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哥,你讓開,你再不讓開,你才胡鬨你才添亂呢。”

“不行,現在爸爸還有搶救過來的希望,你讓她進去,空氣更不好了。”蘇源堅決攔著,就是不想喻色進去。

“舅舅,我隻要看一眼外公就好。”

“彆叫我舅舅,我隻有一個外甥女,她叫靳朵,你要是名字叫靳朵,我就放你進去。”

蘇源擋在那裡,就是不肯讓喻色進去,一時間,就門前門外的僵持了起來。

喻色有些著急了。

可這人是蘇木溪的哥哥,她總不能動手吧。

雖然她此時此刻真的想要動手了。

因為,她想要救人。

冇來也就算了。

她這已經來了要是救不了人,那就說不過去了。

而且,對於一個正在被搶救的老人家來說,分分秒秒鐘都能要命的。

她必須爭取每一分每一秒還可以珍惜的時間。

不然,等老人家嚥氣了過世了,給她再多的時間也冇用。

不是每個人都有墨靖堯那麼好命,她正好就給搶救了過來的。

“讓開。”喻色低吼一聲。

“不行。”

就在蘇木溪要動手去推她大哥的時候,就聽臥室時有人直接衝了過來,“這不是喻丫頭嗎,小祖宗,你來了太好了,快進來給老爺子看看。”

“莫醫生?”喻色冇想到居然在這裡遇到了莫明真,剛剛他穿著與其它醫生一樣的白大褂,又是背對著她,所以真冇認出來。

“小祖宗,是我,有冇有帶針來?”莫名真說著,就看向了喻色隨身背過來的斜挎包,隨即眼睛就亮了,“是上次那個包,快進來。”

“你,你認識她?”蘇源先是怔了怔,耳聽著莫明真一口一句小祖宗,而且是對著喻色叫的,讓他不得不終於反應了過來,莫名真叫的真的是喻色,而不是旁的人。

因為,這門前除了他就是蘇木溪了,莫明真從頭到尾是看都冇看蘇木溪。

不過,讓他更懵的是莫明真這麼一個t市家喻戶曉的名醫,這一刻居然叫喻色小祖宗。

這太神奇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要是聽彆人說起,那是打死他他也不相信的。

莫名真這才反應過來蘇源還擋在門前,隨即一把就推開蘇源,“你讓開,讓我師父進來,小祖宗是我師父。”

“……”喻色有些好笑了,“我,我冇收過徒弟,莫醫生你不要開玩笑。”

“莫醫生,你是她師父吧,這個時候,你就不要開玩笑了。”蘇源正擔心著自家父親的安危,所以一點也冇有聽出來喻色口中不好意思的味道,還真的以為莫明真是在開玩笑。

不想,莫明真回頭一瞪他,“我才認的小師父,回頭我送上拜師禮認認真真拜師。”

他這話說的一本正經,那表情那神態絕對冇有半分開玩笑的意思。

蘇源一直是緊盯著的,此時也是懵了懵,然後就被蘇木溪一把拉到一邊,“上次我尿路結石掉到輸尿管裡,差點疼死在車裡,喻丫頭一出手,不用打針不用吃藥,前後都冇用上十分鐘就治好了,你相信她,就不要攔她了。”

蘇源半夜半疑的這纔沒有阻止喻色進去了。

而喻色,在莫明真的保駕護航下,十分順利的就到了床前。

床前幾個正在搶救的醫生和護士也全都讓開了。

莫明真開口,他們全都很給麵子。

不過,在看到喻色的時候,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不屑。

真不明白莫明真是不是吃錯藥了,居然對一個小丫頭片子如此的恭敬不說,剛剛好象還說要拜這個丫頭為師。

這不可能。

年齡上差太多了。

莫明真做這丫頭的師父還差不多。

一定是他們幻聽了,聽錯了。

不過,既然是莫明真讓這女孩靠近的,他們暫時還是不動聲色的好。

於是,紛紛退開了一步,就把空間讓給了喻色和莫名真。

喻色的目光輕輕落在床上的蘇老爺子的臉上。

老人家臉色很不好,人已經淹淹一息了。

這個時候,隻有出氣的份,已經冇有進氣的份了。

再轉頭看那些儀器,情況的確是不好。

怪不得蘇木溪一路上都哭個不停呢。

如果她再晚來一步的話,隻怕老爺子真的就……

“把門窗全部打開。”喻色隻看了一眼,就這樣說道。

然,她說完了,臥室裡靜靜,所有的人都看怪物一樣的看著喻色,冇有任何一個人行動。

蘇源也是怔住了。

蘇木溪也是怔住。

他們父親的病最怕見風。

一見了風就加重。

所以,這房間裡是在棚頂加了排氣扇,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儘可能的保持臥室裡麵空氣清新的。

可其實,隻要不通風,怎麼可能清新呢。

排氣扇那種,不過是解心疑罷了。

是冇有辦法的辦法。

但冇想到,喻色一來,直接讓開門窗通風。

倘若是大白天的,無風有陽光還好。

但是現在夜已經深了,開了門窗絕對會有風灌入的。

對於已經很久冇有通過風的老人家,他們就覺得那隻會加速他的死亡,而不是搶救回來。

“喻色,可以嗎?”蘇木溪這個時候也是不淡定了,不確定喻色這樣做對不對。

而且,喻色是她帶來的,要是真的一開了門窗,老父親就閉了眼,那就是她親哥親姐親弟弟也會埋怨她的。

喻色堅定的道:“這房間裡越少人越好,出去前把門窗打開。”

可她說完,還是無人行動。

還是把喻色當怪物一樣的看著。

喻色再看一眼老人家,再慢真的就來不及了。

於是,她直接自己過去開陽台的門。

莫明真一看她動了,便去開窗子,先拉窗簾再開窗子。

兩個人旁若無人的開始行動了。

蘇源已經被嚇到了,轉過身走出臥室,不敢再看了。

蘇木溪也不知道怎麼辦了,急的團團轉的想勸喻色,可看到莫明真那麼支援喻色,要勸喻色話到底冇有說出來。

老爺子這個時候,也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可臥室裡的門窗真的太久冇有打開了,喻色根本打不開,“莫醫生,來不及了,你開門窗,我去施針。”

~~~~~~~~~~~~~~~~~~~~~~~~~~~~~~~~~~~~~~~~~~~~~~~~~~~~~~~~~~~~~~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