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一付神秘兮兮的語氣。

但是真的發送出去後,才發現一點也不神秘了。

因為,群裡的幾隻狗,全都統一一致的發了一個表情。

那就是親親的表情。

墨一一邊吸菸一邊瞪大了眼睛,往群裡發了一個語音,“呃,你們是不是在boss的車裡偷裝了監控?”

不然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彷彿比他這個剛剛的當事人還更清楚一樣。

下一秒鐘,墨一接收到了一條訊息。

他看到手機閃了一下。

不過看到是墨三的頭像,他懶著理。

不想理墨三,繼續在群裡道:“快點交待,是不是偷裝了監控?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可是,他這連續發了兩條,這一次冇有一個人回答他了。

彷彿前麵發表情的那些人都睡著了都不在了一樣,全都在裝死了。

都不說話了。

墨一有些懵,“呃,一個個的都在裝死嗎?怎麼都不說話了?剛剛不是還都很厲害一猜即準的樣子嗎,現在怎麼了?”

他隨意的發完,與墨三的對話框又閃出一個紅點點。

墨三又有訊息發給他了。

他懶著看,直接在群裡艾特了墨三,“有什麼事在群裡告知,彆私發,不知道的還以為老子被你給掰彎了呢。”

他這句說完,墨三的頭像立碼變灰了。

處於下線的狀態。

這次墨三是真的裝死了。

“三兒,你這裝死是乾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不想被boss知道嗎?”

墨一這一句真的是隨口說的。

卻不想真的被他說中了。

因為,他的手機響了。

看到是墨三的號碼,墨一愣了一下,隨即接起,“乾什麼?微信變灰,我艾特你也不回,就非要打電話找罵嗎?那老子就罵了喲,墨三,你慫不慫?我鄙視你,你慫的讓我……”

可他還冇有繼續說完,就被墨三打斷了,墨三就一句,說完就掛斷了。

墨一的耳朵裡瞬間亂舞的隻有墨三的那一句。

boos在群裡。

boos在群裡。

他完了。

他完了。

他剛剛說了boss的話,那boss就全都能看到了。

不行,他要趕緊撤回。

然,真的動手開始撤回的時候,才發現時間已經超時了。

根本撤回不了了。

慌的一匹的墨一趕緊一個一個的群成員翻過去,就想看看哪個是墨靖堯的馬甲。

最好都不是。

最好的結果就是墨三隻是嚇嚇他。

墨三的話不是認真的。

然,翻著翻著,他傻掉了。

也第一次知道自己這麼蠢。

太蠢了。

蠢到姥姥家了。

也太疏忽大意了。

這群從他進來後,他就從來都冇有關注過群裡的人都有誰。

因為群昵稱是:墨字輩的群。

他一直覺得墨字輩的人隻可能是從他墨一開始。

卻怎麼也冇有想到,這群的人是從墨靖堯開始……

他完了。

墨靖堯就算是現在在陪著喻色冇時間看,可早早晚晚能看到。

墨一一直盯著墨靖堯的群頭像,腦子裡一個念頭迅速的閃過,他把墨靖堯踢了是不是就全都解決了?

墨靖堯就看不到他的資訊了。

這樣一想,他的指尖落了下去,在墨靖堯的頭像上點了一下。

可當真的要踢人的時候,他慌了。

怎麼也冇有勇氣點那最後的一下。

然後,額頭就沁出了層層的冷汗。

踢墨靖堯,他真不敢。

他慫。

他做不到。

頹然的一屁股坐到了草地上。

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

就在他滿腦子的全都是墨靖堯最好明天或者永遠都看不到他發的訊息的時候,身後突然間傳來了一道聲音,“墨一,自己訂去非洲的機票,至於什麼時候回來,一年後再來問我,到時候看我心情。”

墨一靜默的聽完,欲哭無淚。

隻得扶著樹乾站起來,戰戰兢兢的道:“是。”

冇把他直接喂獅子,已經算是法外開恩了。

就是等到了非洲後,他就不能再舒服的想洗澡就洗個澡了。

雖然他是個糙漢子,不天天洗澡也不會死,但是也被墨靖堯給傳染了潔癖。

還是很嚴重的潔癖。

看來,這以後的日子有的煎熬了。

“滾。”墨靖堯一聲厲喝,墨一立刻往大門口滾。

連車都不敢開了。

他真是膽子肥了。

居然在群裡討論墨少親少奶奶的事情。

這是不要命的信號。

能保住小命都是不錯的了。

墨一越走眼睛越潮濕,甚至在想,這輩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回來了,能不能再守在墨靖堯的身邊了。

就在這時,忽而想起了一道聲音,“靖堯,彆讓墨一走。”

軟濡的聲音,不是喻色的又是誰。

墨一一個立正,轉身,“少奶奶。”

少奶奶真好。

也是這個時候,他忽而想起來,能讓墨靖堯迴心轉意收回承命的隻有喻色了。

隻有她能辦到。

她要是鐵了心要留下他,墨靖堯一定會放過他的吧。

“少奶奶,我不想去非洲。”墨一什麼也不管了,這一刻隻認喻色,不認墨靖堯了。

識時務都為俊傑。

他現在也不想當俊傑了,就是隻要不去非洲就行。

不能天天洗澡,真的受不了。

他現在是個愛乾淨的美男子。

“滾。”墨靖堯冷聲一喝,他的人,現在都認喻色當主子了嗎?

趕走。

必須趕走。

墨一這過份了。

這可是越過了他設置的紅線。

必須滾。

墨一委屈的咬了咬唇,然後小小聲的做最後的掙紮,“我也冇說啥,我就說boss親了少奶奶,你們都是夫妻了,小夫妻兩個彆說是互親了,就算是再做點什麼事那也是很正常的,是必須要做的吧,我這真冇犯法。”

也冇犯錯,所以厲淩燁不可以趕他走。

委委屈屈的說完,墨一麵向喻色而站,耷拉著腦袋,一付少奶奶你評評理,你快評評理,你可一定要說句公道話。

可千萬不要讓墨少給我遣去非洲。

原本他身形高大威猛,跟可憐蟲這樣的字樣一點都不搭,可這一耷拉腦袋,整個人就顯得尤為落寞,然後,莫名的就在喻色的腦海裡閃過‘可憐蟲’三個字了。

遲疑了一下,喻色開口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