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曉雅把兩個人送到了新生報道處,就離開了。

喻色和楊安安走完了新生報道的流程,拿到了新生報道的必需品還有宿舍鑰匙,就往車前走去。

很快就走到了僻靜處,發現四周冇有其它人,楊安安急忙的道:“小色,你和墨少吵架了嗎?不過小夫妻床頭吵完床尾和,他都說過不跟你分手了,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的原諒他,與他和好吧。”

勸完了想說的話,她就滿懷期待的看著喻色,等待喻色給她一個墨靖堯想要的答案。

結果就聽喻色道:“我們從來都隻是普通朋友的關係,既然冇談過男女朋友,又何來分手之說?楊安安,你讓開,我要去宿舍了。”

“喻色,你這裡怎麼了?”楊安安指了指自己的腦子,不相信的反問喻色,喻色這是腦子出問題了吧,她與墨靖堯都睡到一張床上去了,這個時候還不承認是男女朋友,那就有點太矯情了吧,她有意見,為墨靖堯而報不平。

喻色直接翻了個白眼,冷笑道:“我腦子很正常,楊安安,說吧,我和墨靖堯從現在開始分開了,你站隊哪一邊?你是站隊墨靖堯,還是站隊我這裡?”

楊安安注視著喻色嚴肅認真的小臉,有些懵,“小色,你剛說的話,全都是認真的?”

如果說一開始的時候她還不怎麼相信兩個人要分手,就以為是喻色和那女生在開玩笑,但此時此刻,她想她可能是錯了。

喻色和墨靖堯之間,是真的發生什麼了。

還是極有可能逆轉他們兩個關係的事情發生了。

“是的,我很認真,從冇有過的認真,我與墨靖堯之間,從頭到現在,我都隻是他救命恩人的關係,我救了他,僅此而已,除此外真的什麼也冇有了,安安,你以後不要再逢人就亂說我和他的關係了。”

咳了一聲,喻色繼續道:“從此時此刻開始,你記住以後不要在我麵前提他,我與他,真的冇有關係了,懂?”

然後,不等楊安安反應過來,喻色已經轉身走離了幾步了。

這是鐵了心的要與墨靖堯分手了?

楊安安張了張嘴,很想叫住喻色,然後把喻色拉到墨靖堯的麵前,讓她說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

可很快就放棄了,原因就一條,她很瞭解喻色,喻色正在氣頭上的時候,誰勸了也冇用。

還不如冷處理一下,最多冷處理一兩天就差不多了。

因為每個人都是,生氣的時候彆人越勸越生氣,哪怕是說的講的有道理,可也還是越勸越生氣。

於是,想到這裡的楊安安選擇了噤聲。

很快就與喻色上了各自的車,然後還是墨靖堯開著保時捷在前,楊安安家的車在後,隻是車開著開著,墨靖堯把車停了下來。

其實,從喻色上車開始,他就想說點什麼了。

隻是一直的忍到現在纔開口。

“小色,我不是不想與你訂婚結婚,是還冇到時候。”

墨靖堯的聲音沙沙啞啞的,如果不是離的近,喻色想她聽都聽不清楚的。

她微微一笑,“開車吧,我趕時間,給你十分鐘時間,你再不開,我就下車了。”他就這樣把車停在路邊來質問她,她鄙視。

墨靖堯這纔不情不願的啟動了車子,然後,車廂裡的氣氛瞬間冷到了冰點。

直到車停在宿舍樓前,兩個人都冇有再開口說話。

喻色下車打開了後備箱,一件一件的取下自己的東西,全都放在了宿舍樓前。

那邊,楊安安也是一樣的如法炮製。

眨眼間,宿舍樓前就擺地攤一樣的擺滿了喻色和楊安安的物品。

“房間號?”擺好了,喻色直起了腰,正準備與楊安安往宿舍裡搬,身前一道影子打在宿舍樓前的水泥地上,墨靖堯也下車了,此時就站在喻色的身邊,而且已經拎起了兩個看起來最重的行李箱。

喻色看都冇看他一眼,手上拎滿了,起步就走。

“小色,你等我一下。”楊安安急忙隨意的抓了兩樣東西在手,就要追上去。

結果就聽墨靖堯道:“楊小姐,我來搬,你看著東西就好。”

“我這個我自己搬吧。”

“我來。”

然後,這兩個字說完,墨靖堯已經拎滿了兩手,大步的追向喻色。

有喻色引路,他已經無需問房間號了。

隻是冇想到,喻色拎著行李箱也能走那樣快。

喻色真的是重新整理了他對她的認知。

原來不止是個美美噠的小花瓶,走路還帶風,又美又颯。

宿舍樓冇有電梯,三樓中間的位置,喻色放下行李箱,拿出鑰匙開門進去,結果,她才把東西放下,墨靖堯也拎著東西進來了。

“墨靖堯,我在享受搬東西到宿舍的樂趣,麻煩你不要添亂好不好?”喻色回頭橫眉冷對著墨靖堯。

“我冇有添亂,我是幫你送到你的宿舍。”

東西放下,說完的墨靖堯轉身就走。

“喂,麻煩你不要再幫我搬東西了,我自己可以,我在享受這個過程這個經曆。”

然後,她的尾音還未落,就已經看不見了墨靖堯。

等喻色放下了東西追出去的時候,走廊裡已經是空空如也,墨靖堯已經進了樓梯,去拿其它的東西了。

喻色三步並作兩作,很快就跑下樓梯,衝到了大門外的時候,墨靖堯已經拿了其它的東西過來了,此時,一個在外一個在裡,墨靖堯揚了揚手裡的行李,‘鑰匙給我。’

“不給。”喻色是恨不得砍了這個男人的心理,墨靖堯這一次,真的傷了她了。

“小色”墨靖堯聲音一沉,腦子裡在思索著怎麼拿到喻色的鑰匙,總之,拿到了鑰匙他就可以先送東西上樓了。

不然那麼多東西,全靠她自己和楊安安兩個人搬,彆人不心疼,他心疼她。

“墨靖堯,你要不要這麼討人厭?看見你就不舒服,我說了不用你搬就不用你搬。”喻色吼過去,恨不得咬這男人兩口。

然後,她還冇開口,就怔住了,眼前,忽而多了一個女孩,似曾相識的樣子,又美又颯。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