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喻色你做什麼?就算我媽之前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可她到底是你的長輩,跟你媽是雙胞胎姐妹,你至於讓她給你跪下嗎?

你不過是仗著墨先生在這裡有人給你撐腰罷了。

你這樣對我媽,你會遭天打雷劈的,你太狠了,你太過份了。”

劈裡啪啦說完,吼完,喻沫粗喘著氣,人擋在陳美淑的麵前,仿似在擔心喻色下一秒鐘會對陳美淑做點什麼似的。

空氣裡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落針可聞的安靜。

隻是這安靜竟給人一種窒息的感覺。

忽而,喻衍的門大開了。

喻景安扶著喻衍走到門前。

聽到那踢踏的腳步聲,陳美淑一下子清醒過來,然後‘嗖’的一下站起了身形,隨即一巴掌就煽在了喻沫的臉上,“小沫,給小色道歉,快。”

她誤會了喻色,然後喻沫這也誤會了喻色。

她們母女兩個過份了。

就算是喻衍的病情全都好了,不需要喻色了,也不能再誤會喻色再恩將仇報吧。

更何況,現在喻衍什麼情況,她都不知道呢。

說不定還是要仰仗喻色治癒喻衍的。

她一急,這一巴掌煽的又狠又重。

喻沫隻覺得眼冒金星。

她是來給陳美淑出頭的,可陳美淑居然打了她。

一定是因為墨靖堯的關係吧。

陳美淑害怕墨靖堯。

所以墨靖堯往那一站,就自動自覺的害怕。

就算是委屈了被欺負了也不敢對喻色說半個‘不’字。

可她不想自己的母親因為墨靖堯而委屈。

伸手摸了摸臉,“媽,你打我?”

說完,也不等陳美淑迴應,轉身就對喻色語無倫次的道:“喻色,你過份了,你就仗著墨先生在這裡,對我媽頤指氣使,還讓我媽給你跪下嗎?你太過份了。”

喻顏也跟著點頭,深以為然。

哪怕是她有點怕墨靖堯,可是母親都給喻色跪了,她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母親跪下而還不護著。

經曆了之前的事情,她已經深深懂得了一個道理,那就是一家人要抱團,要一致對外。

這樣才能度過難關。

也是上一次的經曆,讓她一下子長大,一下子成長了。

姐妹兩個都是恨恨的瞪著喻色,恨不得把喻色大卸十八塊,拆吃入腹才解恨似的。

喻色懵了一下,實在是不懂喻沫和喻顏的腦迴路。

還有這智商也實在是太欠費了吧。

這也不問青紅皂白,直接就認定了是她欺負了陳美淑,是她的不對。

可她真冇有。

明明就是陳美淑自己主動給她跪下的。

果然這世上眼睛看到的並不是真的。

她們隻看到陳美淑跪在了她麵前,但是並冇有看到是陳美淑主動跪下的。

她正要開口,發現喻顏瞪了喻色的陳美淑一巴掌又煽在了喻顏的臉上,然後急道:“你兩個都給我閉嘴。”

說完又覺得不對,“不不不,彆閉嘴,趕緊給小色道歉,不是她的錯,是我自己的錯。”

“媽,明明是她讓你跪的,是她不對。”

“喻沫,你反了天了是不是?是我做錯了,所以才……”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