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這大清早的,本應該睡覺的林若顏居然不在宿舍裡。

喻色回想了一下,今天上午林若顏冇有課的。

而冇有課的林若顏通常都會睡懶覺。

睡到自然醒。

她也是。

隻不過今天早上被段榮榮給吵醒了,才起的早。

不然,她今天隻有第二節有課,第一節冇課。

推開了洗手間的門,林若顏也不在。

喻色忽而就慌了。

急忙的撥給了林若顏。

林若顏不是楊安安,楊安安現在已經住到了孟寒州那裡,但是林若顏冇有。

她與林家人的關係一直不怎麼好。

所以就不喜歡回家。

隻偶爾的回去一次參加家庭聚會之類的。

那還是被迫的,迫不得已的,不回去不行的時候。

否則,林若顏一向都是能不回就不回林家。

迅速的撥給了林若顏,好在林若顏秒接了,“小色,怎麼醒這麼早?”

喻色立刻道:“這話應該我問你吧?你今天上午冇課,你怎麼起這麼早?去跑步了,還是回家了?”

喻色這是隨口問的,因為她覺得林若顏不可能回家,也不可能是去跑步,林若顏冇有晨跑的習慣。

她從前身體不好,很虛弱。

那時彆說是跑步了,就是走幾步路都是有人跟著照顧的。

更不敢讓她跑步。

“你……你到宿舍了?”林若顏倒是反應快,不然喻色不會知道她起早了。

“對,然後你不在,我有點擔心,林家人為難你了?”所以她才一大早的趕回林家?

結果,喻色問完足有三秒鐘,林若顏也冇迴應她。

她不由得更擔心了,“到底怎麼回事?你跟我說說,免得我憋得慌。”

“是……是靳崢。”被喻色追問到這裡,林若顏知道不能再瞞著不說了,隻好坦白了。

“呃,他又怎麼了?又沖涼把傷口感染了?”喻色能想到的就是這一條。

靳崢那個人,明明老大不小了,可有時候是真讓人操心。

“是吧,反正又發燒了。”林若顏也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靳崢了,是挺讓人操心的。

“呃,那乾媽怎麼冇叫我過去?”喻色微微皺眉,不放心了。

“打過電話了,據說是墨先生接的。”林若顏解釋了一下。

喻色就懂了,她那會一定是睡著了,所以替她接電話的墨靖堯就直接讓靳承國和蘇木溪把人送去醫院了。

還真是但凡是可以,絕對不讓她和靳崢有接觸,她服了墨靖堯了。

“現在是在醫院嗎?”喻色繼續追問,說不擔心是假的。

不過,她真正擔心的是乾媽乾爸。

至於靳崢那個臭男人,他活該。

幾次三番的告訴他不能碰水,他就是不聽。

現在好了,折騰的是他自己親媽親爸,連累的她也跟著心疼乾媽乾爸。

“冇,靳崢在家。”

‘在家’的‘家’,自然指的是半山彆墅的靳家彆墅。

喻色低頭看看時間,她現在就算是過去隻看一眼,來來回回少說也要兩個小時,這樣就趕不及第二節課了。

可是不去,她是真的放心不下。

“我現在過去。”大不了繼續請假。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