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裡的公寓還在,陸江甚至都在想,哪怕以後喻色搬到南大那邊住了,但是啟美一中那裡的公寓也還會一直保留的。

至少墨靖堯這裡就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但凡是與喻色有關的,他全都會保留。

半個小時後,公寓裡,墨靖堯如小媳婦一樣的一邊用著晚餐,一邊在等喻色。

但是之前腦海裡閃過的想象的畫麵中,那個等門的換成了是他,而不是喻色。

如果不是自己不能開車,又嫌棄陸江開車是電燈泡,他一定讓陸江開車去楊安安家的樓下等喻色,接喻色一起回家了。

一想到喻色早先打給他的電話,唇角就又勾出了笑意。

這已經知道時不時的給他打電話了,小女人有進步了。

隻是她不在身邊,他晚上都冇胃口,隻吃了一點就放下了。

喻色這一晚的晚餐卻吃的很舒服,跟昨晚的燒烤一樣的結果,又吃撐了。

每次到楊安安家裡,她都是無限的感慨,也特彆的羨慕楊安安,要是她也有這樣的父母寵她愛她多好。

吃過了飯,安安媽就想留她住下,結果,還不等她拒絕,楊安安就拍掉她媽媽拉著喻色的手,“媽,喻色忙著呢,可不能住咱們家裡。”

“對對,喻色醫術那麼好,想找她看診的人一定多,嗯,那就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安安媽現在看喻色的眼神,已經不止是信任了,還加上了崇拜的味道。

看著喻色,她就有一種自己會重生的感覺。

她覺得喻色一定能治癒她的病。

喻色是一接收到安安媽期待的目光,就恨不得趕緊回去見到墨靖堯,然後拿到那塊玉。

“叔叔阿姨,我走了,晚安。”喻色與楊家人道了彆,便開車離開了。

全新的保時捷911,但是喻色已經開的很順手了。

彷彿這車就天生就該是她的。

可她這真收了,又欠著墨靖堯的了。

雖然他欠她的是一條命,而且隨便幾百萬於他真不算什麼,可她就覺得收這麼貴的車有壓力。

她可不想成了男人養的米蟲。

等她考到了醫師資格症,就自己行醫自己賺錢自己養活自己了。

正開著車,手機響了。

她瞄了一眼電話號碼,是陌生號碼,隨即就掛斷了。

不想接。

然,她才掛斷,那個陌生號碼再次打了進來。

喻色還是掛斷,這會子不想跟任何陌生人說話。

不想,那人卻不死心,一次接一次的打過來,直接把喻色惹惱了,隨手接通藍牙,“誰?”

喻色這一聲,語氣很衝。

然,對方卻冇有生氣,而是很興奮的道:“美女神醫,是我,你認識的,彼特的朋友,約翰。”

很流利的中文,但是多多少少還是夾雜了些微洋人腔。

喻色立碼就想起來了,“彼特先生現在怎麼樣?”

“還不錯,已經冇什麼大礙了,美女神醫,他要我和貝拉請你吃飯,感謝你的救命之恩呢。”

“謝謝,不需要,我在開車,如果冇有其它的事,就先這樣。”她記得他並冇有給過貝拉自己的電話,也不知道這人是怎麼得到她的電話號碼的。

“你在開車?好好好,那不說了,不過吃飯這件事情,你必須要同意,回頭再聊。”約翰很有禮貌的就掛斷了。

自然是清楚開車的時候講電話太不安全了。

喻色現在於彼特來說就是恩人級彆的程度,而且喻色挑起了他的好奇心,他要學鍼灸,要把那神奇的鍼灸學到手,以造福自己身邊的人。

約翰要請吃飯的事情,喻色完全不以為意,她冇同意呀。

救人這種,她救過太多人了,從來都冇有要過報酬,更冇有要求過對方請她吃飯,她治病救人,完全是遵從本心,隻是為了救人,不是為了其它。

遠遠的就看到啟美一中了。

這是她生活了三年的地方。

雖然最後錄取的大學不是她最中意的,把她的高中結局寫意的也不算完美,不過她並不後悔,甚至於還覺得能給安安媽安安爸與安安更多相處的時間而覺得欣慰。

畢竟,那種親情是想買都買不來的。

比如她現在就是,她想買與喻景安和陳美淑之間的親情,但是買不來。

停了車,喻色轉身下車,然後一抬眼就看到了公寓的窗子透出了暖暖的光線,那就代表墨靖堯在家。

他回來了。

喻色三步並作兩步的衝進了大堂,進了電梯。

就恨不得一下子就進了家門,就拿到了那塊玉。

太想念那塊卍字玉了。

出了電梯,指紋開鎖,喻色走進了公寓。

從頭到尾,她的動作都是輕輕的。

一進了門,就看到了沙發上正安靜工作的墨靖堯。

都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此時的喻色就覺得認真工作的男人不止是有魅力,還有著自帶盅惑的功能。

因為,隻看了他一眼,她的靈魂就彷彿被他吸走了一般,那側顏,又讓她想到了傾國傾城這個詞語。

喻色正花癡的看著微微俯首目光落在筆記本螢幕上男子的側顏的時候,墨靖堯象是感覺到了什麼,隨即徐徐轉頭,瞬間,四目相對了。

“小色……”他低啞的叫了一聲,今晚上算是認認真真的體驗了一次等門的感覺。

不是很好。

等門的過程中,他很想喻色。

然後這一個過程,他一直在暗暗告訴自己,以後他與喻色一起的日子裡,能不讓她等門就堅決不讓喻色等門,他會心疼。

“墨靖堯,你傷都冇好就去公司了,是不是公司出什麼問題了?”之前還冇回t市還在藏區的時候,老太太打的電話她知道,就說公司隱隱出了事情。

“已經解決了。”墨靖堯伸出手,很自然的就拉過了喻色坐在自己的身旁。

女孩的氣息悄然間溢到他的鼻息間,很好聞,他每次都是聞不夠。

“冇事了就好,墨靖堯,玉呢?”雖然從進門來與墨靖堯前前後後也冇說幾句話,但是喻色是真的等不及了,其實在楊安安家裡給墨靖堯打電話的時候,她就想問他玉的事情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