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走。”陸江理都不理男子,妥妥的就象是墨靖堯附體,冷聲宣佈命令。

隨即兩個黑衣人架起男子就把男子帶下了觀光車。

一旁的司機嚇的一直在抹汗。

他也從來冇有見過這麼拉風的場麵。

絕對絕對的拉風。

這些黑衣人簡直太拉風了。

全都是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黑色的休閒西裝,配黑色的超墨,太帥了。

以至於,他已經看傻了。

“師傅,可以出發了。”直到陸江終於恢複到溫和的話語,才叫醒了觀光車的司機。

“好……好咧,出發嘍。”司機不多嘴。

其它的遊客更不多嘴。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景區裡是不允許外來車輛進入的。

所以,但凡是能進來的,絕對不是他們所能惹得起的。

觀光車繼續出發。

隻是少了一個人。

前麵的大媽回過了頭,衝著墨靖堯豎起了大拇指,“小夥子很帥,這纔是正確護老婆的方式,大媽我支援你。”

聽到“老婆”二字,墨靖堯一直深冷的眼神這纔多少溫和了些微。

直到下了車,喻色都是懵懵的。

然後扯過了他的衣角,小聲道:“你告訴我,你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

先是飛機上坐在她鄰座。

然後是知道他居然空運了一輛越野車到了這景區外麵。

現在又知道了,不止他來了,居然連陸江也來了,捎帶的還帶了十幾個保鏢。

很拉風。

“冇有瞞你。”不想,墨靖堯是臉不紅心不跳的這樣回到。

“還冇瞞我?我們昨天就到了,我現在才知道陸江也跟來了。”喻色控訴。

“小色,你冇有問我,我不知道這樣的安排還需要向你彙報,下次不會了。”

“……”於是,男人就這樣的一句,直接把喻色接下來的抗議給噎回去了。

他說的對,她確實冇有問過他。

所以,他也不算是隱瞞她了……

但是也是這個時候,她忽而也就釋然了。

他與她不同。

想起他味蕾的病,還有她初見他時他被穿著壽衣的樣子,象他這種時時刻刻的都處於危險中的男人,帶幾個保鏢在身邊絕對是理所當然的。

她不該埋怨他。

釋然了,喻色又扯了扯他的衣角,好奇的道:“昨天他們與我們同一班飛機抵達的?”

“嗯。”

所以,昨天那些保鏢全都是身著便衣的散佈在那駕飛機上了,喻色想到這裡,又道:“昨天在溶洞裡,他們也在?”

“在。”

“我的天,墨靖堯,今天逛遠了景區,咱們就回去吧。”喻色忽而就覺得,墨靖堯這陪著她出門一次,這安保費用得有多高呢。

連車帶人,全都跟著來了。

“不必,就算不是來這裡,平時我上下班,他們也都是隱身在暗處的。”

“那……那你潛進我房間呢?”喻色的腦子“轟”的一下,猛然間想起了這個,同時小臉已經羞紅一片了。

墨靖堯才抬起修骨玉長的指想要賞喻色一個腦瓜崩,可當對上她嫣紅的小臉,頓時收了手,“十米之外。”

喻色便懂了,他的保鏢是必須保持在他的十米之外的。

呃,這是有多霸道呢。

想想墨靖堯的那些個保鏢,就覺得他們太難了。

要時時刻刻的保護墨靖堯,但同時又不能靠的太近,不能惹墨靖堯不舒適。

“墨靖堯,做你的保鏢太難了。”

“我辭過,都不願意離開。”

“你給的薪水高吧?”

“還行,每個月十萬。”

喻色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如果她要是也有點身手的話,她也想做墨靖堯的保鏢,隨隨便便一個月就有十萬了,真爽。

於是,接下來的遊玩中,喻色再也冇有昨天在溶洞裡那麼自在了,總是覺得人群中有一雙雙的眼睛在盯著自己看。

墨靖堯很快就發覺了喻色的不自在,低笑著道:“我剛剛已經通知他們撤離到景區外了,放鬆。”

“真的嗎?”喻色兩眼發亮,發現自己在墨靖堯的麵前就很自在,但是要是在他手下的麵前,就有些不自在。

總怕自己一個小動作不對了,給墨靖堯丟臉。

“真的。”墨靖堯揚了揚手機,“要不要看我和陸江的對話?”

“不用了,我信你。”

然後,喻色又恢複到了昨天的那個喻色,興奮的又是蹦又是跳的,然後襬著各種各樣的姿勢奴役墨靖堯為她拍照。

墨靖堯唇角微勾,這纔是真正的喻色。

他想他是明白喻色剛剛為什麼不自在了。

是不想他的人發現他被奴役了吧。

可她昨天就在奴役他了。

現在纔想起來避著點是不是晚了。

喻色一個人的單人照,還有兩個人的合影,一路上拍拍照照,美不勝收。

景區裡有很多的瀑布,不過是大小不一罷了,而每一個瀑布都有它自己獨特的特點,一路看過去,喻色覺得自己的眼睛不夠用了。

一路上都是興奮不已的。

大約是真的以為冇有墨靖堯的人跟著了,她絕對放飛自我了。

中午的時候拉著墨靖堯就到了一個小攤位上,點了兩份涼皮,一份給她自己一份給墨靖堯,愉快的開吃了起來,“墨靖堯,好好吃,你快吃。”

墨靖堯看著陸江對話框裡的那一句,“已經備好十道菜,隻要您吩咐,馬上就到。”

墨靖堯先是回覆了一句,“原地休息,你們吃吧,我不需要。”

然後,就放下了手機,拿起筷子學著喻色的樣子開吃起了涼皮。

遠遠的,戴著墨鏡的陸江已經要風中淩亂了。

墨靖堯從來不吃這些外麵的小吃的。

不衛生。

然,此一刻他也冇膽子上前勸住墨靖堯。

喻色在吃呢,墨靖堯自然是陪吃。

算起來,倒是便宜了他們這些兄弟了,中午有加菜加餐,很豐盛。

於是,吃著美味佳肴的陸江看著吃著涼皮的墨靖堯,第一次有了優越感。

吃完了涼皮,喻色還去買了兩個冰棒,一根奶油的一根綠豆的。

一根給自己,一根給墨靖堯,“你吃。”

看她多好,吃什麼都不忘墨靖堯。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