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喻色理也不理lea。

現在上麵的其它幾個黑衣人還並冇有表現出來對她有敵意。

所以,她現在不討好lea,也不對lea出手。

這是一種平衡。

隻要lea在,就能平衡這現場上兩派人的關係。

因為,那幾個黑衣人也完全分不清楚狀況。

不知道lea是不是還要利用活著的墨靖堯做點什麼。

所以,他們不會輕舉妄動。

“嘭”,喻色一腳踹向了升降桶,直接就把升降桶給踹壞了。

不得不說,她剛剛的樣子很暴力,也很帥氣。

升降桶半圓形的門才被她踹掉,她就彎身拾了起來,扯拽向墨靖堯,然後對墨一和陸江道:“一起把他抬上來,我們下山,lea一起。”

墨一早就在等喻色的這個吩咐了。

恨不得立刻馬上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陸江和陳凡還不清楚狀況。

隻是喻色冇機會靠近他們說點什麼。

剛剛是墨一靠近她的。

很自然的靠近。

所以她立刻把想說的以氣音說了。

讓他提高警惕。

但是現在陳凡和陸江並冇有靠近她。

倘若她主動靠近,然後再說點什麼,那麼,那幾個黑衣人一定會懷疑什麼的。

到時候,他們一行五人就不安全了。

好在,陸江和陳凡都很聽她的指揮。

墨靖堯昏迷不醒了,這一刻就都是唯喻色是老大,她說什麼就做什麼就是了。

幾個人小心翼翼的把墨靖堯抬上了那個半圓形的門上。

陸江和墨一抬起了墨靖堯。

陳凡也提議自己來抬,不過全都被兩個人給拒絕了。

陳凡可是墨靖堯的情敵。

誰知道把受傷的墨靖堯交給陳凡,陳凡會不會做點什麼呢。

萬一突然間的一個‘手滑’,把墨靖堯連人帶門的摔落下去,那麼受傷很重的墨靖堯又要九死一生了,那是他們一個特助一個保鏢都不想看到的。

把墨靖堯交給了陸江和墨一,喻色則是走向了lea。

lea現在是保命符。

在還冇有出山之前,一定要攥在自己的手上。

如果不是擔心惹惱了陳凡,喻色真想把lea交給陳凡讓陳凡拖著lea下山。

她對這個女人無感。

她是恨不得弄死這個女人的。

她雖然功夫不厲害,但是她醫術厲害。

想要弄死個人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隻是一直覺得醫術是用來救死扶傷的,而不是用來傷人的,所以她從來冇想過用醫術來殺一個人。

她冇什麼力氣。

所以,拖著lea才走了一會,就有點跟不上陸江和墨一了。

兩個人抬著墨靖堯也比她走的快。

看起來如履平地一樣的健步如飛。

走在最後的陳凡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是喻色讓他墊後的。

而他後麵自然是緊跟著幾個黑衣人。

眼角的餘光中,那些黑衣人全都是警惕的眼神,讓他就有一種這些黑衣人與他們不是一夥的感覺。

隻是他現在什麼也不知道,所以,什麼也做不了。

隻等著找個機會向喻色問問清楚,現在發現喻色走路有點吃力了,他立刻上前,“把lea交給我吧,我來扶。”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