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喻色直接忽略了手上傳來的痛意,輕輕點了點頭,“嗯。”

“所以,靖汐現在這樣的狀態,不止是因為受到了刺激,還因為她被打了針?”墨靖堯身形微顫,隻是想象一下墨靖汐被打針的場麵,都有些受不了。

“是。”喻色隻得又點了點頭。

她現在看出來的一切,她必須如實的告知墨靖堯,讓他對墨靖汐的情況有一個真真切切的瞭解。

這樣,才能慢慢治癒墨靖汐。

因為,墨靖汐這種病,一旦得上了,絕對不是一天兩天,她開一次藥方就能治好的。

這需要時間。

“能治?”墨靖堯問出這一句的時候,聲音都是抖的。

看著喻色的目光,就連喻色都感受到了一種慌。

這是她在墨靖堯的身上所從來都冇有感受到的。

在她的認知裡,墨靖堯就從來都不知道慌亂為何物。

無論是任何事情,到了他的手上,他都能處理乾淨。

但此刻到了墨靖汐身上,到了他至親的親人身上,倘若她告訴他墨靖汐不治,隻怕他立刻就承受不了了。

但,事實真相就是她暫時還真的無法完全治癒墨靖汐的病。

不過,她相信隻是暫時的。

早早晚晚有一天,她能治好墨靖汐。

“能治。”喻色微微一笑,然後,墨靖堯原本僵硬的身體瞬間放鬆下來。

“好,靖汐就交給你了。”

“你不怕你媽反對嗎?”喻色卻是知道的,墨靖堯之前之所以冇請她過來,完全是因為洛婉儀在這裡。

那也是變相的在告訴她,洛婉儀現在對她的存在特彆的牴觸。

“我會安排。”

“行吧,呆會我給靖汐開個藥方,隻要每天按時服藥,那一針的後遺症會慢慢淡去的。”

“你是說,靖汐的病究其根本,需要先治療的是清除那一針的影響?”

“對。”所以,療養院裡又是輸液又是鎮靜針打了根本冇有效果,隻能是暫時的緩解罷了,絕對不去根。

但是去根,實在是太難太難了。

喻色想念墨靖堯的玉了。

真的很想念。

可惜,他脖子上掛著的還是那塊假玉,她知。

“喻色,夏曉秋……”那邊,墨靖汐還在喃喃著這兩個名字,那表情就是嚇壞的樣子。

好在,她隻是低喃,而不是大聲喊叫。

否則,喻色很擔心她一直這樣下去會把嗓子喊壞。

兩個人纔要出去,就有護工推門而入,看到她手裡端著的托盤,喻色纔想起來自己一下班就趕了過來,以至於連午飯都冇吃。

這一刻,看到豐盛的夥食,不由得肚子“咕嚕嚕”的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絕對完全自然的反應。

“餓了?”

“嗯。”喻色不裝假,不過還是有點不好意思了。

“去吃陳記?”

“不用了,我就在這裡吃食堂就好。”喻色現在就覺得剛剛端過去的那些食物就挺好的,她纔不要再驅車一個小時趕到市區纔開吃呢,那會餓的她眼冒金星的。

餓著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好,我陪你。”

然後,兩個人就真的去了療養院的食堂。

已經過了飯點。

喻色乾脆就點了兩碗麪。

餓的時候,什麼都好吃。

麵也很不錯的。

打兩個荷包蛋,灑上蔥花和香菜,端到麵前的時候,嗅著麵香,喻色就覺得這一刻太幸福了。

筷子挑了麵喂入口中,好香。

“墨靖堯,我有喜事要告訴你。”

“錄取通知書。”結果,墨靖堯猜都冇猜,直接就說對了。

喻色猛然想起一件事來,她上午趕去診所實習的車上,接到楊安安的電話,楊安安一下子就說對了那時的她正在去上班的路上。

那時她就覺得哪裡不對勁。

現在,終於想明白了。

“祝許那臭小子,是你讓祝剛送回去的,對不對?”所以,她現在的一舉一動墨靖堯全都知道的感覺,甚至於楊安安也跟著知道了。

她此刻甚至在懷疑,楊安安的那個電話,也是墨靖堯讓楊安安打的。

“你心情不好。”

墨靖堯這就是變相的承認了。

喻色瞪了他一眼,“那還不是怪你。”

“是我媽的安排。”

“墨靖堯,我是不是不夠好?”喻色突然間就落寞了起來,碗裡的麵也不香了。

不然,洛婉儀為什麼一直不肯接受她?一直在想方設法的要給墨靖堯選一個門當戶對的女孩呢?

反正,洛婉儀就是不待見她。

“是她太固執了。”頓了一下,墨靖堯又道:“是墨森的那些女人給她壓力了吧,而從現在開始,隻怕她更有壓力了。”

雖然,他從來都認定洛婉儀不需要有壓力,他可以給洛婉儀最好的一切。

可她就是喜歡比,就是想要他身邊站著的是一個比墨森其它女人的兒媳婦都要強的女人。

第一次聽墨靖堯直呼他爸的名字,“你爸不會是放棄了cherry,然後又有了新歡吧?”然後,又刺激到了洛婉儀。

回想一下墨森那個男人,喻色很慶幸墨靖堯冇有遺傳墨森花心的性格,否則,她纔不要理他。

“是。”

“其實我在想,你媽與姓廖的,說不定就是為了報複你爸,還有,那個男人也許真的與夏曉秋有關。”

而夏曉秋,曾經與cherry有關。

這樣一環一環的想下去,仿似一切都皆有可能。

不過,她隻希望墨靖汐變成現在這樣,不要是她的原因。

否則,她會很自責,很內疚。

墨靖堯冇說話。

隻是安安靜靜的吃著麵。

一整碗的麵,他吃的乾乾淨淨。

顯然,她冇吃午餐,他也冇吃。

彷彿就是在這裡等著她過來一起吃麪似的。

“墨靖堯,晚上我與安安和祝許約好了要吃燒烤,你要不要一起?”喻色吃著麵,小聲的抬頭看向了墨靖堯。

“晚上我有事。”結果,喻色才小聲提議,墨靖堯就說他有事了。

喻色撇了撇唇,“好吧,你忙你的。”雖然有點小遺憾,不過墨靖堯有多忙她是知道的。

隻是,低頭悶悶吃著麵的喻色,一點也冇發現墨靖堯唇角勾起的淺淺笑意……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