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悄悄的推開一條門縫。

視野裡女孩背對著他,圍裙藍色的帶子係在她後腰上,襯著她的腰越發的纖細,那兩條腿又直又長。

可惜有褲子遮擋,看不到那份他怎麼看都不膩的白皙。

他先以為喻色隻是突然間的心血來潮,隻是要應個景的為他煮個飯。

然,此時看到廚房裡真的是她在親自上灶,而其它兩個人隻是站在一步開外提醒她這個調料放多少,那個調料放多少的時候,那種油鹽醬醋茶的味道都能飄進眼睛裡似的,就覺得特彆的溫馨甜蜜。

真的是她親自為他煮的。

那就算是毒藥他都會全都吃進去。

更何況,她煮的東西聞著這麼香,一定是很好吃。

忽而就覺得這樣的度假方式也不錯。

反正遊泳什麼的也不急在這一時,來日方長,他們大把的時間可以虛度。

嗯,他現在就想虛度時光。

纔不想工作。

活了這麼多年,直到與喻色在一起,他才明白工作這種,真的不是一個人一生中的最重。

一個人的最重是要活的開心快樂,是要陪在愛人身邊,也有愛人陪在自己身邊,那纔是最最完美。

香味越來越濃。

墨靖堯悄悄的退進了餐廳。

拿過筆記本開始工作了。

喻色在煮飯,他就工作,就相當於是在陪她一起。

反正她忙著的時候他閒著,他就是捨不得。

雖然這樣想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犯賤。

可是他樂意。

能讓他墨靖堯犯賤的人隻有一個。

嗯,那就是喻色。

原本就是想著她睡著的時候他工作的。

她醒著的時候,他都陪著她。

結果,她不要他陪。

於是,就在陽光滿室的餐廳裡,墨靖堯安安靜靜的工作著。

都說工作中的男人最美最帥。

喻色端著第一道菜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坐在餐桌前工作的墨靖堯。

金色的陽光篩落在男人的側顏上,那眉那眼,全都如畫。

隻是當目光往下,再往下的時候,喻色“噗嗤”一聲冇忍住的笑噴了。

正常在她的感知裡,工作的男人就算是冇有穿正統的西裝,至少也應該是襯衫長褲。

可墨靖堯還穿著那條她逼著他穿的花褲衩。

雖然他穿花褲衩也一樣帥一樣好看,甚至於還帶著點騷,可是花褲衩與工作融合在一起,怎麼看怎麼有點違合。

還有點搞笑。

“小色……”聽到她的笑聲,墨靖堯轉頭,先是迷惘的看了她一眼,隨即隨著她的視線把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花褲衩上,墨靖堯頓時明白她為什麼笑了。

薄唇輕抿,恨不得砍了還在爆笑的喻色。

這一聲裡全都是控訴。

那滿是控訴的意味,讓喻色才反應過來自己笑的有些太恣意了。

急忙憋回了笑,帶著一臉紅潤的走到墨靖堯的麵前,然後把手裡端著的海蠣羹遞到墨靖堯的麵前,“聞聞看,這可是我親自為你煮的。”

海蠣這種最適合男人了。

這海邊有的是,就地取材,還取的最新鮮的材,她自然是要煮給他吃。

墨靖堯低頭嗅了一下,味道還不錯,合上了手裡的電腦,“你餵我。”

喻色才期待的眼神裡頓時從期待而轉換成了滿是霧色,“你……你要我餵你?”

他一個大男人居然讓她喂。

隻是想象一下那個畫麵,喻色就臉紅了。

然,但看墨靖堯,他淡定的坐在那裡,一張顏還是一如既往的傾國傾城,一如既往的讓她隻看一眼就心跳加速,就想把他直接撲倒。

原來禁慾與性感還可以這樣並存,完美的融合在墨靖堯的身上。

“嗯,不行嗎?”

“我……”喻色結巴了,正常男人要是讓女人喂,那感覺上這男人一定很娘吧。

可是為什麼這話從墨靖堯嘴裡說出來就一點也不娘呢,相反的,就彷彿是一種盅惑一樣,盅惑著她心甘情願的衝進他編織的網裡,然後他要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墨靖堯握著她端著碗的手腕,拉著她輕輕放下了海蠣羹的碗,再把勺子遞到她的手裡,“來。”

喻色接過勺子,舀了一勺正要喂到墨靖堯的唇邊,結果男人的手輕輕一推就把勺子到了她的唇邊,讓她不由自主的就吃下了。

味道似乎還不錯。

嗯,她自己煮的還不錯。

有兩個大廚守著她煮,就算不會特彆好吃,也不會很差的。

還行。

還可以。

她正回味著墨靖堯喂入她口中的海蠣羹,手上突然一輕,然後被拉著又舀了一勺海蠣羹。

隻是這一次,這勺就著她的手舀起的海蠣羹是到了墨靖堯的口中。

他輕輕吃下,那姿態優雅的簡直了。

太是賞心悅目了。

那是骨子裡自帶的優雅。

雖然她對洛婉儀對墨老太太,因為她們不接受她而有些意見,但是不得不說,他們把墨靖堯教育的極好。

舉手投足間都是很男人很高貴的味道。

她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墨靖堯,已經迷失在他的顏中了。

就連手裡的勺子不知何時被他抽走她都不知道。

直到唇邊熱氣撲來,她纔回過神來。

一勺海蠣羹又喂到了她的唇邊,所用的勺子就是墨靖堯才用過的,也是她之前用過的。

她這才反應過來,她與他居然一直用一個勺子在吃吃吃。

小臉瞬間爆紅,轉身就衝向了廚房,“墨靖堯,你流氓。”

四菜一湯端出來後,喻色的臉色才恢複如常。

吃個飯也帶著點反應帶著點小色,有點不好。

她拉開椅子,儘可能的離墨靖堯遠點再遠點。

不然,離他近了吃個飯都甭想消停。

“小色……”看著躲的遠遠的喻色,墨靖堯唇角勾笑,“放心,我雖然餓著呢,不過不會吃了你。”

他隻是玩笑的一句話,但真的說出來的時候,喻色卻覺得鼻間酸澀了。

她倒是想他吃了她,可是他不肯。

他就是個傻子。

他不管怎麼餓著都不會衝破那一層底線。

所以她哪裡還會怕他吃了她呢。

她是巴不得他吃了她。

他說他是惜她的命。

可是她與他這樣在一起,最委屈的是他。

畢竟,男人一直憋著忍著很傷身體。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