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質疑後又繼續道:“現在換套衣服,呆會進彆墅再沖涼再換套衣服,那換了兩次就要洗兩套衣服,那洗兩套衣服纔是浪費水資源吧。”

墨靖堯被堵的啞口無言,看來,他這是下有對策,喻色是上有政策,就堵著他這是非要他穿這花褲衩了。

結果,喻色直接就扒下了墨靖堯的衣服,扒的他全身上下身無寸縷,看著喻色絕對女漢子的行為,墨靖堯眯起了眼睛。

這都是他的傑作。

是他‘教育的好’。

以至於她現在扒他的衣服,都不帶臉紅的了。

不想,他才這樣想,就聽喻色道:“你現在是病人,我是醫生,醫生看病人的身體,天經地義。”

所以,他在她眼裡根本不是她男人?而隻是個病人了?

這身份落後了,退步了。

墨靖堯想到這裡,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身體虛了,伸手就扣住了喻色的後腦勺,把她的小臉扣到自己的麵前,然後薄唇就咬上了喻色的唇,“那這樣呢?”

輕輕鬆開,看著她瀲灩了水光的唇,墨靖堯隻覺得全身都泛起了欲。

這一次,喻色終於臉紅了,彆過臉不看他的身體,“反正你現在就是我病人,身為病人要聽話,我現在扶你去浴室沖涼。”

墨靖堯還想拒絕,可是拒絕不了,他若不動,喻色就一直一直的拽著他,大有他不起來她就一直拽他的意思。

所以,他隻能是隨著她的手勁再次站起來。

墨靖堯的膚色偏冷白,本來一白就遮百醜了,而墨靖堯偏還生了一張俊美無儔的顏,他這樣身無寸縷的站在喻色的麵前,還大白天的,喻色隻覺得臉上開始發燙髮燒了。

目不斜視的扶著他走向飛機上的浴室。

果然有錢就是好。

有錢有一切。

飛機裡也能沖涼,這種美事隻有墨靖堯這樣的有專機的大佬才能享受這樣的待遇了。

而她,也就跟著蹭一次飛機上的沖涼了。

雖然空間很窄,比不上彆墅裡淋浴間的三分之一大,但也是極為奢侈的事情了。

墨靖堯‘乖乖’的任‘妻’欣賞的站在了花灑下,一雙黑亮的眸子裡倒映著的全都是喻色。

這小女人就為了讓他穿個花褲衩,這是豁出去了。

水擰開了。

喻色退後了一步,以免弄濕自己的衣服。

雖然她的衣服已經因為之前扶墨靖堯的時候而濕了些微。

可,她才退後一步,就被墨靖堯一掌給拽到了身前。

頓時,她身上的衣服就被澆透了。

“墨靖堯,你……”

“既然是情侶款,自然是我穿什麼你穿什麼。”還有套同款的女款的,他要是必須穿花褲衩,那喻色也要穿。

大家彼此彼此,誰也就不笑話誰了。

不然,他發誓他今天絕對走不出去,下不了飛機了。

喻色這次反駁不了了。

她既然要墨靖堯穿,那墨靖堯逼她穿,她就不好拒絕了。

況且,她對花褲衩這種也不反對,她就覺得舒適呢,“穿就穿唄,我也冇說不換不穿,你乾嘛把我澆濕,好難受。”

一身的濕衣服穿在身上,太粘膩了,脫都不好脫。

“我來幫你脫。”墨靖堯不以為意的笑開,伸手就來幫喻色脫了,自然的仿似給自己脫一樣一樣的,冇有半點羞澀感。

他一個男人,他為她脫天經地義,她都能女漢子的為他脫,他自然不能輸給她比她差了。

喻色低頭看著男人的手落在自己的濕衣服上,他的手指骨節分明,修長好看,冷白如同玉質一般,好看的讓她恨不得含到嘴裡吮一下。

墨靖堯的手指靈活的很快的就為她褪去了一身的濕衣。

很快兩個人就乾乾淨淨的相見了。

喻色低著頭,有點不習慣這樣的場合。

雖然是她主動的。

但是現在環境變了。

變的不再是她熟悉的公寓超大的淋浴房,而是飛機上的小巧的淋浴房,她就有一種身後的那扇門隨時都有可能被推開的感覺。

然後就有點慌。

“快點。”輕聲的催促,這一刻臉已經紅成了蘋果般。

墨靖堯長指輕落,落在喻色的下頜上,讓她的臉被迫抬起。

於是,水霧漣漣的窄小的空間裡,四目隔著水霧相對。

夢一般的感覺悄然的襲進喻色的腦海,她覺得自己大腦當機了。

被墨靖堯這樣一看,她的大腦就冇有思維了。

“小色……”墨靖堯低低一喚,原本還虛的身體經過這一小段時間的恢複已經好了許多。

再加上他本來就底子好,所以這一刻幾乎已經恢複如初,他一手扣著喻色的腰一手扣著她的後腦勺,就在她大腦當機的這片刻間,很快就把這淋浴室裡的場景轉換成了另一番風景。

墨靖堯忽而發覺,每經曆一次生死,思想都會發生變化。

萬米高空上與死亡搏鬥的那一刻他冇有怕過,但是當這一刻喻色真真切切的在他的懷裡的時候,他居然就後怕了。

怕他真的死了,怕他再也不能照顧她,寵著她,給她這世間最美好的一切。

“小色……”他低喃在她的唇間,眸眼已經潤紅,不隻是想從她的唇上汲取更多,更想給她更多更多。

水聲淅瀝,不高不低,滌盪著兩個人的心,在欲中起起伏伏。

忽而,低低的水聲中傳來一道聲音,“墨少……墨少……”

是陸江。

陸江的聲音喻色一下子就辯彆了出來。

喻色倏的推開了墨靖堯,臉更紅了。

墨靖堯手攬著她的腰,感受著她因為嬌羞而軟了的身體,眉頭輕皺起來,同時將喻色身後的門輕輕拉開了一點點的縫隙,聲音一下子冷沉了下來,“出去。”

是的,這一聲冷沉的恨不得砍了陸江一樣。

陸江這也太冇眼色了。

直接打斷了他和喻色的好事。

他怎麼就教出這麼一個特助,這一停下來,有點難受了。

這一聲中的冷,與之前對喻色低喃時的溫柔,絕對成了極鮮明的對比,讓喻色的耳根更紅了,手指捏了捏墨靖堯的手臂,小小聲的道:“你彆那麼凶。”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