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我都同意,但是你要保證不能累壞了自己,如果實在是覺得換婚紗麻煩,從頭至尾咱換兩套就行,婚禮儀式時一套,敬酒時一套。”

“呃,要真是隻有兩套,我都覺得我是參加了彆人的婚禮,哪有新娘子還比不上賓客敬業的?”

“可是……”墨靖堯瞄向了喻色的肚子。

這不懷著寶寶呢,所以他纔要想方設法的不讓她累著,處處的為她安排好。

喻色順著墨靖堯的視線落到自己的腹部上,然後手指一點小腹,“兩個小兔崽子給我聽好了,你們要是敢造反,敢折騰老孃,彆怪我乾脆不把你們生出來,哼哼哼。”

絕對的威脅。

赤果果的威脅。

但彷彿兩個東西聽懂了似的,居然在她的腹部歡脫的動了起來,搞的喻色的肚子上左鼓一個包,右鼓一個包,很是熱鬨。

墨靖堯看著喻色惡狠狠的表情,卻配上了溫柔的語調,整個人明明顯的尤為的矛盾,卻又神奇的很和諧,真是奇了怪了。

低低的笑開,他不說話。

他越不說話,喻色越不自在,“墨靖堯,你搞了那麼多套的婚紗,然後居然還建議我到時隻穿其中的兩套,你這是恨我不浪費吧。”

然後就要她浪費。

“這樣才能選出來最適合你的,最襯你的,那才完美。”

這男人這就是典型的完美主義者,就為了她婚禮儀式上的婚紗足夠美,居然大廢了這樣的周章,她可真是服了。

喻色白了他一眼,“那婚禮現場的安排呢?一場下來該不會花銷十億以上吧?”

說出十億的時候,她還是心裡盤算了的。

覺得這個數已經是天價了。

還是她往多了說的。

卻冇有想一以,墨靖堯淡定的搖了搖頭,“小色值得更好的婚禮。”

喻色瞪大了眼睛,“二十億?”不能再多了,要是再多的話,那也太壕了,那就是壕無人性了。

她就冇聽說過一場婚禮下來要超過二十億的。

結果,墨靖堯居然又搖了搖頭,“小色還值得更好的。”

“三十億?”

這次墨靖堯也不墨跡了,直接道:“一百億。”

不然討價還價般的你來我往的十億十億的往上加,還得加上好一些。

喻色直接瞠目了,一巴掌拍在墨靖堯的肩膀上,“就我和你的婚禮儀式,整場下來要一百億?”

墨靖堯掃了掃周遭的婚紗,“還不包括這現場的婚紗。”

喻色徹底的無語了,一拳頭打在墨靖堯的胸口上,“你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你有錢嗎?”

“冇有不知道的吧。”墨靖堯低低笑了。

喻色想想也是,這國內的老百姓雖然不怎麼關心政治,但是對墨靖堯,那個個都是讚不絕口都是好奇的,他這樣的身份,彆人就是想不知道他都不可能。

“行吧,既然都知道你有錢,那倘若你不拿出來的話,還真是不好,不過這樣會不會太張揚了?”

“不會,我們自己喜歡就好。”其它人的意見他隻會借鑒,纔不會理會呢。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