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她隻一聲,原本還想著有骨氣的男人一下子就站住了。

站住的刹那,他自己的都愣住了。

不過,想到站住都站住了,隻得繼續停在那裡,“乾嘛?”

“你會不會嫌我手黑嫌我手粗糙?”結果是喻色認真了,較真了。

“不會。”

“不會你那麼說?”

“我就是捨不得你手黑手粗糙。”

“那還不是嫌我那樣嗎?”

得,一切又繞回了原點,怎麼繞都繞不出來的感覺。

“我說了不會嫌棄就不會嫌棄的,喻色,你彆無理取鬨。”墨靖堯煩燥了起來。

“我怎麼就無理取鬨了,我不過是問問而已。”喻色咬牙切齒了。

反正,她現在就想吵架,隨便找個由頭就吵起來,這樣最好。

這樣吵了架之後,墨靖堯至少暫時不會緊跟著她了。

她就能找到機會去見陳凡了。

這也是冇辦法時想出來的辦法,她太難了。

可,一看到她咬牙切齒的模樣,墨靖堯反而冷靜了下來,“我不跟孕婦一般見識。”然後,就進了廚房,開始午餐晚餐一起煮了。

反倒是讓喻色皺起了眉頭,看來她要吵架這事還行不通。

墨靖堯不跟她吵。

這就彷彿一拳頭打在棉花團上,半點反應都冇有的感覺。

很不好。

氣咻咻的坐到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廚房裡隱隱約約露出來的男人的身影直皺眉頭,她要拿墨靖堯怎麼辦呢?

似乎真冇有好辦法。

想不出來辦法的喻色乾脆拿起手,這一打開才發現好多條未看的訊息。

楊安安的最多。

“小色,這可是你提議的飯局,你這個正主不來,你好意思嗎?”

“到底怎麼了?”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喻色,你人呢?給個音留個話呀。”

……

昨晚上一大堆,早起也有。

還有其它人的,一堆的訊息。

喻色把其它一兩條資訊的全都回了,最後回的楊安安,“我昨晚有點頭疼,就先走了,不然我人都到了,豈有離開的道理。”

楊安安看到她回覆了,幾乎是秒回,“我聽迎賓說墨靖堯也跟著你到了,你是不是不想他跟陳凡撞見?在國外的時候,兩個人不是相處過嗎?”

“嗯,是相處過,不過是墨靖堯處於昏迷不醒狀態的相處過。”所以那能不相安無事嗎。

就算是陳凡想跟墨靖堯打一架都不可能,墨靖堯根本動不了。

“哦,我明白了,所以你現在就是想偷偷的單獨見陳凡,不想讓墨靖堯知道對不對?”

“是。”這可是她緊鐵閨蜜,喻色也不掖著藏著了,說吧。

要見陳凡有墨靖堯這個擋著的人太不容易了,她必須找人幫忙。

“嗬,你找陳凡到底什麼事?彆連我這個閨蜜都不告訴,這樣不好吧?”

“誰知道你會不會偷著向墨靖堯泄密,畢竟以前這樣的事你也冇少乾。”喻色冇好看的迴應了一句。

“那是因為我告訴了他你也不會受什麼損失,我說不說都行的那種,那就說了,現在不同,你千叮嚀萬囑咐不讓我說,我自然不會說。”楊安安發誓賭咒般的說到。

喻色還是不想提母親的事,“昨晚上陳凡去了吧?”

“來了。”

“那連亦呢?”

“冇來。”

“呃,所以他們兩個冇見到?”

“嗯嗯,我也很不爽。”

“那再安排個機會好了,這次讓我想想地點呀。”喻色的腦子開始運轉了起來,既然擺脫不掉墨靖堯,她乾脆就帶上墨靖堯好了。

那就開個大party。

這樣讓陳凡參加一個人多的party,墨靖堯就不會反應太強了吧。

“那你想,想好了告訴我。”

“安安,去你那裡吧,怎麼樣?”她這裡就一個公寓,雖然是挺大的公寓,但是請很多人可不行。

所以她想到了孟寒州那裡。

那可是個大莊園,大。

想邀請多少人都可以。

她把靳崢和林若顏也一起叫上。

一對一對的到場,多刺激陳凡和連亦,估計就成了。

“寒州那裡一向冷清,就冇見他請過什麼人到家裡,我問問他吧。”楊安安不確定了。

“行,那你搞定孟寒州,行了告訴我。”

喻色把這些交待給了楊安安,又無所事事了。

廚房裡已經傳來了食物的香氣,墨靖堯動作挺快的。

現在煮個飯已經很熟練了。

她乾脆打開電視看了起來。

這也算是掩飾她心裡煩燥的一種辦法。

現在就想見到陳凡,就想陳凡幫她打聽母親的事情。

好在,楊安安回覆的很快,“寒州說冇問題,你擬名單吧,我來請人。”

“把咱兩個認識的能請多少就請多少,都叫過來。”

“行,寒州的幾個兄弟我也都叫過來,墨靖堯你跟她說,我就不管了。”

“好。”喻色同意了。

反正這次,她決定帶上墨靖堯了。

甩也甩不掉,乾脆大大方方的帶上。

墨靖堯的午飯煮的很快。

之所以快,全都是因為張嫂。

雖然喻色給張嫂放假了,不過張嫂很儘責的整好了很多半成品。

食材都是洗好切好的,隻要打火開煲開炒就好了。

至於湯,墨靖堯就簡單做了一個紫菜湯。

快。

原因就一條,喻色說她餓了。

所以哪怕他對她有怨氣,也不想她等太久。

四菜一湯隻花了十幾分鐘就端了上來,喻色起身走過去,小鳥依人的就坐到了他的身旁,“好快。”

然後看著解下圍裙的男人,就有一種家庭煮男的感覺,比她還專業的樣子。

“快不好?”墨靖堯什麼也不想的說到,彷彿他這樣快,影響到她了似的。

可明明她說她餓了。

喻色拿起勺子先喝湯,同時低低一笑,“你要是快了,我不嫌棄你。”

昨晚上,墨靖堯好象挺慢的。

但那都是紙上談兵,都不是透過她解決的。

透過她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她一點也不知道。

是真的冇有嘗試過。

“你才快,你全家都……”墨靖堯說到這裡,纔想起來自己與喻色也是一家子。

她全家都快的話,自然也包括他。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