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喻色。

“安安,不必管彆人說什麼,你隻管點你的穴道就好,就點幾下穴道而已,真的很輕鬆的,你放鬆去點。”

“好。”楊安安很清楚,她如果現在半途而廢,纔是讓人撿了個笑話。

撿了個笑話不說,也失去了救醒孟寒州的機會。

“開始吧,記住第一個落點是在左胸口處,第二個落點纔是在右胸口處,兩次之間間隔的時間不能超過兩秒鐘,能做到嗎?”

“能。”楊安安語氣堅決的說到。

反正她是一定要救醒孟寒州的。

楊安安說著,手已經落下去了。

因為她發現,越拖下去越不敢下手,越下不了手就一直停滯不前。

這樣一直拖下去,就真的會把孟寒州拖死了。

“開始。”喻色在手機那邊指揮著楊安安,同時也是給她以力量,“彆慌,你行的,就算是有點什麼問題也不怕,我很快就到了的,到時我一定救醒他。”

“真能說大話,人流血成那個樣子,要是點穴道真的能救人,跪求天天給我點穴道吧。”這醫生調侃了起來。

許醫生也來了興致,“這是當這裡是古代嗎?咱們可是隻在電影電視劇中看到過什麼點穴法,這平生還從來冇有零點正的見識過呢,趁此機會見識一下吧。”

“要看你看,我讓開。”另一個醫生也是個要臉麵的,看的正興起,被人催著趕緊讓開,換成是誰不爽。

這醫生讓開了。

便有圍觀的人衝了過來,把這已經成了一堆廢鐵的小車圍的裡三層外三層,都在討論車裡的人要活不成了。

活不成就搞什麼點穴法,簡直太扯了。

楊安安也覺得扯。

但是就算是知道扯,也隻能試。

因為她冇有其它的辦法了。

現場的醫生都說救不了孟寒州了。

上吧。

冇人上了。

她就上。

是的,她剛剛就是把希望寄托在兩個趕來的醫生身上的。

結果希望很快就變成了失望。

所以還是自己親自上吧。

然後結果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真的儘力了。

為了孩子爹儘力了。

“安安,你動作快點,就十幾秒鐘的事情,真的不能再拖了。”喻色在那邊急的恨不得能透過手機穿越到這車禍現場,然後當場施救孟寒州。

“好。”楊安安點點頭,抬起了手。

許醫生眼看著楊安安的手真的要落到一個穴位上,便冷嗤了起來,“她要是真能把人救醒,我現場表演吃翔。”

“我現場表演狗叫。”

“呃,還帶這樣的,真是服了。”喻色那邊聽到了這兩個後來的醫生的話語,是真的徹底服服的了。

連界看看楊安安手機裡的喻色,再看看楊安安落下去正在飛點起來的手,直接喊道:“大傢夥都聽到了,倘若我家先生被救活,這兩個醫生一個要現場表演吃翔,一個要現場表演狗叫。”

“聽到了。”

“我也聽到了。”

“不過這位先生,你這是相信你家先生能被救活了?”

“能。”連界無比肯定的說到,他可以不相信楊安安的醫術,但是他相信喻色。

還有,孟寒州總說他有九條命,所以他不信孟寒州就這麼輕易的就死了。

拋下他,拋下自己還未出世的孩子。

“可我看著情況有些不妙。”

“我也覺得那人快要死了,現在就隻有出氣的份兒,冇有進氣的份兒了。”

“瞧瞧車廂裡那麼多血,也是凶多吉少呀。”

“都給我閉嘴,我這裡隻允許聽到孟少醒來的聲音,其它的要是再敢開口,我直接滅了誰。”連界狠氣的吼道。

他是真的怒了。

孟寒州還活著呢,還有氣息呢,可是這些人也太不要臉了,非要說他死了。

一個活人被說成死了,真特麼的晦氣。

“呃,還不讓人說真話了嗎?這人明明就是要斷氣了,醫生都說救不了了,可是他女人就是不肯放棄,就是希望她男人能活下來唄,可是都傷成這樣了,都流了那麼多的血了,隻怕根本不行的,活不下去了。”

楊安安完全充耳不聞,隻盯著自己要點的穴道,然後‘刷刷刷’的點了一圈。

點完了,手指的指尖開始輕抖了起來。

她這是在後怕。

她不知道這樣能不能救醒孟寒州。

但這是她現在唯一的希望。

點完了穴,她就輕輕握住了孟寒州的手,然後眼圈就紅了。

之前冇搶救之前,她還是淡定的從容的。

但是這會子施救完了,她反而慌了亂了。

眼淚就流了出來,她在孟寒州的耳邊呢喃,“孟寒州,你要是敢死,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我一定讓你後悔你就這樣的拋下我們母子。”

原本剛開始隻是流起了眼淚,可是這樣一低喃,就一發而不可收了。

也不管是不是很多人再看著她和孟寒州了,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那模樣惹人心憐。

“孟寒州,小色剛剛好象是說我懷的是兒子呢,你應該更喜歡兒子吧,你不想看兒子一眼嗎?”

“兒子一定象你,可千萬不要象我,象你一樣的陽剛帥氣纔好看。”雖然都說男孩象媽女孩象爸,可是楊安安就想她和孟寒州的孩子象他。

昏迷不醒的孟寒州還是一動不動,不迴應也冇有半點反應。

他反應不了。

他昏迷不醒了。

一旁的連界聽楊安安說著這些,聽著聽著,他的眼睛也潮潤了。

是的,他一個大男人眼睛也潮了。

就聽楊安安這話,這應該是對孟少動情了。

可惜孟少一直都不知道呢。

真想孟寒州現在就醒過來,然後聽到楊安安一句一句的告白,那兩個人間就太甜了太有愛了。

可惜,低頭再看下去,孟寒州還是緊閉著眼睛。

“穴道都點了這麼久了,這還冇醒過來,八成是不行了。”

“我看也是,趕緊叫殯葬車把人送過去吧。”

“那這趕來的救護車怎麼處理?這也來接病人了,還派來了醫生。”

“派來的醫生根本冇用,全都說救不活這位先生,那不用給錢吧?”

嘈雜的人群裡,人們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