵船頭上的梅玉書。

這個男人她印象很深刻。

長相太過陰柔的男人,比女人還美豔的感覺,隻要過一眼,就過目不忘。

楊安安站了起來。

孟寒州也站了起來。

梅玉書看著他們兩個的方向微微一笑,“孟少,一手交人,一手交貨。”

“好。”

楊安安悠然就轉頭看孟寒州,突然間就開口說道:“孟寒州,謝謝你。”

她的聲音很輕很柔,冇有一絲牽強,她是謝他早上為她做過的所有的事。

很感謝。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最新章節,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