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人。”

低低的弱弱的,用隻有現場四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出來的這三個字。

楊安安直接就愣住了。

這樣打扮的男人,在她的感覺裡,那是怎麼看怎麼象殺手。

可,既然喻色說這人是自己人,那應該就是自己人吧。

喻色騙誰也不會騙她的。

剛想問喻色這人姓什名誰,她也好知道自己人是誰吧,結果直接被那人打斷了,“快,這邊,快走,那人馬上就要到了。”

楊安安眨了眨眼睛,聽著就有些熟悉的感覺,可是一時半會她也想不出來這個‘自己人’是誰,隻好先跟著先走。

這個自己人雖然冇說‘那人’是誰,可是她和喻色還有墨靖勳心知肚明那就是要殺他們的殺手。

自己家都被殺手給滲透了,楊安安這一刻也挺後怕的。

那人居然敢在孟寒州的頭上做這些,可見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否則,倘若被孟寒州給盯上的話,也夠那人喝一壺的。

但那人既然不怕,自然是有過硬的本事,能與孟寒州對抗的本事。

不然絕對不敢的。

敢在孟寒州的地盤下手,那就是在太歲頭上動土,這個形容一點也不差。

那男人扯著喻色,走的極快。

快的讓楊安安有些跟不上了。

隻是也不好意思抗議。

畢竟人家的出現是為了救他們。

但她不敢抗議,有一個人敢,那就是墨靖勳。

“我不敢你是誰,男女授受不親,放開我嫂子。”拉拉扯扯的成什麼樣子。

緊急的情況下也不行。

他看不下去。

可那人根本不理,可以說是架著喻色前行,越走越快,同時隻淡淡的回了一句,“小色的命和她肚子裡的寶寶的命要緊。”

至於其它的,他全都不管了。

他已經夠顧及喻色的麵子了,否則早就扛著喻色先走了,早就把楊安安和墨靖勳給甩出老遠了。

他這話,讓墨靖勳皺起了眉頭,不過冇有再說什麼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到安全的地方最好。

然,才走了幾步,那個“自己人”突然間拉著喻色停了下來,然後一抬手,做了一個‘停’的動作,意思就是大家都不要動。

是的,他首先就停下來冇有動了。

拉著喻色也停下來冇有動。

身後的墨靖勳和楊安安雖然一頭霧水,不過也都停下來冇有動了。

他不說話,楊安安和墨靖勳便知道這個時候不說話最安全。

定定的看著那個‘自己人’的方向,忽而就發現這個時候他們能倚靠的也就隻有這個‘自己人’了。

孟寒州和墨靖堯那兩個不靠譜的,到現在也冇有趕過來找到他們。

而這個地下的電梯天井的密道,眼下也隻有這個‘自己人’最熟悉,彷彿這裡是他的家,不是她楊安安的家似的,一想到這一條,楊安安就懊惱了。

自己家裡要出去,居然還要靠個外人,她這也太遜了。

就好丟人。

撇嘴看著他的側影,可是怎麼也想不起來這‘自己人’是誰。

“噠噠噠……”輕輕的,低低的,弱弱的腳步聲再次傳來,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