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海裡閃過小奶貓的樣子。

然後再閃過之前判定的墨靖堯小奶狗的樣子。

喻色發現她最近不是把墨靖堯想象成小奶狗,就是小奶貓。

不過,她隻是想象中,絕對冇有說出來。

所以,落入墨靖堯耳中的就隻有‘你不小了,不是小孩子了。’

墨靖堯眸色微沉,“嗯,小不小小色最知道。”

“轟”的一下,喻色隻覺得大腦裡一片混亂,“墨靖堯,你混蛋。”一眼不合就欺負她。

墨靖堯這次也不反駁,隻摟著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趴在自己的肩上,“睡不著,你也是對不對?”

不然,她不可能半夜三更跑出來看他。

隻要一想到她半夜三更是跑出來看他的,她說什麼他都覺得好聽都覺得甜蜜。

喻色卻是死都不承認的,“不是,我早就睡了,不過餓醒了想下樓找點吃的。”

“餓醒了?”墨靖堯直接瞠目,大掌向下悄然落在喻色還圓滾滾的肚子上,晚上吃的可是燒烤,她吃多少他全都看在眼裡了。

感受到他那隻手落在腹部,喻色有點心虛了,梗著脖子道:“我消化好,你管不著。”

“嗯,那我們下樓,我陪你吃。”

“這……”喻色冇想到這男人居然冇有拆穿她。

不過以這樣的要陪她去吃的方式,比拆穿還讓她有點難堪呢。

她現在哪裡吃得下,每次吃燒烤都是毫不客氣的吃到撐撐撐。

然後,她就看到墨靖堯的唇角掛著強忍的笑意,頓時反應過來這男人是故意的,“墨靖堯,你坑我。”

“是你說你餓的。”

喻色:“……”

咬了咬牙,再瞪了一眼墨靖堯,最後,無奈的推著他往主臥走去,“擦完了身就睡覺,好不好?”明明都好很多了,甚至於在她的精心護理下,他的脾的功能也在逐漸的恢複,雖然不可能恢複到如初,但是是真的在好轉中。

“好。”

“我告訴你,我之所以妥協,隻是想讓你乖乖睡覺,不然我辛苦治療的勞動成果就被你給活活的敗光了。”喻色撇嘴,伸手就在墨靖堯的肩膀上擰了一下。

墨靖堯是看著喻色的手落下去的,那一落,仿似帶著狠狠的力道。

但真的擰上去的時候,卻是輕輕的,他甚至感覺不到疼。

他悄悄勾起唇角,明明被擰了,可是心情卻是愉悅的。

仿似有被虐狂似的,越是被掐被擰越覺得心裡舒坦。

那代表喻色與他親近。

否則,她怎麼不掐不擰彆的男人呢。

喻色扶著墨靖堯躺到了床上,“其實你身體已經好多了,可以自己慢慢行走了,不過傷口才結痂,還是不要沾水的好,今天我給你擦身,明天你就可以自己沖涼了,明晚,不許再折騰我。”喻色打了一個哈欠,明明之前自己一個人在客房的時候精神百倍,就是不困,結果,現在到了墨靖堯的身邊,她居然莫名其妙的就有點睏意了。

“好。”墨靖堯絕對乖乖的點頭,畢竟,他也捨不得折騰喻色。

他知道她很累,知道她缺覺要補眠,可是補眠也隻能在他身邊補。

喻色很快就端了溫水到了床邊。

有了之前的經驗,她擦身的速度很快,一雙眼睛目不斜視著的隻看擦身的部位。

“又不是冇看過,有什麼可不自在的。”墨靖堯就差冇說他們都是老夫老妻了。

可是這一句到嘴邊的時候,突然想起他與她之間不止是冇領證,連男女朋友的關係都冇有公諸於世,所以那一句老夫老妻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嚨裡。

“我就樂意不自在,你管不著。”喻色咬牙,他知道她不自在還調侃她,就是討厭。

然,墨靖堯卻是上癮了般的就想調戲喻色,“小色害羞的樣子最好看。”

喻色的臉倏的紅透,“你閉嘴,不然我不給你擦身了。”墨靖堯就是典型的地主惡霸,他就知道欺負她,身體不行就在言語上欺負她,就一大壞蛋。

墨靖堯薄唇微抿,一付乖乖的樣子,真的就不說話了,彷彿很怕她似的。

那樣子讓喻色有點忍俊不禁,總覺得堂堂厲氏集團的總裁這樣乖巧聽話實在是有些違和。

偏偏落在墨靖堯身上,什麼表情什麼反應都很自然,一點矯揉造作的痕跡都冇有。

喻色知道墨靖堯的傷在哪裡,也知道他傷口的情況,所以下手自然是知輕重的,可當擦過傷處的時候,好象聽到墨靖堯低嘶了一聲。

雖然聲音低低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低,可她聽見了就是聽見了,忍不住的皺起眉頭,然後直起身形,“怎麼回事,你不應該再疼的,難道是我判斷失誤了?”

女孩自言自語的繼續觀察感受墨靖堯的傷情,然後很快就再次確定她冇碰到他傷口,隨即小手就掐上了墨靖堯的手背,“你壞,你故意的。”

“真疼了。”墨靖堯一本正經的說到,反正疼不疼他清楚,喻色可感受不到吧。

“假疼,你下次裝疼換個人裝,在我麵前裝冇用的,我隻看一眼就知道你在裝疼了,哼哼。”喻色說著,又掐了他一下,反正對於她的掐或者擰,墨靖堯從來不反抗,所以喻色便掐上了癮擰上了癮。

繼續往下擦去,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喻色知道躲不過去,把男人的所有都當成胡蘿蔔一般,全都擦完了。

當然,她直接忽略墨靖堯身體的變化,拉上被子蓋在他身上,“睡覺。”

水倒掉,熄燈。

喻色冇矯情的去隔壁的客房了,反正怎麼著最後都是被這男人勾到這間主臥的結果,她索性順其自然了。

從躺下到睡著,這一次隻用了幾分鐘的時間。

男人的氣息彷彿自帶催眠功能似的,讓喻色特彆的好睡。

睡著睡著,就被摟進了墨靖堯的懷裡,黑暗中,男人灼灼的目光落在喻色巴掌大的小臉上,她還冇長開,就象一朵初綻的睡蓮。

等她長開了,就是他眼裡的一朵嬌花,隻有他纔可以光明正大的欣賞,擁有……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