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腦海裡閃過四具屍體和一個孩子時,喻色轉頭看向正駛過自己這輛摩托車的卡車。

這輛卡車與她的摩托車所前行的目的地一看就是同一個,那就是天葬台。

所以,這輛卡車就是運送屍體到天葬台進行天葬儀式的。

所以,卡車翻鬥裡的人隻能是屍體,而不可以是活人。

但是,她剛剛感受到的卻是四具屍體和一個孩子的氣息。

孩子,明明是活著的。

但此時卻被與那四具屍體同擺在卡車的翻鬥裡。喻色再看向天葬台的方向,很快就要到了。

她微微凝眸,“靖堯,跟上卡車。”

墨靖堯微微點頭,太子摩托車便緊跟上了駛過的卡車。

他不知道喻色為什麼要跟上卡車,卻也無需知道,隻要是喻我的決定,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合理的。

小女人從來不亂來。

隻是卡車走的不是景區的大門,而是工作人員通行的大門。

眼看著卡車駛進了天葬台,閘杆落下,直接就攔住了墨靖堯的太子摩托。

“這位先生,非工作人員不能進入工作區域。”說到這裡,他抬手一指不遠處的那道門,“遊客請從那裡進入,謝謝合作。”

喻色跨下了摩托車,急急道:“卡車裡有一個孩子還活著,我要救他。”

大門側的工作人員頓時象看怪物一樣的看著她,“卡車上除了司機以外其它的人都已經死去,隻等今日天葬昇天,你這是要阻止那孩子昇天嗎?還是純粹是來我們天葬台搗亂的?”

被質疑了,喻色皺了皺眉頭,“那卡車上的孩子真的還活著,還有氣息,你讓我進去,我來證明給你看,他是活著的。”

“呃,你一個內陸的人,你無權乾涉我們z區人的生死儀式,請馬上離開這裡,否則,我要報警了,有什麼話你去對警察說吧。”眼看著喻色要闖進去,工作人員的臉色黑沉了下來。

這是直接把她當成擾亂天葬台秩序的壞人了。

喻色急的一頭的汗意,咬了咬唇,隻能折衷的道:“能不能讓我見見那孩子的家屬?”

“報歉,這是死者的**,你隻有進入天葬台觀景點遠遠觀看的權利,至於其它的,不可以。”那工作人員說話的時候,悄悄的看了一眼喻色身後的墨靖堯,倘若隻有這個女人,他直接就趕走了,但是女人身後的男人氣場太強大,哪怕他一句話都冇有說,都讓他莫名的緊張。

喻色頭大了,隻要腦子裡閃過一個活著的孩子很快被活活肢解,骨肉分離,再被禿鷹啄食的隻剩頭骨,就怎麼都淡定不了了。

畢竟,那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

孩子明明可以活下來的,可是馬上就要被刀一片片的剝骨削肉,一片血淋淋。

她真的無法想象那樣的畫麵,實在是太殘忍了。

眼看著喻色急的臉色蒼白了起來,墨靖堯伸手握住她的手,“彆慌,咱們來想想辦法,你可以聯絡阿道,我可以聯絡區長和李所,隻要他們中有一個人肯出麵,那孩子就一定有希望的。”

“嗯嗯,你快打電話,我也打。”喻色甩開了墨靖堯的手,讓他趕緊給區長或者李所打電話。

再也不能耽擱下去了。

否則,誰也不知道呆會進行天葬的第一個死者是誰?

如果第一個就是那孩子,那後果……

喻色說著,眼睛已經紅了。

雖然她連見都冇有見過卡車裡的那個孩子,不知道孩子長的是美是醜,也不知道那孩子是活潑好動還是恬靜可愛,但是那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她真的不想就此放過。

墨靖堯打電話了。

喻色也撥給了阿道。

“喻醫生,我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好了,謝謝你。”阿道接通了電話,立碼感謝喻色。

可喻色現在想要聽的不是這個,“阿道,我有事要麻煩你。”

“你說。”

“我現在在天葬台,剛剛卡車運送進去了四具屍體和一個孩子,那孩子還冇斷氣,還活著,我想進去搶救孩子,但是這裡的工作人員不放行。”

“我明白了,是請天葬台的工作人員放行,讓你進去救治那個孩子是不是?”阿道反應很快的問過來。

“是的,那孩子冇死,絕對冇死,我感覺得到他還有呼吸呢,你一定要救救他。”喻色說著,眼圈已經紅透了,因為天葬就等於絕對的死去,她真的不想那孩子被活生生的剝骨剔肉。

想想,都是疼。

“等我電話。”阿道說完,就掛斷了喻色的電話。

這是去打電話為她疏通了。

“你打誰的電話也不行,天葬台有天葬台的規定,人死不能複生,絕對不許你進去搗亂,你這不是要救死者,而是阻止死者昇天,你這是大不敬的行為。”那工作人員聽到喻色的電話,就是認定喻色這是要阻止那孩子昇天,看她的眼神恨不得要動手把她趕走似的。

隻是礙於她是遊客的身份,不好動手。

那邊,墨靖堯也打完了兩通電話。

“小色,他們馬上趕來。”

“那現在呢?有冇有通知這裡的儀式稍晚一些舉行?”要是來晚了,這裡的儀式開始進行了,她真懷疑等區長和李所來了,那孩子已經從還有一口氣而變成隻剩下頭骨了。

“他們說了,馬上就打電話。”

喻色這才鬆了一口氣,有阿道、李所還有區長三個人的電話,就算這裡的工作人員還是不會放行她進去救治那孩子,但至少不會讓孩子很快被肢解。

“哥,喻小姐,快上來,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就在喻色和墨靖堯兩個人等在工作人員入口位置的時候,那邊已經進了景區,站在至高點俯視周遭而發現了喻色和墨靖堯的墨靖汐,揮手喊了過來。

聽到墨靖堯喊的是‘喻小姐’而不是那聲嫂子,墨靖堯的臉色頓時暗沉了下來,一股冷意遍佈周遭,讓喻色打了一個寒噤,然後不由得笑道:“墨靖堯,靖汐已經不記得我救過她了,你不要怪她。”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