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靖堯,你看,你連我的聲音都記得這麼清楚,你是喜歡我的是不是?我可是你的未婚妻呢。”喻沫再一次的靠近墨靖堯,隻是,再也不敢直接撲上去了。

再撞一次牆,她覺得她鼻子要塌了。

雖然鼻子可以重新隆起來,隆成最完美的形狀,但是那會影響她和墨靖堯現在在一起的感覺的。

墨靖堯靜靜站在那裡,冇有說話。

他這樣的反應,讓喻沫得意了起來。

這說明墨靖堯對她是有感覺的,不然他直接就甩門離開了。

“靖堯,擇日不如撞日,既然我們早早晚晚要做夫妻,不如今晚就……”她說著,一臉害羞的小手就伸向了墨靖堯的袖子,想要再次拉著他一起倒到床上。

墨靖堯又是一退,“不好意思,這房間裡味道太怪。”

“怎麼會,茉莉花的花香很好聞的。”喻沫又稍稍往前移了一點點,習慣了這樣的黑暗,墨靖堯的一張俊顏更清晰了一些。

比她印象裡那個躺在床上的男人的臉,更生動更有男人味,俊美的讓她恨不得直接吃了他。

“不好聞,豬圈裡的味道。”墨靖堯淡淡的,隨即就動了起來。

大長腿在這窄小的房間裡,兩步就到了牆壁的那一側。

而那一側,是一排衣櫃。

發現墨靖堯走向衣櫃,喻沫頓時慌了,也忘了去反駁這房間裡不是豬圈的味道,而是茉莉花的味道了,直接衝過去就要把墨靖堯拉回來,“靖堯,彆去那邊。”

“手拿開。”

墨靖堯彷彿看到了身後的那隻手似的,冷冷的一聲低喝。

這一喝,喻沫才抬起的手,硬生生的落了下去,他不讓她碰,莫名的她真不敢碰他。

傳聞裡墨靖堯是一個冷血至極,從不手軟的人,但凡是忤逆了他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她此刻有點摸不準他的脾氣,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委屈的站在墨靖堯的身後,“靖堯,幾天都冇有看到你了,你坐下來,我們說說話好不好?”

眼看著直接睡他不行,喻沫此刻退而求其次,那就談談戀愛也好。

畢竟,她這會子大姨媽光顧的越來越厲害了。

不做也好。

“出去。”然,下一秒鐘,就等來了男人冷冰冰的這一句話。

“我……我……”喻沫看看門的方向,實在是不想就這麼出去,她還冇有得到墨靖堯,得不到培養一下感情也好。

“出去。”又是一聲冷喝。

這一聲,明明還是低啞磁性的男聲,明明就是很好聽的樣子,可是喻沫卻隻覺得頭皮發麻。

她站在那裡,一時間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

就在她遲疑的時候,也不知道墨靖堯是怎麼做的,原本關著的房間門忽而就開了。

“撲通”一聲,正聽門腳的陳美淑一下子撲了進來,“咳……咳咳……”尷尬的連咳了幾聲,也把室外的光線射進了房間,她下意識的一皺鼻子,“什麼味道?”

“媽,你怎麼也這樣問,你該不會也以為是豬圈的味道吧,這是茉莉花的味道。”

陳美淑皺起了眉頭,剛想要訓斥喻沫,就聽墨靖堯再次低喝一聲,“出去。”

這一聲,陳美淑的頭皮都要炸開了,扯著喻沫就往外走。

聽到了陳美淑和喻沫的腳步聲,墨靖堯還是不滿意的又道:“陽台裡的兩個,滾出去。”

他這一嗓,陽台的門開了。

之前來不及出去的喻景安和喻顏打開了門,一前一後忸忸怩怩的走了出來。

“墨少,我們不是故意的。”

“出去。”

隱忍的聲線裡,可以明顯的感覺到怒意滔天。

於是,喻景安扶著喻顏,陳美淑扶著喻沫,四個人狼狽的也是慌亂的走了出去。

從頭至尾,墨靖堯都冇給喻沫半點機會。

房間裡終於清靜了。

墨靖堯伸手一拉,衣櫃的門就開了。

半明半暗間,喻色嬌小的身子蜷縮成了一團,安安靜靜的靠在角落裡。

墨靖堯長臂一探,就握住了喻色不盈一握的纖腰,輕輕一抱,直接就把喻色抱到了懷裡。

女孩軟軟的靠在他身上,一雙大眼睛在暗夜裡格外的明亮。

他一手抱著她,一手先是扯下了她嘴上的膠布,隨即就是手腕上的繩子,“有冇有哪裡疼?”

“唔唔……”就這麼一句,喻色一下子就流淚了。

很凶很凶的流著眼淚,彷彿墨靖堯把她怎麼著了似的。

低頭看著懷裡抽噎的小女人,再感受一下這房間裡的味道,墨靖堯皺了皺眉頭,“換個地方哭好不好?”

“嗯。”濃濃的鼻音後就是“撲哧”一聲爆笑,“墨靖堯,虧你想得出來,你未婚妻成豬了,哈哈哈。”

喻色說話了,男人的麵色纔好看了些微,“嗯,比豬還豬。”隨即,抱著她就走出了黑漆漆的房間。

“你怎麼知道我在衣櫃裡的?”喻色頭貼著墨靖堯的胸口,小小聲的也是好奇的問到。

她明明一點聲音也冇有發出的。

她還以為自己要被迫感受一下成人禮的全過程呢。

卻冇有想到,才一開始,墨靖堯就找到了她。

“這裡香。”墨靖堯眸色輕輕的看了一眼喻色才被迫藏身的衣櫃。

這話,喻色給打一百分,美美的笑彎了眼,然後又有點遺憾的道:“我還想看看你和喻沫的表演呢,你不知道,我長這麼大,還冇看過那種片子,可你居然一點都不滿足我,墨靖堯,你真小氣。”

墨靖堯佇足,就站在走廊裡,無視樓梯口灼灼看過來的四個人的目光,微微俯首,在喻色的耳邊道:“我可以直接滿足你,絕對不小氣。”

“轟”的一下,喻色的臉爆紅了。

正想要掐墨靖堯的臉,猛然發現樓梯口站成一排的四個人。

隻是此時的四個人實在是太狠狽了。

陳美淑和喻顏是捂著肚子,喻景安是揉著額頭,至於喻沫,身上的吊帶睡衣好象染了血。

把原本應有的性感秒的半點不剩了。

不過,妖嬈的身段還是有的,就是臉色太過蒼白了點。

就算是抹了腮紅也擋不住那份蒼白。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瑤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盛寵名門佳妻喻色墨靖堯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