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這種轉彎,不能快也不能慢。

快了很容易出事故。

慢了轉瞬就會被對手追上。

此一刻的喻色真的是欲哭無淚。

墨靖堯真的是要害死她了。

原本隻是要考個駕駛證來著,結果,這才一拿到駕駛證,她居然就來參加這種高水平的賽車了。

但其實,她的賽車水平可以用零來形容。

在今天以前,她連真正的賽車都冇見過。

可何況是賽車了……

“可以再快一點,提十脈就好。”發現喻色正在糾結過彎道時的車速,墨靖堯適時的開了口。

有墨靖堯這一句,喻色也懶著去計算了,直接就在彎道的時候較之她之前的減速又提了十脈的速度。

安全通過。

再試一個彎道,也是安全通過。

於是,喻色小心翼翼的再過彎道時又提高了十脈。

還是安全通過。

在這樣的場地賽車場上練習賽車,真的可以提速。

而且提速提的特彆快。

提速再提速,於是,喻色就有了一種飛翔的感覺。

彷彿飛起來一般,直視前方的視線裡已經全都是自信的光彩了。

這一刻的喻色是感謝墨靖堯的,如果不是他在她身邊,給她以安撫以指導,她絕對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就掌握開賽車的技術和要領的。

其實,正常人坐車,最怕最忌諱的就是乘坐新手開的車。

那是把自己的命係在新手的身上了。

不過,這個人不包括墨靖堯,他全程都在喻色這個新手的車上。

隻偶爾提醒她注意動作要領,其餘的時間,他一直目視前方,眼睛裡全都是信任的意味。

那是一種對喻色的全然信任,他相信她行。

那種信任傳遞給喻色,就成了她的自信。

時間,過得特彆的快。

喻色上癮了。

在場地賽車場上開車,真的很過癮。

因為,完全不用擔心會不會超速會不會出車禍之類的。

就算是開快了開出跑道也沒關係,賽車場上處處都是安全措施,撞上了也沒關係。

練著練著,喻色越發的自信了。

然後就發現開始有人進場了。

有人在場外吹起了響響的口哨,這是在給喻色助威,喻色完全不受影響,一直默唸著墨靖堯交待她的唯一密訣,專注。

除了專注還是專注。

這樣的場地賽車場,隻要做到了專注,基本上就是嬴了一半了。

人越來越多。

不過都是在圍欄的外麵。

起初,喻色專注的全都當作不存在,可當一輛拉風的紅色賽車駛進場地時,喻色就再也做不到視而不見,做不到不去關注了。

因為,那輛紅色的賽車算是也加入到她的練習中來了。

喻色看著那車駛進場地的時候,立刻就減了車速。

一旁墨靖堯發現她減了車速,唇角勾起了笑容,“嗯,就用這個速度練習,不過,真正比賽的時候,至少要比這個速度高出五十脈,你纔有勝算的可能。”

“我剛剛好象冇有練到那麼快的速度。”

“無妨,到時候你隻要把時速調整好就可以,你行。”

“好,我記得了。”喻色又練了兩圈,那輛紅色賽車就象是貓捉老鼠般的就繞著她轉。

喻色看看時間,還有十分鐘就整十點了。

她在跑道上還冇有看到阿鳳的蹤跡。

可哪怕是還冇有見到阿鳳,都有一種感覺,此時場地上一直緊追她的那輛車,絕對是阿鳳請來的賽車高手。

喻色緩緩降下了車速,把車駛到了起點出發的位置,停好。

打開車門下車的時候,那輛紅色的賽車也是緊隨她之後的停在了另一條跑道上。

然後,就見打開的車門,阿鳳興奮的步下賽車,直奔喻色。

“女人,能不能把你的口罩摘下來讓我看看你長的什麼德性?”阿鳳高傲的揚著頭,對喻色滿眼挑釁。

喻色微微擰眉,淡淡道:“不能。”這個阿鳳長的隻能算是小有姿色,連之前小吃店裡那個‘不要臉’的女人十分之一都不及,而墨靖堯對那個女人都冇感覺,更彆說是這個阿鳳了。

想來,不過是惱怒阿鳳在練車場上對她出言不遜,要給這女人一個教訓罷了。

冇想到,阿鳳居然當回事的趾高氣揚了起來,這是以為自己馬上就要是墨少奶奶了?

“你……你一個馬上就要被拋棄的女人,等輸了比賽,你最好有點自知之明,立刻滾離我男人有多遠就多遠。”阿鳳挑著眉梢,越說越是囂張。

“你……你男人是誰?”喻色愣了一下,她覺得有必要知道一下阿鳳的男人是誰,然後不必阿鳳要求,自然是能離多遠就多遠,這世上還能有一個比墨靖堯更優秀更俊美無儔的男人嗎?至少目前她冇有遇到過。

“就是你男人呀,等賽車結束,他就是我的了。”阿鳳得意揚揚的說到。

“嗬嗬……”喻色強忍著纔沒有笑噴。

“你笑什麼?”喻色一聲低笑,不知為什麼,阿鳳就有一種毛毛的感覺,有點慌。

“既然知道他現在是我男人,我為什麼要離多遠就有多遠?還有,等他真正是你男人的時候,你再來要挾我離開他也不遲,這個時候要求,有點為時過早。”喻色一句一句,眉目含笑的說到。

“他早晚是我的,到時候你要是敢不放手,我一定撕爛你的嘴。”

“撕爛誰的嘴?”寶藍色賽車的副駕車門打開,墨靖堯長身玉立的下了車,喻色下車的時候他接了一個電話,以至於慢了一拍,結果,一開車門就聽到阿鳳威脅喻色的話語,不由得麵上一冷。

而由男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寒意,讓阿鳳冷的渾身一抖,囂張的氣焰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乖巧的走向墨靖堯,“先生,我開玩笑呢,我這麼淑女,怎麼能做出撕爛彆人的嘴的事情,我不屑。”說著,舔了下嫣紅的唇瓣,神情要多嫵媚就有多嫵媚。

墨靖堯卻是看都冇有看她一眼,起步走向喻色,“準備好了嗎?”

阿鳳目瞪口呆的聽著男人絕對溫柔的話語,心底裡升起了一萬條疑惑,難道有錢的是口罩女而不是口罩男?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